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探索》

 

序─不追殺,但一定要追究

 

「二•二八事件」對被壓迫的台灣人而言,是從小就被大人及長輩嚇壞的恐怖夢魘;對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政權而言,更是危機意識的共同焦點;就與這個事件毫無關聯的中國共產黨政權而言,卻是他們拿來大作政治宣傳的絕好戲碼。

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場歷史悲劇,被害者與加害者各說各的。加害者絕不誠心認錯,否則中國國民黨早就自動下台。被害的台灣人至今每年熱鬧慶祝二•二八一番,聊表對老K的抗議;至於二•二八事件,歷史的歸歷史,受難的還給受難者,真正的獲利者是那一小撮所謂的「和平份子」。

台灣話有一句說:「你dau沒死人」(你家沒死人),二•二八事件死難者千千萬萬,偏偏我家沒有,這種人才會拿出什麼人道主義、和平精神去原諒步是加害於他及他家人的敵人。既然歷史可以遺忘,那麼「九•一八」、「南京大屠殺」、「納粹狂魔」......都可以一筆勾銷。

台灣人是個善忘而缺乏歷史感的人種,四百年來反抗外來統治者的可歌可泣歷史被大家忘得一乾二淨,甚至對後代子孫都不願意提起祖先英勇抗敵的故事,只會一再告誡後代子孫「政治不可tsap(涉入)」,台灣非久居之地,萬一......會再發生一次「二•二八」。

「軟土深掘」,有這樣的台灣人,才會有這樣的國民黨政權。把「二•二八」一味推諉給中國國民黨、陳儀及蔣介石,但不去追究原因,一句「野蠻人vs文明人」就了事,台灣人也未免頭腦太精明了。歷史豈是一兩個人的一兩句話就可以草草了結?

對生長在台灣的中國籍的新一代而言,他們背負著二•二八的「加害者」的包袱,而在台灣成長的「後二•二八」一代,也同樣背負著「受難者」的歷史包袱;雙方同樣接受不公平的待遇,但台灣人卻以逃避追究歷史來表現自己的怯懦;同樣地,前者(中國籍的新一代)也不敢面對事實去認清他們上一代所造成的歷史傷痕!

如今,二•二八的相關文獻紛紛出土,但卻缺乏認真追究歷史的動因,彷彿是一年一度的拜拜,各式的祭品紛紛出籠。外來統治者心底偷笑台灣人這種自我淨化與昇華對抗意識的行為;默哀三分鐘、蓋紀念碑、甚至二•二八當天放假,都不過是滿足一些人的虛榮,而真正的歷史也因此逐漸被善忘的台灣人丟到垃圾堆裡。

對於二•二八的劊子手(包括當年殺害任何一個台灣人的中國兵)的後代,我們不必追殺,但一定要追究二•二八的歷史及當年的相關人物。這是最起碼的做人的道理,討回面子(誠如那些「和平人士」所言)而不留下歷史的教訓,這才是可恥。你我的心中,必須永遠有個二•二八的歷史傷口,才能銘記歷史的悲劇不可再度重演,才會警惕自己不可再幻想什麼偉大祖國來解救,也才有「不追殺,但一定要追究」的寬大胸懷。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開始!

楊碧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