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宗教迫害〉全文]

 

 

禁書目錄

  

楊碧川

2016.9.16

對於各種違反統治集團的言論、出版,任何時代都會出現各種查禁的暴力機制。羅馬教廷的《禁書目錄》和中國清代修《四庫全書》時銷毀3,100種、151,000部圖書最具典型。即使號稱最民主的美國也有禁書,更遑論1930年代日本軍部和中國蔣介石政權的禁書行徑了。台灣在戒嚴時期(1949-1987),警備總部對文字、影音的檢查更是荒謬絕倫。這些都呈現了赤裸裸的思想迫害,但至今全世界的統治集團仍舊執迷不悟。

禁錮異端思想的主要手段就是查禁圖書。基督教教理學校校長、希臘神父Origenes(185-254)以新柏拉圖主義解釋神學,沒處理好三位一體問題,多次遭批判。Arius(250-336)認為基督是受造的、有限的,並拒絕在主張基督與上帝同樣具有神性的《尼西亞信經》上簽字,被宗教會議宣佈為異端,其著作《Thalia》遭查禁。338年君士坦丁大帝頒佈諭令焚燬新柏拉圖主義哲學家Prophyry(234-305)的《反基督教徒》和Arius的著作,任何隱藏他們著作的人將被處死。398年東羅馬帝國皇帝Arcadius下令銷毀Arius派Eunimius(335-394)的著作,違者處死。

419年Peladius(360-430)因其主張與奧古斯丁的上帝決定論相衝突,被羅馬皇帝宣佈為異端。431年以弗所宗教會議及451年卡爾西頓宗教會議先後譴責Nestorians教派及其教義,因為這一派主張基督作為上帝之子有神性,做為瑪麗亞之子有人性,神人二性各自獨立,僅在道義上合二為一,被狄奧多西二世查禁。446年教皇利奧一世下令焚燬上述異端及摩尼教、優諾米派(Eunomianism)、孟他努(Montanism)、優迪克派(Eutychianism)及所有異端的著作,閱讀這些書籍將被處以極刑。494年教皇Gelasius一世(?-496在位)頒佈一個目錄,列舉已遭查禁的書目,兩年後又頒令教會接受和認可的早期教父的著作及遭譴責的異端書籍。

681年君士坦丁堡宗教會議宣佈禁止異端、焚燬所有異端書籍,成了歷史上第一次由宗教會議行使世俗權力的開端。

隨著歐洲中世紀教皇凌駕世俗政權的進程,伴隨著鎮壓異端運動的加強,思想控制也日益嚴厲。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 354-430)生於羅馬帝國北非行省塔加斯特,年輕時信奉過摩尼教,395年成為北非波希的主教,堅信一切都是造物主(祂是唯一的神)的仁慈而受造的,上帝的存在不是有待證明的問題,而是信仰的問題,是不證自明的。信仰在先,理解在後,「理解為了信仰,信仰為了理解」。上帝是一個統一體,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上帝是至尊、無限、全能、至善、公義與慈悲的,因此任何抬高人的地位的神學,都構成了威脅三位一體的異端,必須消滅。692年Trulla宗教會議據此下令銷毀用詩歌描述殉道者的歷史記載。奧古斯丁宣佈《聖經》是判斷一切是非的絕對權威。

教會壟斷著教育,以愚民政策撫慰人民。阿奎那(Thomas Aquinas, 1225-1274)這位義大利貴族子弟,是多明我會修士,寫過118部著作,認為理智來自天主,信仰高於理智,哲學是神學的婢女。在他的《神學大全》中說:「神學原理不是從其他科學來的,而是憑啟示直接來自上帝的。所以它不是把其他科學作為它的上級長官而依賴,而是把它們看成它的下級和奴僕來使用。」

1471年教皇西克斯特斯最早宣佈了對一切書籍須事先檢查的諭令。1501年亞歷山大六世下令不得刊印一切未經教會檢查的書籍。1512年第五屆拉特蘭宗教會議批准了印刷品事先檢查制度(prepublising censorship),並責成各地主教會同宗教裁判官組成書報檢查機關。

