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中國共產黨簡史》

 

自序─從「恐共」到「制共」

 

台灣人從1930年代開始就患著莫名其妙的「恐共症」,由於日本人及蔣介石政權一貫的殖民統治下,反抗外來政權的鬥士,紛紛被扣上「共產黨」、「共匪」的紅帽子,一輩子坐牢、受盡統治集團的追殺;出獄後卻又陷入更大的「恐共社會」,備受台灣同胞的冷落與排斥,並以嘲諷的態度告誡子孫,別落得像那些「紅帽子」一樣的下場。

共產主義運動是世界的潮流,120多年來在地球的各個角落掀起驚天動地的大地震,使得反動統治階級心驚膽顫,解放了千百年來的奴隸與殖民地勞苦大眾,唯有台灣人愚昧地不知道這些事情。更可恥的是台灣高級知識份子,充分享受了歷代外來政權及反體制的血淚成果,作為一己賣身投靠、充當外來政權的爪牙,騎在台灣人民的頭上而洋洋得意。

1928年台灣共產黨在上海創建時,就以世界潮流為出發,揭開台灣民族獨立、建立台灣共和國運動的大潮流。歷經日本帝國主義的鎮壓、二次大戰後國民黨政府及台灣仕紳聯手壓制台灣獨立運動,卻同時把一切反抗歸咎於「共匪」。蔣介石集團兵敗逃到台灣,實行特務統治,台灣人又開始自私且冷血地坐視反抗者被迫進黑牢、走向刑場,在精神上又被中國文化奴役,加上蔣記政權的「反共洗腦」,視共匪為洪水猛獸。

然而,中共用「小米加步槍」打垮蔣軍的事實,難道只有槍桿子嗎?蔣介石的御用文人、學院派不敢睜開眼睛說真話,因為他們的確被嚇破膽子了。愚昧的台灣人又被嚇得不敢思考─為什麼共匪那麼利害?如今,兩岸關係互動,更凸顯出這50年來恐共教育的後遺症:原來中共是不可知的。

台灣人以為用錢打通關節就可以和中共打交道,除了白痴之外,全世界都在坐視台灣人如何被中國人愚弄。台灣的反共教育十分成功,才有今天的不幸與將來的悲劇。

作為一個台灣人,作為一個社會運動者,我以對中共10多年來的研究,配合這幾10年來對社會主義運動的興趣,寫出這本小書,我只想告訴台灣人: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的黨,絕對不是什麼世界革命黨!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就是從毛澤東生前到死後一直延續的鬥爭的中國人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