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革命!

台灣組合

2006.10.20

台灣四面環海,島內高山峻嶺,往哪裡逃?這就是「勇敢的台灣人」,未先打就想先落跑。所有革命的條件從未成熟,首先是思想鬥爭還未展開,其他還談什麼呢?

台灣沒有革命的條件,那麼全世界被殖民的民族又怎麼搞革命的呢?因為我們怕死,誰又不怕死?因為我們沒有外援,所以清代三年一反、五年一亂,總是「任征不平,任反不成」?那麼台灣人又如何抗拒日本長達10年呢?這些當然不是革命,只是叛亂、只是「社會運動」。4百年來台灣人從未贏過一次,所以注定被外人統治,這是什麼謬論?愛爾蘭人跟英國對抗8百年,南斯拉夫各族和土耳其人對抗近5百年,難道都是假的?

國情不同,因為我們是溫和理性的?那麼「番仔」卻早已革命成功,抬頭挺胸地做人了,我們還被外來政權踩在腳底下當畜牲。國民黨有槍、有軍隊、有特務,那麼「番仔」又如何對抗大英帝國、大美利堅、大法蘭西、大日本帝國呢?

台灣並非完全沒有一點點的革命條件,而是從未有人真正思考如何去發動革命。有的只是投機取巧、寧為走狗奴才、不願作人、承擔責任。這樣的心態反映在所謂「中產階級」身上,他們寧可坐視勞苦大眾被外來政權剝削踐踏,還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置身其外;或者反過來為虎做倀,羞辱自己的「同胞」──不,他們的「同胞」是日本人和支那人。

情況、環境、條件並非人為地不可轉移,否則馬克思、列寧、托洛茨基、毛澤東、胡志明為什麼要鬧革命?台灣人只欠缺一個決心,更遑論鬥志了。一個生來就沒有志氣的人,厭惡並否定別人有志氣;一個生來就被父母教導成沒有正義感、沒有同情心的冷血動物,又怎麼會對巴勒斯坦人的遭遇感到憤怒呢?一個隨時準備坐觀別人拚命流血,乘機割稻仔尾的人,一個從不遵守紀律,只會要求別人要如何,自己隨時食言、輕信寡諾的人,別說參加革命,連加入黑社會幫派都不夠格!

這就是台灣至今沒有革命的條件。台灣人才真正是偽馬克思的信徒,抱定「不是人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的,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的意識」教條。如果是這樣,那麼人類歷史上從來就只有征服者的歷史,不曾出現過革命和解放運動的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