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與西藏獨立》

 

自序

 

1994年7月28日北京路透社電:「根據西藏電視台報導,中共當局以『反革命』罪名判處5位主張西藏獨立的異議份子12~15年的有期徒刑。」(《中國時報》1994年7月29日)

在此之前,《中國時報》曾在6月10日披露:「總部設在倫敦的西藏新聞網今天報導,要求西藏獨立而被囚禁的數百名藏人之一的20歲女尼楊吉,在獄中遭中共公安毆打致死。」這名女尼於1992年12月3日,因為在拉薩發動示威而與其他4名女尼和1名和尚被捕,判處5年徒刑。

這些報導對台灣人而言,根本無動於衷。在國民政府的大中華文化政策教育下,台灣人無法想像西藏不是中國固有領土的一部份,我們從小接受中國有35省、2個地方(西藏與蒙古),從來不思考這個問題到底錯在哪裡。

1992年7月5日,蒙藏委員會的留美博士張駿逸委員長,在國民黨中央總理紀念月會上發表《當今蒙藏現勢及業務前瞻》報告,嚴厲譴責美國已繼英、俄等國際強權之後,插手西藏獨立運動,而外國媒體也經常故意渲染西藏宗教、文化遭中共破壞的情況。

張駿逸說,這都是由於外國人不願見到一個強大、統一的中國,而運用任何可能的方法來破壞中國統一的目標。

張駿逸的報告,引起台灣一些學者的反彈,洪鐮德教授駁斥張駿逸的說法,認為張無異向北京輸誠。而民進黨也發出嚴正的抗議,認為這無異幫助中共打壓西藏。

西藏本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是滿清征服西藏,而且為了蒙古及四川、雲南、青海、甘肅各地的藏族而承認達賴喇嘛的特殊地位。西藏喇嘛一再重申他們和中國的關係是檀越關係─即師傅與施主的對等關係,並非臣服於中國。

蔣介石根本不理會少數民族,承襲清代的「理籓政策」,硬把西藏及蒙古、新疆納入中華民國的懷抱,而始作俑者則是他的導師孫中山,他發明一個「中華民族」,包山包海地把中國境內各少數民族統統變成黃帝的子孫。

台灣人昧於歷史,也不想理解其他被壓迫民族的歷史發展,才接受國民黨的洗腦。在台灣,李敖先生是第一個揭穿蔣介石的謊言,他在〈蔣介石與西藏獨立〉一文中,明白指出1959年3月26日,當西藏人民反抗中共統治的15天後,蔣介石聲明:

「我現在更鄭重聲明,西藏未來的政治制度與政治地位,一俟偽政權(指中共)之後,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時,我政府當本民族自決的原則,達成你們的願望。」

台灣人看過這段話,也不會反省。搞「台獨」的諸公,也除了一再強調台灣民族如何如何之外,更沒把眼光放大到世界其他同樣被壓迫民族的爭取獨立歷史發展上,好像全世界只有台灣人在爭取獨立運動似的。碰到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強壓,幾乎招架不住,只會抬出國際上的民族自決原則來應付。

強國哪管什麼弱小民族的民族自決?弱小民族唯有靠自己拚命,幾代的犧牲,才能爭取自由與獨立,迫使強國承認其主權獨立。這是歷史大潮流,台灣人卻還在看美國人如何反應、世界各國看法如何,而決定要不要「投資」台獨運動,大開歷史倒車,更加證明了台灣人的投機與無知。

先別說美國獨立如何如何,就看中國國民黨要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有沒有問過當時的世界列強的同意嗎?

民族獨立不是台灣人唯一的專利品,20世紀末,立陶宛已經贏得少數民族歷史建國的第一名,導致蘇聯其他各聯邦紛紛獨立,也通通被歡迎加入聯合國。

台灣人在尋找千百個藉口不肯 / 不敢真正進行獨立建國運動的時刻,先看看其他被壓迫民族的表現,再思反省吧!

楊碧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