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LO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全文]

建國仍舊遙遙無期

 

1982年冬,我第一次投稿黨外雜誌《前進》,寫了〈巴勒斯坦獨立運動〉,連刊3篇。據說當時的頭家娘對刊登這樣的文章頗為不爽。她甚至當著我面前(因為不知道是我寫的)表示,我們黨外雜誌登這種外國事件和歷史有什麼用?我當時啼笑皆非之虞,就看透了原來台灣的民主人士、右派就是如此「不識字兼沒衛生」。

當時的主編Micheal忍不住對他的頭家娘咆哮說:「我們搞台獨,當然要刊『巴獨』!」弄得哄堂大笑。

阿拉法特年輕時投入巴勒斯坦解放運動,出生入死,隨著時不我與,逐漸政客化,在美、蘇大國及阿拉伯大哥們的矛盾夾縫中求生存,只是愈來愈現實、愈來愈妥協。他愈溫和,老大哥愈喜歡他,讓他上桌。

巴勒斯坦解放運動並非阿拉法特一個人的專利和私產,他過度膨風,難免有這樣不良的印象。眼看其他激進派──偏偏是共產主義或基本教義派──可能取而代他,阿拉法特逐漸保守起來。

巴勒斯坦問題本來就是猶太人鴨霸,拿神話當歷史,強佔阿拉伯人世居1,300年的土地。美國支持這種邪惡政權,還怪被趕出家園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是暴徒。加害者的猶太人反而透過他們控制的媒體,24小時向全世界轟炸、洗腦,說他們是受害者。

我們台灣人也受CNN的洗腦,把巴勒斯坦人當做兇殘的恐怖暴徒。這也難怪,因為我們50年來受中國國民黨的黨化教育,一向把反抗外來壓迫、爭取獨立的人當做洪水猛獸,將心比心,當然把巴游當做暴徒了。

黨外人士帶領台灣憨百姓承認外來政權的合法化,才有今天的政黨輪替局面。阿拉法特合法化以色列的佔領,獨立建國淪為不三不四的「自治」,他的總統夢碎,只能當個小地方的自治區首長。那位「中華民國大統領」何嘗不是阿拉法特的翻版,只是他從來沒拿過槍抵抗過外來政權。

獨立運動並非請客吃飯,而是對外來民族你死我活的絕對矛盾。如今這個矛盾卻蛻化成內部的階級鬥爭,溫和派對激進派的鬥爭。寧可向外來者叩頭乞憐,寧可被老芋仔羞辱,也不肯向自己廣大受難大眾低頭,這是買辦政客的本色,比起台奸公然賣台更加可笑。

要是我們也有哈馬斯、聖戰士……,但看歷史怎麼發展。怨嘆何用,準備辦理「假民主」的喪事吧!

 

楊碧川

2006.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