《國共談判》

 

序言

 

 

一部國共合作、國共和談的歷史,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騙婚奇譚。一個要溶掉對方(「溶共」而非「容共」),另一個要吞掉對方,從把國民黨趕到台灣,再來談三通四流、兩岸統一、一國兩制。這一對老是各懷鬼胎的歡喜冤家,從他們試婚、離異、再婚、反目成仇、再度勾搭的反反覆覆歷程,是截至20世紀末歷史上最精采、最富戲劇性的演出。

 

所謂第一次國共合作(試婚),就是把中共一群熱愛中國、準備在帝國主義壓制下解放民族的知識份子們,驅使進入封建地主、反動官僚、買辦政客及軍閥的上海幫裡,實在是「羊入虎口」。中共也從血淋淋的教訓中得到了永遠深刻的啟示─槍桿子出政權。

 

蔣介石被勝利衝昏了頭,南京政權建立在軍閥、買辦、特務的渺渺煙霧之中;而中共則由血淚教訓裡找到了最佳盟友─被踐踏、被壓迫、被剝削的中國勞苦大眾。

 

國共這對冤家以「抵抗日本侵略」作為再婚的基礎,雙方仍依舊各懷異心。蔣介石指控中共為「三分抗日,七分發展」,的確如此,但卻更加前進。蔣介石躲藏在重慶口頭抗日,毛澤東在延安吸引抗日青年,蔣介石縱容特務橫行霸道,中共卻祭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國共雙方互爭勝利果實。回來南京的接收大臣們個個「三洋開泰、五子登科」,凌辱淪陷區的人民,弄得中國大地烏煙瘴氣。相對地,中共的解放區卻充滿朝氣與希望。毛澤東到重慶簽署「雙十協定」愚弄蔣介石,回延安後卻向中共幹部宣佈「和談協定」不過是一張廢紙。

 

中共有被壓迫勞苦大眾作為後盾,用「小米加步槍」打垮了只會搶、佔、偷的國民黨,最後連美國也不再投資國民黨這個以蔣宋孔陳四大家為首的貪污腐敗集團;加上國內民主進步人士又被中共「統戰」過去,蔣氏王朝的敗亡指日可待。

 

毛澤東在短短4年內(1945~1949年)擊潰了蔣介石,儘管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勝利是致命的一擊,但是「統一戰線」才是中共推翻蔣氏政權的法寶。

 

如果沒有二次大戰後的美蘇冷戰,蔣介石可能早就被中共消滅。蔣介石在台灣「落草」,也開始學習毛澤東的統一戰線,統戰了台灣的台奸、買辦、地方惡霸,以他的60萬大軍及數十萬公教人員、特務鞏固政權,在東西冷戰體制下苟延殘喘。

 

毛澤東從血洗台灣、進攻台灣的失敗之中,又從鄭成功父子三代在台灣的統治歷史中得到啟示:像康熙皇帝放任鄭氏王朝,讓他們腐化再等到台灣內亂後,從長計議,奪取台灣。

 

於是,中共這個被國民黨遺棄的怨婦開始扮演貴夫人的角色,重新像老冤家招手,呼籲第三次國共合作,什麼條件都敢開出來,只是這次由他做主。

 

蔣介石和兒子蔣經國當然不會相信中共的誠意,打從心底裡明白「再婚」就是投降。蔣氏父子假借反攻大陸的神話,在台灣偏隅稱王,但是卻使得被壓迫的台灣人民慘遭38年的藍色恐怖加上恐共的病態心理。

 

毛及蔣終於遭到死神召見,國共恩怨卻仍舊延續下去。鄧小平又祭出「三通四流」、「一國兩制」,試圖誘姦國民黨,弄得國民黨左右為難。

 

國民黨堅持「一個中國」的正統,全世界都承認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看準了台北的弱點,以商逼官,一步步吸收台灣的資金,弄得「台、中不分」。不滿台灣人掌權的部分國民黨的中國人另外創立「新黨」,配合著北京的節奏起舞。

 

國民黨政權挾持李登輝總統,被迫應戰,卻只有「拖」字訣,宣稱維持現狀,備受北京政權從國際上孤立,到國內的公然主張「統一」的勢力,加上愚蠢台商的多方面壓力,使其搖搖欲墜。

 

在這緊要關頭時刻,以台灣救星自居的民進黨人,卻緊抱著國民黨即將斷氣的殘軀不放,一下子要聯合內閣、雙首長制,一下子歌頌李登輝總統的民主政績,同時也不忘和中國人的新黨喝喝咖啡,準備「大和解」。

 

民進黨簡直愚蠢到不知「統戰」台灣被壓迫的勞苦大眾,反而擁抱垂死的國民黨,並一再為國民黨背書。我以最嚴肅的心情撰寫這本書,不是提醒或告誡「黨外人士」(我還是用這個最富戰鬥性的字眼),而是要用開大炮的吼聲鎮醒被眼前的蠅頭小利、小小空虛名位而迷失去的台灣大眾。

 

統一戰線是以人民大眾為基礎,主動地統戰對方,而不是被對方「溶掉」。鬥爭是靠實力,統戰不是去和垂死的國民黨分贓!

 

賣身投靠外來政權的人固然可恥,不懂統戰而沾沾自喜的人則是可悲也!

 

楊碧川

1998.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