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諜報》

 

序言

 

國共鬥爭的第二戰場,就是地下諜報戰。

並非國民黨的特務不行,CC的中統、戴笠的軍統橫行中國,幾乎將中共前期的重要人物撲滅殆盡。然而,中共的情報系統卻利用國民黨內部的矛盾、對立與貪污腐化,一步步打入敵人的心臟。

喪失民心是國民黨最大的敗筆。一個以流氓加特務、買辦加貪官為主體的政黨,取得政權後為了維護特權,利用流氓、特務鎮壓異己的政黨,簡直是大幫會的翻版。有人痛罵戴笠是蔣介石的「狗」,戴笠反而洋洋得意地說他以蔣校長的狗自居為榮。有這樣的狗,牠的主人有何等能耐,就可想而知了。

周恩來指揮的中共情報系統,至少秉持革命的熱情,置死生於度外,前仆後繼,他們深知諜報戰是革命戰爭的另一面。軍統、中統的特務為蔣介石一人服務,中共的特務是為人民服務。蔣家的走狗以國家暴力合法地鎮壓、搶略中國人民;中共的情報員以推翻蔣家政權為革命目的,自我犧牲奉獻來作為人民的表率。

因此,國民黨的特務被中共的情報員比下去,蔣介石的政府、軍對內充滿了中共的共鳴者,他們提孤情報給中共。當蔣介石以三百萬大軍耀武揚威之際,渾然不知中共的情報員早已滲透到他的身邊了。

從思想上的勝利到戰場上的勝利,中共依靠的不止是解放軍,更重要的是非中共的支持者與共鳴者,從陳布雷的女兒陳璉及女婿、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胡宗南的親信熊向暉......都是中共的地下黨員,國民黨不敗才怪!

為了撰寫本書,我遍歷了日本及美國的圖書館,尤其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的一些寶貴資料(至少在台灣當局是禁忌。)

國民黨的失敗,對台灣人而言是一個歷史的借鏡,台灣人在這方面非但無知,簡直是白痴。除了反共就是恐共,不知道什麼叫做地下諜報戰,錯把007氏的電影當作間諜戰,還沉醉在「七月半鴨子不知死」的迷夢中。

情報員以一黨一家為己利,國民黨的失敗歷歷可見,如今台灣的思想與情治仍掌握在中國人的手裡,台灣人不早一點醒過來的話,那麼被併吞是遲早的事罷了。

 

楊碧川

200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