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明台灣史》

 

 

從荷蘭人,鄭氏王朝,清朝到日本人,台灣人歷經300多年一個又換一個的外來征服者,從未自己當家作主過。從來沒有人問過台灣人意願,台灣人跟著頭家一直「衰」。

台灣的歷史就是一部外來統治者的征服史,也同時是漢族、平埔仔、高砂族的反抗與受難的歷史。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反抗,只帶來更多的災難與屈辱。台灣的天空總是籠罩著淡淡的哀愁,被侮辱與被損害的台灣人只會妄動與抗議,默默承受歷史的錯誤與不幸。歷史的教訓使台灣人愈來愈自私,愈來愈畏縮,總是怨人行(賢)而笑人不如己,期待別人打天下,而自己躲在陰暗的角落等待歷史的轉變。台灣人沒耐性,一時的失敗就悲觀、墮落,在每次的社會動亂中都徘徊於自求解放與當外來統治者的馴羊、順民的十字路頭。台灣歷史的血腥教訓就是狗咬狗、台灣人E台灣人。閩、粵拚,漳、泉拚,漢、番拚,內鬥耗盡台灣人反抗外來統治者的精力。台灣人一再沉淪,把自卑發洩到欺凌比自己更弱的弱者,台灣人只會壓迫自己人。

台灣人還活在逃難的陰影中,只求自己與家人的溫飽,別再被趕走。對鄰人、對同是受難與被壓迫的其他人毫無聯帶感。歷史對台灣人是陌生的,台灣人知道的只是外來統治者的列組列宗、壯麗山河;自己是卑微而無地自容的。台灣史就是台灣人的恐怖夢靨,台灣人拒絕歷史,捨棄過去,驚悸中又不知如何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過去的種種錯誤,並不意味著現在的福佬、客人對原住民有原罪,必須贖罪。歷史的錯誤是過去的事實,一小撮人的功過不必由後代的子子孫孫去永遠承擔。台灣人必須意識到,接受歷史的教訓,打開心中的結,手牽著手,共同勇敢地為子孫萬代締造光輝與驕傲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