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立運動的亂象

 

楊碧川

1997.11

 

可能是,只有「白癡」才不知道中國人的「中華民國」竊佔台灣的這個事實(1945-);也只有白癡才會宣稱「台灣早就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

如果有一個「國家」的教育、軍隊、媒體、特務、警察....等,還被外來政權及其走狗完全控制,而那個「國家」的人仍無恥地辯稱「國民黨已經本土化」、「現在是台灣人的總統」....,這種人更加白癡!

「民進黨」(不知道是那一國的“DPP”?) 完全陷入這種困境:追隨無知但是自以為是的台灣中產階級(布爾齊亞)無知;或者與台灣被壓迫大眾的熱情(無意識的dulan)共同戰鬥;或者為自己的私利而打拼?

顯然,目前自稱台灣民主先進、政治犯的這一小撮人選擇了第三條路線──私利先於公益,台灣被壓迫大眾算什麼?

難道被壓迫的台灣人就這樣被壓迫嗎?NO!我們必須嚴格區分各種各樣的「台灣人」。台灣學者總是引用美國人的論點,把台灣人分為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三大類。所謂「布爾齊亞」是有錢、有閒的一群;中產階級是不太有錢  (相對於資產階級而言 ),但也算是有閒的一群;至於無產階級,這個馬克思的「恐怖定義」,最好不用。

被壓迫的人,對壓迫者採取的態度,不是承受,就是反抗。為什麼台灣人可以在被外來政權壓迫下逆來順受之餘,還宣稱「我們早就是獨立的實體」?

除非被壓迫者自願被壓迫,否則歷史上的反抗、叛變將成為不可能。“Even(我怕有些假洋人不懂這個字的真正涵意  ) 基督教徒在羅馬帝國的壓迫,面對獅子的吞噬下,也會毅然地宣稱:「God bless me!」他們蔑視暴君,寧可被獅子吞噬也不放棄自己的信仰。

這種偉大的人道傳統,正是西歐知識份子千錘百鍊的驕傲,從哥白尼到馬克思,從東方的列寧到胡志明、古巴的卡斯特羅,甚至是甘地,都是秉持這種為一個信念,甚至是一種信仰而奮起、犧牲的展現。

為什麼台灣的知識階級可以例外?因為,台灣是一個悲情的島嶼,四面環海,無處可逃,所以,從來台灣的反抗運動就是在外來統治下的無奈。

這樣無恥的藉口,完全抹煞了世界上其他地域為民族獨立奮鬥者的血汗成果。

堅持和外來政權勢不兩立,不論外來政權如何開放、民主、改革,終究不是「我們的政權」這個事實,是所有民族獨立運動的基本前提;不敢或不願承認這個事實,終究是在外來政權下的買辦的,甚至是台奸、漢奸的想法。

身受外來政權教育的知識份子,除非感同身受其他地域被壓迫民族的反抗,否則總是滿足自己(及其家人)的狀況──財產、地位、名譽,騎在同胞的頭上(中國人說法是「騎在牆頭罵漢人」)。他必須寄生在外來政權下才能耀武揚威;於是,比較有良知(出於羞愧的覺悟者)的,成為買辦(comprador)商人、警察、特務、政客、律師、教師(學者)....,寄生在外來政權下。他們又心底下不滿公然出賣民族的台奸、漢奸,無法像這些「誠實的壞蛋」;卻實際上扮演虛偽的幫凶角色。

一九八七年,國民黨政權解除三十八年的戒嚴,台灣獨立運動陷入一個嚴酷的考驗:Even向國府歡呼,或者繼續戰鬥。買辦階級當然認同KMT,一小撮自稱民運人士、政治犯、台獨份子也與國民黨共舞。

短短十年(1987~1997),就把台灣人民百年來爭取民族獨立的血汗果實,一朝廢棄。外來統治者笑哈哈,「台灣早已獨立」就是KMT統治台灣的正當化、合法化。於是,抬出KMT的總統──台灣人李登輝成為一場世紀大演戲。

真的台灣被壓迫大眾就以選票肯定KMT在台灣的暴政嗎?NO!是台灣的中產階級肯定了KMT

台灣中產階級有錢有閒,因為這是寄生在外來政權下才享有的榮華富貴,也是壓榨剝削被壓迫的台灣勞苦大眾原住民的血淚。如此可恥的代表就是一個不知民主、進步為何物的「民主進步黨」!

民進黨代表必須寄生在KMT這個外來政權中的臭蝨子,因此,DPP必須反「台獨」,反過來蔑視台灣被壓迫者的意願,宣稱他們才是「務實」的台獨,其他都是「民族罪人」。「台獨」是績優股,只有他們才能自由進出。

至於一小撮的蛋頭學者(因為他們宣稱「台獨」是他們的專利),積數十年不敢奉獻一點時間、金錢,惶論拿生命為賭注的教授、律師、牧師、醫師等「四師」們,又很快漏氣,宣稱建國卻不強調必須推翻中華民國。世界上再也沒有如此的笑話了?如果建立台灣共和國而不明確表示就是推翻中華民國(而非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全世界的民族獨立運動又是什麼?

台灣買辦知識份子的困境在於,必須順應王永慶、張榮發之流的買辦階級的利益,而不敢跳下來同被壓迫勞苦大眾(工人、農民、原住民以及婦女) 共同奮鬥。

民族獨立運動從蘇聯解體、南斯拉夫瓦解、東歐民主化以來,已成為邁向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新潮流,在台灣反而成為一股反潮流

台灣知識份子(代表布爾齊亞,而且是深受中國文化的、沒有世界眼光及現代化的知識份子)由於政治上的低能、知識上的無知,導致這群白癡領導當前的反潮流──屈服KMT及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