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革命家─列寧》

 

序言─行看星火,將燃烈焰

 

20世紀再也沒有比列寧更狂熱的革命者,再也沒有比他更厲害的陰謀家了。列寧一輩子執著於革命大業;吃飯時也想革命,走路時也想革命,睡覺時也夢著革命;推翻封建體制,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是他一生奉行不渝的準則,也是他生命發揮的終點。一般「反共」的文人或許會解釋,由於他的哥哥亞麗山大被沙皇尼古拉二世處死,連帶列寧也遭殃,幾乎進不了大學,他才懷恨在心,終其一生為兄報仇、為自己被迫害而推翻沙皇體制。報復是列寧推動革命的起動點而已,真正影響他的是百年來俄羅斯知識階級(intelligentsia)拋頭顱灑熱血,犧牲一己生命要追殺頭帶皇冠的野獸─沙皇的革命狂熱,以及他們成千上萬地被充軍西伯利亞,仍然抱著「行看星星之火,將燃熊熊烈焰」的革命志氣。

但是,光憑熱情與勇氣也革不了命,列寧進一步從普列漢諾夫的「勞動解放社」得到啟示,革命必須有組織、有幹部、有群眾;肩負革命大業的不再是少數的進步知識階級,而是廣大的人民群眾─無產階級。知識份子必須成為無產階級專政的過渡角色,扮演著把革命理念從外面灌輸到工人無產者的腦子裡,使他們由自發的情緒性憎恨體制,變為自覺為整體被壓迫者的一部份,唯有全體被壓迫大眾團結起來,才能推翻體制的覺悟,才能真正推展革命的可能。於是,他提出「沒有革命理論,就沒有革命行動」的口號,身體力行,一方面進行革命活動,一方面在長期的流亡苦難中不忘研究哲學歷史、政治經濟學,在他短暫的54個年頭裡,至少留下60冊以上的著作、演講搞及評論。列寧也成為第一個成功地以理論指揮槍桿子,建立革命政權的知識份子,完成了馬克思、恩格斯、普列漢諾夫、考茨基等人無法完成的志業。

作為革命者,列寧終其下半輩子顛沛流離,過著20多年的流亡、充軍、坐牢、到處被趕來趕去的流亡日子;作為知識份子,他比同時代的其他人讀更多的書,想更多的理論及方法要實踐革命。為了革命,列寧絞盡腦汁建立職業革命家的黨,不惜用陰謀手段打擊異己,建立自己的領導地位。他一死,辛苦建立的黨就開始分裂,史大林更加變本加厲,消滅列寧的革命同志,共產黨也成為騎在人民頭上「專」無產階級的「政」的官僚體制。這是列寧生前始料未及,但他才是始作俑者,在他的職業革命家的先鋒隊伍裡,早就埋下覆亡的種子。他在世的一天,其他人沒有他的才學與權威,只能聽他一人指揮;他一死,群雄並立、互相鬥爭,史大林坐收漁人之利。70年後,蘇維埃帝國瓦解,列寧的銅像也被憤怒的人民扳倒,列寧格勒也改回原來的舊地名─聖彼得堡。

在台灣,有一群幻想同列寧一樣搞革命,但只學到他搞陰謀的一面,卻學不到列寧為革命付出半生的苦難歲月,在流亡中不忘研究學問的另一面。列寧主義在台灣一些反體制運動者身上看到的只是陰狠、冷冰冰的面相,卻找不到一絲革命的熱情。台灣的反體制運動不是只靠抱著幾本馬克思、列寧、史大林、毛澤東的「秘笈」就可以完成革命大業的,革命者的人格及運動的精神才是值得我們去深思及學習的。

 

楊碧川

1992.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