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希特勒全文]

結語

 

一個誕生康德、黑格爾、馬克思、恩格斯、韋伯以至貝多芬、尼采的偉大民族,怎麼會任憑一個落魄的小人物擺佈,終究走上侵略戰爭和犯下屠殺、迫害弱者的道路呢?

希特勒天才地抓住了人性的怯懦、逃避現實,既不敢也不願對自己的作為負責,期待一個強人來決定自己的命運,卻又不甘心,只會在背後發牢騷、幹譙的公務員社會的大眾心理。軍國主義、極端民族沙文主義深植於德國軍人和官僚隊伍,他們崇拜暴力,以充當暴力的工具為榮,把自卑和狂妄的情緒發洩到無力者身上。

猶太人不肯融入他們所生長的社會,還處處以上帝的選民自居,難怪馬克思、恩格斯要斬斷猶太人的劣根性,托洛茨基要證明他是世界革命的公民。但是,希特勒卻善用了歐洲人數百年來對猶太人的仇視(連莎士比亞寫《威尼斯商人》劇本都如此),他用暴力清洗猶太人,至今仍有許多人打從心底為他喝采。

產生獨裁者、暴君並非歷史的偶然,而是有一定的歷史發展階段和社會經濟乃至文化、思想、意識形態的背景。對一般德國人而言,希特勒並不是暴君,而是救星。

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也並非完全認定納粹德國是百分之百的邪惡軸心,因為希特勒反共,多少資本家和政客坐視他的獨裁和虐殺異己。如此矛盾的現象與一次大戰後戰勝國(英、法、美)的傲慢,正是希特勒解放了德國人恥辱感的良機。希特勒現象並不因為他的死去而告結束,資本主義國家「戰勝了」共產主義世界,新納粹主義正在滋長。

在台灣,我們飽受國民黨外來政權50多年假法西斯主義的統治──因為它無法動員台灣人真正為國家(那是蔣家)、為民族(那是外來征服民族)去犧牲奉獻。這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偽法西斯的蔣幫餘孽至今仍控制台灣的教育、文化、媒體乃至宗教等上層建築,台灣人民仍像希特勒統治下的人民那樣,有激情而無熱情,有衝動而無理智,任憑外來政權的精神踐踏而不以為恥。

台灣的風土正是滋生法西斯主義的溫床:本土資本主義開始發展,本土資本家正從買辦階段轉型為自主階段。然而台灣人的怯懦,不敢自我負責的個性,政客只會偷(貪污)而不敢搶,商人急功近利,文化買辦學者專家和小市民沾沾自喜,當然會期待一個希特勒的政權來分享國家資源,壓制勞苦大眾。人們表面上嚷嚷「民主法治」,打從心底渴望獨裁;自己想獨裁卻沒lan-pha,最終期待一個台灣的希特勒出世,不論他是台灣人或外來人的繼續統治。

 

楊碧川

2006.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