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鋼人─史大林

 

序言

 

最近我去一趟東歐,看到斯拉夫民族(尤其50~60歲的一代)那種飽經風霜的憂鬱的臉孔,內心十分震撼。歷經千百年的被壓迫、二次世界大戰、納粹的迫害,但是比不上官僚、特權的蠻橫。

號稱人民先鋒的共產黨,竟然是騎在人民頭上,最後被人民唾棄的黨。當年革命的浪漫已逝,換來新階級的統治,史大林不是始作俑者,但他卻是集千古集權的大成。祕密警察、勞改營、黨政官僚體制是他的三大武器;不止蘇聯、東歐,甚至第三世界許多社會主義政權都模仿史大林。191710月革命已經成為神話,社會主義在史大林體制的無情扭曲下變得支離破碎。

東歐、中國、蘇聯社會主義實驗的失敗,不是敗在社會主義,而是敗在祕密警察、勞改營、官僚特權的手上。

面對20世紀最後10年的空前鉅變,與其盲目地反共與批判史大林,不如把他的一生,尤其他如何在動盪的時代裡崛起、整肅老同志、奪取革命果實的歷史做公平的探討,這是我編寫的《史大林傳》的本意。

年輕時,我讀過鄭學稼先生的《史大林真傳》,深為震撼,但並未引起我盲目反共的情緒。將近20年來,我反覆思索這位舉世矚目的人物,從社會主義運動歷史的發展,與同他同時代的革命人物相比較,逐漸勾劃出史大林的形象來。

我得到的結論是,他是一個人,是一個受歷史、受時代制約的人,他屠殺千百萬無辜生靈,為的只是害怕權力被奪走,為的只是滿足個人天縱英明的虛榮。更可怕的是,在他30年的統治下,沒有人有能力奮起推翻他,這才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

 

楊碧川

1991723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