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退的台獨運動

 

楊碧川

1997.11

 

民族獨立是歷史大趨勢

台灣獨立運動是世界潮流,然而,在台灣卻亂成反潮流。

行將進入21世紀,是全球性大國的瓦解,弱小民族紛紛掙出頭的歷史趨勢:蘇聯帝國的瓦解、東歐的民主化(擺脫蘇聯的控制),甚至中國也爆發新疆獨立運動,加上歐洲西班牙巴斯噶人、英國北愛爾蘭人、中東庫德族、印度少數民族,一切都指向民族獨立運動,這是無法阻擋的新潮流。

民族獨立運動不必有什麼高深的理論,即使馬克思也無法抗逆。在台灣,以中產階級知識分子為主導的台灣獨立運動,卻面對21世紀這股大潮流,退陣、抗拒、淪為變質。

民族國家的形成,在歐洲及第三世界有完全不同的發展,台灣的中產階級錯把台灣比為歐美、日本,忘記自己的處境和第三世界一樣,甚至比第三世界還落伍的思想,遑論能夠擔負起主導台灣獨立運動的大責重任。

西歐中產階級(布爾喬亞)主導革命,先完成市民社會,爭取市民權利;進而影響一般大眾走向極端的民族主義,對外擴張,形成帝國主義,這是18~20世紀初的歷史潮流。同樣地,東歐、巴爾幹的弱小民族,也在布爾喬亞的主導下,掙脫奧匈、土耳其、俄羅斯、德意志帝國的殖民統治,逐漸形成民族意識。

由於資產階級的唯利是圖、隨時動搖立場,才使列寧的民族自決成為主流,共產黨及急進社會主義黨得以領導無產階級與被壓迫民族奮起,建立南斯拉夫、羅馬尼亞、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現代國家。

第三世界民族運動,也由進步資產階級領導,終於使印度、印尼、菲律賓、非洲各國獨立;另外,在列寧影響下,殖民地國家共產黨先聯合進步資產階級完成民族革命,包括中國、 越南、緬甸、北朝鮮、古巴等新興國家。

資產階級的角色

第三世界民族獨立運動的主導者,幾乎清一色是知識分子,毛澤東、胡志明、甘地、卡斯特羅(甚至李光耀)……,他們的共同點是接受西歐文明的洗禮(只有毛澤東例外),懷抱著解放被壓迫同胞的心,犧牲一己的權利、地位、利益,走向革命。

同樣地,進步的資產階級也出於善意,不忍同胞受帝國主義的剝削與壓迫,奮起爭取民族尊嚴與基本權利。進步知識分子(包括軍人)至少比堅守一己私利的大多數保守知識分子、地主、買辦還要激進。

然而,他們憑優越的知識、技術,進可攻退可守,既可向外來政權討價懷價,進入統治體制;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自保身家。畢竟,他們不是革命者。

沒有天生的革命者,革命者是在革命運動的烈焰中鍛鍊出來的。捨棄既得利益,即使是為個人政治野心所趨,也總比不敢放手一搏來得痛快。流放、坐牢、殺頭,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正是革命家與進步知識分子最大的差異。

第三世界的反動知識分子,終其一生只能在外來體制陰影下混一口飯吃,捨棄尊嚴,踐踏人民,充其量只不過是買辦商人、買辦政客、買辦學者、買辦律師罷了。沒有外來政權,就沒有這批買辦的榮華富貴。然而,這批人又心底下不滿漢奸、台奸、韓奸、菲奸,出賣民族利益的人固然不可一世,至少他們是誠實的小人、罪犯;而買辦卻是虛偽的幫兇,畢竟他們的利益是必須寄生於外來政權的。

這批買辦在無法抗拒民族獨立大潮流時,有時候進步,有時候動搖,有時候反動,唯有敢豁出去的,才有可能資助民族革命運動,成為進步的民族資產階級。

台灣獨立運動的變質

台灣獨立運動是從1928年台共主導的,歷經1930年代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匆匆暫停。1947228事件發生以前,台灣知識分子沉溺於祖國的懷抱中,沒有「台獨」的意念,「228」震醒了台灣人,但是,台獨運動卻由海外的台灣知識分子主導,與台灣本土脫節。

一群在海外搞台獨的,沒有郡將基礎,也不敢像巴游、IRA一樣,終究淪為「armchait revolutionist」。不過,他們還是善良的一群,飽受數十年的黑名單,被國民政府疏離在海外。在台灣本土,台獨運動者也受國府的迫害、坐牢、殺頭、長期被監視。

1987年國府解除戒嚴,對台獨運動是一大考驗。堅持台獨,則與外來政權誓不兩立,不論國府如何民主開放,終究是外來政權,這是不可改變的基本立場與原則。

一小撮政治犯,一小撮民主人士,匆匆接收台灣人民百年來爭取民主與民族獨立的血汗果實,無恥地宣告「台灣已經獨立」,作為自己賣身投靠外來政權的藉口。

外來政權如何本土化?滿清統治中國,滿洲貴族、士兵紛紛漢化,但並未忘記自己是異族,最多只是利用漢人士大夫、地主,完成共同壓迫漢民族及少數民族的共犯結構。

如果今天的教育仍是以大漢沙文主義為主,教育、軍隊、特務、警察、媒體仍在中國人手上,而辯稱國民黨已經「台灣化」、「統統是台灣人」或「台灣已獨立」,簡直是白痴!

民進黨反映台灣中產階級的卑劣心態:反正已經在外來政權壓制下,比無產階級獲得更多的利益,有錢有地位,甚至有閒情逸志,何必破壞,何必革命?台灣中產階級必須寄生在這個外來體制下才有榮華富貴,否則一切必須重來。

民進黨必須寄生在國民黨身上,這隻蝨子愈來愈失去大眾的支持,所以把「台灣獨立」這張績優股存而不用,反過來亂扣台獨運動者大帽子,只有他們才能擁有「台獨股票」,其他則是「民族罪人」。

分不到一點利頭的所謂「建國黨」蛋頭們,短暫地吸引一些不滿民進黨的台灣人,卻很快漏風。因此他們也不過是空頭宣傳家,平常連時間、金錢都捨不得,又那能付出生命?如果建立台灣國不是推翻中華民國,那麼全世界的民族獨立運動是什麼?

這是目前台獨運動的亂象,也充分反映台灣知識分子的缺乏世界眼光、政治上的低能以及道德上的卑劣,更遑論知識上的白痴了。

一個世界性的民族獨立新潮流,在台灣也就因為這群白痴的主導,成為反潮流了。因此,今後台獨運動就必須是一股逆流,抗逆這股反潮流,由革命知識分子結合被壓迫勞苦大眾、原住民的新興台灣獨立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