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日本自民黨戰國史全文]

結語

 

派系鬥爭、分贓權位,是戰後日本政黨政治的特色,只不過他們有倫理、有秩序、有大有小,遵守這套遊戲規則,政黨跟黑道一樣,只是戴上了白面具,視人民如草芥。

明治維新英雄紛紛早死,剩下的「割稻仔尾組」接收戰果,開始官商勾結、結黨營私,只怪日本民眾太過守法、害怕權威,以追求個人私欲來逃避政治壓迫,對政客的醜行視而不見,努力賺錢。日本變成一個經濟上的巨人,卻是國際政治社會的侏儒。武士道已被商道、錢道取代,肅正綱紀成為一個空談的笑話。

極右派打著尊王旗號,極左派打著倒皇大旗,夾在中間的三流人物卻個個成為大小政客。這也就難怪有人要到台灣找尋「日本精神」,卻找到李登輝──因為他代表30年代日本現代化、世界化最先進的一代。

日本有全世界最進步的教育,但又存在全世界最反動保守的社會傳統,中國朱熹的「國學」陰影仍舊籠罩著日本官尊民卑的普魯士臣民社會,而不是西洋歷經人民革命、流血推翻封建而產生的市民社會。

日本人不可能有西洋資產階級(布爾喬亞)的傲慢,日本政客不過是中華儒教圈士大夫、官僚的翻版。這樣的社會風土,當然是自民黨貪污官僚─政客─商人三位一體的溫床。

別把當前台灣的民進黨比為日本的自民黨,還差得十萬八千里。一個連貪污都不會作手腳,還要拿民間發票去報什麼「秘密情報費」的政客,如何和田中角榮相比?

自民黨的倫理就是老大向商人、財團收取政治獻金,然後往下分配給小弟們,人人有份,皆大歡喜,才能獲得小弟們的忠心和擁戴。台灣人政客比阿山不如的地方,就是沒有「幫派倫理」,任何資源、獻金只會往自己的口袋裡裝,又壓榨、剝削小弟,難怪他們整天害怕被小弟小妹奪權,寧可給自家的兒子、女兒、女婿、媳婦……繼承「家業」。

自民黨的當權派不少是繼承父祖的事業,但是他們必須遵守幫規,一步一步爬上來,否則,安倍晉三這位身為岸信介的外孫、前外務大臣安倍晉太郎兒子的「貴公子」,老早就跳到小泉的頭上了。

在台灣要搞什麼「XX學院」,先學日本政客這一套倫理吧!

 

楊碧川

200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