比利時魯汶公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Louvain)根據教皇保羅三世1536年的指示,1546年編制一份查禁書單,1547年呈交最高委員會後,1551年正式出版,目錄中不僅列舉了異端著作,還開創一系列「會導致無知和傳播對教皇錯誤看法的著作」。義大利盧卡及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早已在16世紀初就公布禁書目錄了,其中最惡名昭彰的是1551年塞維利亞大主教和宗教裁判所庭長Fernando Valdes督管下的禁書目錄,1554年又推出《刪節書目錄》(Index Exurgotorius)。

1559年教皇保羅四世正式公佈第一個《禁書目錄》(Index Auctorum et Librorum Prohibitorum),引發了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各地許多學者的抗議,書商更慘。但教會一意孤行,1564年頒佈第二版《禁書目錄》(Tridentine Index),並有十條禁規,將所有從1515年前後的異端著作、淫穢或色情之書、占卜、星象、迷信之書,任何當今天主教徒與異端爭論之世俗書籍等等,甚至異端解釋的《聖經》,統統查禁;責成各地教會及宗教法官、檢查官事先審查,他們有權經常查訪承印圖書之每座城市、教區、房屋、書坊和商店,「以防禁書被偷印、佔有和銷售」。

列舉的罰則中,最荒謬的是遺產內有書籍者,繼承人和遺囑執行人不得使用死者之書籍,也不得以任何方式轉給他人,除非將目錄呈交主教代表,並獲得許可,違者將沒收圖書,並由主教或宗教法官視其藐視程度或違法性質給予適當處罰。最後,「所有信徒須明白,任何有違本目錄所述各條規,佔有或閱讀異端或被判絕爵者所著之書或其他被禁之書,將由主教決定嚴懲,直至處以極刑」。

1590年《禁毀和刪節書目錄》的標誌著將宗教裁判所的禁書全力轉移到羅馬教廷手中。總之從1559年到1948年的400年間,梵諦岡教廷總共頒佈了22版《禁書目錄》:1559、1590、1593、1596、1632、1655、1681、1704、1711、1716、1744、1758、1786、1787、1819、1835、1841、1877、1881、1887、1900、1901、1907、1911、1917、1922、1924、1929、1930、1938、1944及1948年。

非天主教徒出版的所有《聖經》版本列為首要查禁(1399),其他共有3,000多種著作遭天主教會查禁,即使到1948年仍有4,000種禁書,包括巴爾札克、布魯諾、伏爾泰、霍爾巴赫、達蘭貝爾、笛卡爾、狄德羅、左拉、拉封丹、摩萊里、勒南、盧梭、斯賓諾莎、喬治桑、休謨等人著作全禁;部份著作遭禁的有培根、皮埃爾、培爾、邊沁、海涅、愛爾維修、雨果、康德、孔德、孔西德朗、拉海奈、洛克、密茨凱維茨、穆勒、米拉波、蒙泰涅、孟德斯鳩、帕斯卡爾、普魯東、蘭克、雷納爾、羅比納、斯湯達、福樓拜爾,更遑論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了。

1966年梵諦岡宗教裁判所委員會改組為「信理部」,《禁書目錄》才壽終正寢。面對19世紀的革命狂潮衝擊,教廷被迫於1835年取消各地的宗教裁判所(但這一年教皇領內仍關押著13,000名政治犯)。

 

結語

人類偉大的宗教,竟是以血腥屠殺「不服我者」的異端來開路,所謂西洋基督教文明令人質疑其信、望、愛的真正含義。但不可忘記的,正是由於統治階級利用宗教來麻痺人們的反抗意志,才有位正義、公平及自由理念,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的烈士與革命家衝破了宗教迷信與迫害,締造了人類文明的進步。

台灣仍就是充滿宗教迷信與愚昧的鬼島,但台灣歷史上幾乎沒有什麼為信念——尤其是宗教信念而殉道的人,難怪至今無法舉例出什麼「聖…」之類的典型。

台灣人崇拜的是外來神祇,而非為本土犧牲的「好兄弟」,認賊作父,將協助施琅征服台灣的媽祖奉為第一神明,祭拜協助外來政權屠殺本土反抗者的「義民」,這就是倒錯的歷史解釋——全盤接受外來政權解歷史,完全接受統治階級(本土的台奸和外來政權)的倫理價值觀的可悲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