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與台灣前途

 

楊碧川口述

王嵩文整理

1997.8

香港的主權在今年七月一日從英國手中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引來舉世矚目;台灣的媒體也同樣不落人後地大幅報導。但是,除了刻意營造的「回歸熱」,以及所謂的「一雪國恥」的中華民族主義之外,台灣的主體性在此熱潮下似乎被淹沒了。

所以,我想從三個面向來探討香港回歸與台灣前途之間的關連性,第一是台灣媒體如何刻意營造「回歸熱」的氣氛;第二是香港人的心態,以及台灣人如何看待這件事;最後來談歷史上香港的演變。

「回歸熱」是如何形成的呢?

十四年前﹝1983年﹞中國就已經表明要收回香港了,但是在一千天前才開始炒作回歸熱。其實早在鄧小平生前南巡上海、廣東時,就已經在廣東大力推動「大家來學普通話」的運動了。

廣東人本來以為香港收回後,將由廣東人管理香港。但從普通話的推動,加上北京政權派駐在香港的解放軍、臨時立法會的「傀儡」以及香港特區首長董建華的動作來看,很明顯的,北京政權當然想自中央嚴控香港,「港人治港」只不過是表面的政治口號而已。

「學普通話」是一種很微妙的控制手法,而北京政權利用媒體宣傳所訴求的最主要的對象並不是內地中國人,反而是台灣人與華僑,目的當然是要塑造中國民族主義的熱潮。

中國帝國主義的霸權心態藉此良機大肆宣傳是可以預想的到的。但是,台灣的媒體竟也全力配合,這實在是值得警惕的現象。

香港演藝人員來台撈金,面臨九七問題時也矯情作態,學習普通話,但卻仍能風靡了台灣多數的青少年;台灣出身的柯受良搞個「飛越黃河、慶祝回歸」的丑劇,在台灣竟也受到媒體英雄式的歡迎。

我們若以媒體是第四權的觀點,認為媒體有教化的功能,而不只是提供聲色犬馬的物化工具的角度來看的話,那麼,這次香港回歸大典的歷史時刻,我們就完全看不到台灣的媒體所扮演的正面功能。相反的,正好驗證了中國「三通四流」、「一國兩制」的對台統戰策略,正透過台灣的這些骨子裡有著嚴重中國民族主義心態的媒體,對台灣進行「香港化」的工作。不論是在文化交流、經濟往來、政治位階或是意識形態等方面。

這就是台灣面臨的危機:媒體刻意制造「回歸熱」的氣氛,而大多數台灣人仍渾然不覺。

香港人的心態及台灣人如何看待香港九七

香港在150多年前只不過是人口三萬多人的漁村,但在清國將香港割讓給英國以後,陸陸續續有許多逃避戰亂的清國人、中國人來到香港成為香港人。這些人來到香港後,接受的是英國殖民教育,讀英國歷史、學講英語。

長久以來,香港人並不在意當個次等國民,他們在那個時代裡,只求有個安身立命的生活就已經很滿足了,那有什麼民族主義的概念。

大多數來到香港的難民靠苦力為生,不過也有少數人成為洋奴、買辦,擔任英國的「文員」,或是進而從事洋行的經商貿易。

對英國女皇來說,讓香港成為繁榮的自由港、「二十世紀的東方之珠」──她皇冠上最耀眼的珍珠,當然也需要香港的這些仕紳階級的配合,服侍英國殖民政府,以穩固英國的統治。可是香港畢竟是它的殖民地,所以,還是設有維多利亞白人高級別墅區,以及一般華人區的分別。

在被英國殖民的150多年中,香港人先後逃難至此,雖然在英國相對較進步的體制中生存,但是能申請到英國國籍或是能移民至其它國家,仍是香港人心中的願望。留下來的大多是沒有能力或是近期從中國偷渡過來的。

香港人深怕中國政權接管,以及中國移民大量遷入後,會改變他們昔日生活形態、民主自由程度、經濟發展的成果......等。然而,他們在心態上對「台灣獨立」又認為是背離中華民族的分離主義。這豈不是可笑又自相矛盾嗎?

縱觀香港一百多年來的歷史可以發現:香港人自己並沒有形成民族主義的概念,只有自私自利、功利主義的過客心態。

回頭比較台灣人在外來政權統治下如何看待香港問題,或許可以提供我們了解台灣人至今仍是無國之民的原因吧。

就如英國殖民香港一樣,中華民國外來統治政權殖民台灣也養了一批買辦、台奸,「以港治港」和「以台治台」是同樣的統治手法,背後也都有個老大哥──中國在控制。

「香港模式」出賣台灣!

在七月一日香港移交大典上,中國也邀請了台灣政界、學術界、文化界及產業界共六十人參與觀禮,這些在中華民國外來政權羽翼下培育植出來的優勢階層,在此又一次顯露了強烈的投機性格。就像香港在英國殖民期間栽培的優勢階層,現在也競相去依附、討好中國北京政權一樣,將來台灣的這些優勢階層也必然會出賣整體台灣人的利益,改旗易幟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

再來看看所謂本土派政治精英和學者的反應。民進黨的許信良、陳水扁、建國黨的李鎮源、建國會的彭明敏或是中華民國憲法專家李鴻禧,他們在「六二八反對中國併吞大會」上,都不約而同地強調:台灣和香港不同,台灣在去年完成了﹝中華民國﹞總統直選,所以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不等同於中國可以併吞台灣主權。

這說法似是而非、自欺欺人。

事實上,去年台灣人民替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對台灣的統治,做了一個正當性的承認,承認它統治台灣的合法性。但是這只是中華民國對台灣內部的控制而已;在國際上,中華民國早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

吊詭的是:在中華民國政權一再重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情形下,如果藉由台灣人民直選中華民國總統的事實,可以代表台灣人民主權的行使的話,那麼中華民國在台灣也將可循「香港模式」回歸中國。

承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危機就在這裡。

唯有消滅中華民國這個外來政權,建立獨立的台灣國才是真正的主權獨立的事實,也才是台灣唯一的活路。

台灣人看待香港問題,應該反省自己有沒有香港人的難民走路心態,並且也該對台灣貿易過於依賴中國的現象加以警醒(官方統計資料:台灣對中國貿易依賴已達10%,透過香港轉口貿易對中國的依賴度也超過5%)

「中國的」知識份子敗壞台灣!

