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太平天國〉全文]

 

 

結語

  

楊碧川

2015.08.30

太平天國革命直接打擊了早已搖搖欲墜的東洋紙老虎大清帝國,但仍舊是傳統農民暴動,不料卻成功。客家人的地方意識始終籠罩著太平天國,洪大全死後,天地會與拜上帝會開始分裂。到天京後,洪秀全的廣東派與楊秀清的廣西派產生矛盾,廣西派壓制廣東派,羅大綱不滿「吾與秦日綱、胡以晃同起兵,功亦不相下,二人以廣西老兄弟故,皆封王,我以粵籍,乃不得一侯,天下之事未有不平於此者」。洪秀全妻弟賴文光「楊秀清忌之,不使聞軍事,就文職」。1856年廣東派聯合殘餘的楊黨殺韋派,結果石達開出走。

老兄弟與新兄弟失和,兩廣老兄弟享受殊榮,「天王倚為羽翼,雖無職,每加功勳,有過亦不盡以法懲治」。太平軍初入南京時,兩廣人十不過二三,湖南人十有五六,湖北人十有二三,後來湖北三江人數增加,地位卻在兩廣客家人之下,心有不平。後來投降湘軍的叛將大多出身「新兄弟」或楊、韋餘黨,殺自己人比殺湘軍還兇殘,以示洩憤。

權力令人腐化,天王以下革命將領開始享樂安逸,這本是人之常情,但未免太快了,被暫時的勝利沖昏了頭。天國官員都坐轎,天王轎夫64人,東王轎夫40人,最下至兩司馬還有轎夫兩人。滿嘴西洋上帝、天兄,要建立人間天堂的太平盛世,洪秀全等人腦子裡仍舊是中國傳統士大夫乃至帝王將相的思想,根本就是造反而不是百分之百的革命。

真正可怕的是漢人士大夫和官僚對太平天國的憎恨,因為他們破壞了兩千年來士大夫升官發財的「正道」,所以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李鴻章等寧可死抱外來政權的大腿,也要消滅髮逆、粵匪。

至今台灣人士大夫仍死抱國民黨外來政權,寧可承認其為合法化,大搞政黨輪替,而不是推翻外來政權。如果罵王金平等台籍政客是國民黨的共犯,那麼民進黨豈不成了國民黨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