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德國社會民主黨簡史全文]

結語

 

作為馬克思嫡傳的SPD,在本質上卻是拉薩爾的後裔。由於德國歷史發展及國民的臣民性格,這個黨注定只能口頭上宣稱要革命,卻在實際上走向體制內改革,爭取議會多數執政機會的議會黨。

 

選舉掛帥路線,使黨產生了一批黨官僚集團(艾伯特為首),他們決定了黨的方向,並操縱了黨的選舉機器,使黨官僚凌駕於黨大會上,並且和議會黨團互為表裡。考茨基、倍倍爾等大老的偉大理論及人格相形見拙,盧森堡、李卜克內西的革命精神被斥為阻礙選票的毒藥。伯恩斯坦的修正主義和福爾瑪爾的改良主義,更把SPD帶去不可挽回的體制內改革的不歸路。

 

SPD在一次大戰後挽救了德意志帝國,使舊官僚及軍隊完整無缺地保存下來,艾伯特勾結舊軍人殘殺了盧森堡等左派同志,踐踏著左派未成功的革命屍體上成為威瑪共和國的總統。保守勢力仍舊頑強,SPD根本無法單獨執政,甚至淪為在野黨。在共產黨和納粹的夾擊下,SPD這個「歷史巨人」最終被希特勒打倒。

 

1945年戰後舒馬赫重建的SPD,標榜反共,在現實的英、美、法佔領下,也只能走議會路線,長期成為在野黨,SPD逐漸從一個工人階級的階級黨,轉化成一個接納所有人的全民黨,但仍舊無法吸引中產階級。《哥德斯堡綱領》不再誇談階級鬥爭、馬克思主義,只是強調倫理、自由、公正及人的尊嚴。布朗德執政,只能和自由民主黨既聯合又鬥爭,專注於他和東歐、東德、蘇聯和解的東方政策。施密特蕭規曹隨,但面對經濟惡化的世界不景氣,他的政策處處受到自民黨的制肘,以致聯合政府瓦解。16年的執政心血儘管沒有白費,但選民是善忘的。

 

面對80年代新的環保運動及和平運動,SPD領導顯得招架無力,又不能適應新形勢和選民結構的改變,處處挨打,它的選票向保守勢力及綠黨兩邊流失。施羅德的紅綠聯盟,並未意味著SPD原來的社會民主主義精神的勝利,完全是選民厭透了科爾政權貪腐、墮落,寧可換人做做看的心態所致。

 

「百年老店」一再變變變,就是無法擺脫為了執政而不惜放棄革命戰鬥精神,一昧討好選民的自我矮化的過程。拉薩爾和伯恩斯坦戰勝了馬克思、考茨基和盧森堡,使SPD淪為一個擁有巨大身軀卻沒有靈魂的議會黨。然而,德國這個官尊民卑的「臣民社會」裡,紅色革命已成為過去的夢幻,希特勒抓住了中產階級仇視共產黨的心態而崛起、SPD在二戰後也不得不放棄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奪權那遙不可及的虛幻,一頭栽進選舉掛帥的體制內改革了。

 

我們台灣非但是一個臣民社會(這是日本50年統治的結果),更是在外來政權「恩賜下」的假民主社會。外來政權以暴力(制式暴力加上意識形態、媒體、宣傳、教育、文化等軟式暴力的結合)壓制了台灣人自以為是的自由、平等的虛幻,所謂反對黨不是反抗外來政權的革命黨,而只是外來政權恩准下的、承認外來憲法、法律及其暴力的尾巴黨和民主花瓶。

 

如今政黨輪替6年多,搞成貪污、無能的政府,而國民黨外來政權及其台灣人買辦仍舊消遙。或許SPD的歷史可以提供想要真正在台灣建立「全民政黨」的諸公一個借鑒吧!

 

楊碧川

200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