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布拉格之春全文]

結語

 

2000年8月我和內人一起去布拉格兩天,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個憂鬱與歡樂並存的古都。布拉格之春發生時,我還在唸高中,當時根本不懂什麼,只是覺得蘇聯鎮壓別國,未免太霸道了。

20年來,我終於陸陸續續地從日文、英文讀了一些東歐歷史的片斷,逐漸釐清了心中的謎團。為什麼捷克人知識份子那麼勇敢地承擔千年屈辱歷史的悲情?因為從胡斯的宗教改革以來,捷克民族主義火種已逐漸燃燒,歷經哈布斯堡王朝、希特勒、共產黨的統治,仍舊無法熄滅民族意識,而且愈受壓迫愈堅強。

一般人可能稍知卡夫卡或哈維爾,但對捷克歷史渾然無知──因為我們台灣人連自己的歷史都不知道,何況是外國史。捷克史就是一部亡國血淚史,更是不斷爭取獨立自主的光輝史。他們的作家、藝術家不斷創作了民族詩歌、戲曲、文藝作品,鼓舞民族意識,不忘過去的悲情,在淡淡的哀傷中顯露出幽默樂觀的一面。一個會選出劇作家當總統的國民,是多麼驕傲呀!

為什麼同樣遭受外來民族壓迫羞辱的台灣人,至今仍舊「活在道德淪喪的環境下」(哈維爾的話)而沾沾自喜,面對一個貪污無能又撒謊、狡辯的卒仔(su̍t-á)政客卻無能為力?因為冷血的中產階級滿腦子只有外來政權的價值觀,認賊作父;捷克人被德意志民族統治幾百年,仍舊捍衛母語及自己的文化。

歷史、文化必須由父母兄長代代相傳,並以身作則教育下一代。全世界的各民族都這樣,獨獨台灣人例外還恬不知恥。

知識份子要搞什麼「論壇」、對話,先把自己的精神武裝起來,不要妄想混水摸魚,撈個一官半職,奪佔人民民主運動的血淚成果。可是,台灣人再怎麼教也不懂。

哈維爾並不偉大,偉大的是捷克人民尊敬真正的知識份子的熱情。台灣人的偉大卻表現在崇拜有力者,笑貧不笑娼,難怪外來者至今還不必接受歷史的審判。

 

楊碧川

20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