1842年「英清鴉片戰爭」後,英、清雙方共同簽訂「南京條約」,清國將香港割給英國。現在中國人都強調這是「百年來的奇恥大辱」並將罪過都歸給滿清政府的腐敗。

但是,造成當時整個中國腐敗的,並不只是滿人呀!引清兵入關的洪承疇、吳三桂不正是漢人嗎?滿清政府中大多數的官吏不也是漢人嗎?以當時中國漢人的立場來看,正是大批的漢奸做清國的官吏,而鞏固了清國的統治基礎。

同樣的,台灣知識份子也在做台奸,替國民黨鞏固政權的根基,上焉者如李登輝,自稱是台灣人,卻在做中華民國的總統;下焉者如當前五、六十歲的台灣知識份子,當一輩子公務員,抑鬱而終;不然就是成為投機者,如辜顯榮、連震東這類人。

英國能在鴉片戰爭中戰勝清國,有個很重要原因:有福建、廣東的漢奸指引英國軍隊,打敗號稱有百萬雄師、「東亞第一強國」的清國;但當時同樣面臨西方強國進逼的日本,反而在知識份子的反省、自覺下,進行明治維新,成為近代化國家。

沒有民族骨氣的中國知識份子造成中國的敗落;而現在台灣的這些「中國的」知識份子卻又大談虛幻的中華民族主義,難道要再敗壞台灣嗎?

另外,我們看到現在的教科書或媒體的報導,都指1842年「中英」簽訂南京條約。明明是「清英」共同簽訂的,卻偏偏要這樣誤導。這顯示了「歷史解釋權」的重要!

法國人有一本書「最後的一課」描述:普法戰爭後,艾爾薩斯、洛林兩省將被德國佔領前,有座小學裡,老師對著上課的學生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上法文課了,明天起就要改上德文了,要珍惜這最後的一課....。

可是,事實上,艾、洛兩省中,日耳曼人佔多數,應該是用德語的較多,「最後的一課」的作者顯然是意圖刺激法國人的民族情緒。

歷史上香港的演變

所以對統治者而言,搶奪歷史的解釋權是十分重要的。就如同現在中華民國政權說「我們都是中國人」,以控制我們的意識型態;反之,台灣人民若掌握了歷史的解釋權,中國現在就是台灣清楚的敵國。

現在來回顧香港155年來的歷史演變:1842年「南京條約」,英國取得香港;1860年「北京條約」,南九龍割讓;1898年「拓展香港界址專條」,英國取得新界租借權;1941年日本發動侵略香港戰爭,不到一個月,佔領九龍攻入港島,日軍在半島酒店設立軍政府;1945年盟軍兩度轟炸廣州、香港日軍基地。

1949年中國國共內戰,共產黨穫得全面勝利,解放軍在1020日抵達深圳外布吉一線,港府不斷和倫敦商討對策,增加駐軍三萬,同年並有百萬難民從中國湧入香港;1950年英國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1984年中英在北京草簽關於香港的聯合聲明;1990年中國頒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1997年英國將香港主權交還中國,由董建華擔任特區第一任行政長官。

1949年中國解放軍已經兵臨香港城下,但中共領導人考慮到新政權需要列強的承認﹝包括英國﹞,才未進一步進入香港。

這提醒我們:五十年不到,中、英兩國政府不必徵詢香港人意願﹝事實上香港人也未形成力量﹞,就已談判解決了香港的主權問題。

而現今台灣也有政客高倡與中國談判、簽訂維持五十年不變的和平協定。若真如此,下場將有可能如同二次大戰時,波蘭與希特勒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後,仍遭德軍踐踏;或是如同現在的香港──維持目前中華民國在台灣之高度自治,但是將來主權將被中國併吞!

正視「香港化的危機」

若台灣人仍繼續相信政客們的謊言,沒有形成明確的國民意識,也沒有堅實的民間力量來抗拒政客、學客、台奸、買辦的出賣,香港經驗的教訓很快就會在台灣重現。

中國是非常有計劃地在解決香港問題的,同時也處心積慮地想併吞台灣。

1980年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香港成為國際資金前進中國的前哨站。80年代中期以後,台灣開始每年有百萬人次經由香港去中國;而中華民國在1990年先後設置國統會、陸委會、海基會,並於1991年制訂國統綱領,一步一步使台灣陷入中國的魔掌中。

從台港航空協定到航運協定,中華民國已經容許中資超過20%的港龍航空來台(實際含中資64%),而且也允許香港船舶將來進入台灣港口不用懸掛青年白日旗。從這裡可以看出中華民國明顯是中國在台灣的統治代理人,而李登輝則是中國人在台灣的傀儡大統領。

而我們呢?我們後代子孫的前途呢?

台灣必須清楚藉由這次香港經驗的歷史教訓,趕快看清我們的處境,趕快形成明確、堅定的消滅中華民國這個中國代理機構的革命力量,台灣才真正能找到希望與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