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B通訊》132  2010.09

流亡政府 / Tek-hôa

kha / Gio̍k-hōng

Siūⁿ-khì 權利 / Phek-iàn

讀冊筆記──《受壓迫者教育學》 / Tōa-thâu-liân

烏龍小傳(8) / A-gôan

捍衛台灣是我們唯一的任務 / 楊碧川

 

 

 

 

 

流亡政府

Tek-hôa

 

525,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 tī 台教會 新冊發表會講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 1 時間台派各團體 chit-ê 話尾, ta̍k-ê to teh 批評講 bē-sái hō͘ 國民黨 chit-ê 流亡政府來敗害台灣, 接續「ài 終結流亡政府」口號 soah 是年底選舉 ài5 都全贏」.「終結流亡政府」kap5 都全贏」是全然矛盾e5口號.

 

525日,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台教會發表會中表示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一時間台派各團體延續這個題,大家都在批評說不能讓國民黨這個流亡政府來敗害台灣終結流亡政府」口號是年底選舉都全贏」「終結流亡政府」都全贏」是全然矛盾口號

 

蔡英文講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 過去 tī 台灣統治 ê kúi 10 冬來, 是威權統治 kap 中國性 合體, chit-má 中國性 kap灣性, 台灣主體意識已經páiⁿ--a.

 

蔡英文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過去台灣統治的幾十年是威權統治中國性合體,如今中國性台灣性台灣主體意識已經主客體易位了。

 

蔡英文 競選發言人蕭美琴 mā 解說講, 戰後以來台灣政權 性質一直 tī「流亡政府」kap「本土國家」2 種性格之間辯證發展. 經過台灣人民 60 冬來 民主化過程, 最後結束外來流亡性質 威權統治, 中華民國產生質變, kā 台灣 pìⁿ 做主權獨立 民主國家.

 

蔡英文競選發言人蕭美琴也解釋說,戰後以來台灣政權性質一直「流亡政府」「本土國家」種性格之間辯證發展經過台灣人民60民主化過程最後結束外來流亡性質威權統治中華民國產生質變,將台灣變成主權獨立民主國家

 

台教會長陳儀深 tī tńg 工《自由時報》投書講, 本底掌握政治權 ê 1 批人, 被迫到別國成立 1 個象徵性 m̄-koh 無法tī 本國施行統治權 政府, tō 是流亡政府.

 

台教會長陳儀深天的《自由時報》投書說,原本掌握政治權的一批人被迫到別國成立個象徵性無法本國施行統治權政府,就是流亡政府

 

chit-ê 定義來講, 就台灣人 立場, 中華民國是殖民台灣 外來政權統治, kah án-ne, 中華民國是來佔領台灣 別國政權, kap 被統治 台灣人 tō 是絕對性 外部矛盾, 用內部矛盾 (所謂 民主化) 方式, 外來政權 tō 質變做本國/本土政權?「流亡政府」kap「本土政權/國家」用選舉 teh 輪流執政, 長久來 chit 款講法本身 tō 是世界史 大笑話.

 

這個定義來講就台灣人的立中華民國是殖民台灣外來政權統治,既然這樣,中華民國是來佔領台灣的他國政權,和被統治台灣人是絕對性外部矛盾用內部矛盾(所謂民主化)方式外來政權就會質變成本國/本土政權?「流亡政府」「本土政權/國家」用選舉輪流執政,長久以來這種講法本身是世界史大笑話

 

中華民國 中國性若已經 pìⁿ 做台灣性, án-chóaⁿ lán iáu tio̍h tio̍h 教育體系 ài 教台灣話, 台灣史 iah 中國話, 中國史 teh chèⁿ bē soah?

 

中華民國中國性若已經變成台灣性,為什麼我們還得為了教育體系要教台灣話、台灣史或是中國話、中國史而爭論不休?

 

中華民國若已經本土化, 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 國家, pìⁿ 做台灣性, 國民黨 tō mā 是本土政黨, án-chóaⁿ 2008 年國民黨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 台派講是『外來政權復辟』?

 

中華民國若已經本土化,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變成台灣性,國民黨就也是本土政黨,為何2008年國民黨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台派說是「外來政權復辟」?

 

中華民國若已經「民主化」做本土國家, tō mài koh khàu-iau 講國民黨親中是 m̄-tio̍h--ê,因為 in mā 代表台灣社會某 1 tīn 勢力 力量 kap 利益; mā mài koh kuiteh 怨嘆國民黨 認同台灣.

 

中華民國若已經「民主化」成本土國家,就別再哭說國民黨親中是不對的,因為他們也代表台灣社會某一群勢力的力量與利益;也別再整天怨嘆國民黨認同台灣。

 

beh hoah5 都全贏」, tō mài koh 講人是「流亡政府」; beh「終結流亡政府」自頭到尾 tō 無「選舉」chit-ê 選擇!

 

若要喊都全贏」,就別再說人家是「流亡政府」;要「終結流亡政府」自頭到尾就沒有「選舉」這個選擇!

 

 

 

 

 

kha

Gio̍k-hōng

 

Chit-pái tńg hioh-khùn, ta̍k choh-sit 父母 生活, tio̍h kha kap 市生活全然無 kâng 調, m感受 tio̍h 因為『隧道通車了後, 景緻 , koh 外來人口入產生 互動.

 

這次回宜蘭休息,每天配合務農的父母規律的生活作息,體會到鄉下生活與城市生活全然不同的步調,同時也感受到家鄉因為雪隧通車後,故鄉地景遽然的變化,還有外來人口的移入所帶來群體互動所產生微妙的變化。

 

T, ta̍k 6 tō chiâⁿ 來埕--ê khai-káng. Chit-m á kan-taⁿ 1 , koh lóng 全機械化操作--a, ùi i á, 播田, 割稻 á, khan-só͘, lóng 外包 hō͘ 別人, 所以 1 冬內底 sit tng 無閒 chūn 加加--leh chiah kúi 禮拜 , --nih 閒閒 sit chiok chē, 所以時 chiok chē, tio̍h khai-káng bóng 度日. Khai-káng  內容有 1 大主 t是某 mih siáⁿ-mih , chia̍h mih --ê, iah toh 1 生好--ê, 畢竟, in lóng 有一定 歲數--a, 少年時 koh lóng 是做過頭 ê k層勞動人口, --a éng-kòe 勞動傷害 tō 1 1 項走---, beh án-chóaⁿ 治療病tō pìⁿ khai-káng phò-tāu 話題. T--nih 50 kúi 歲以上 , chiâⁿ chē ta̍k to hàiⁿ hàiⁿ sì-kè khai-káng 度日子.

 

在家,每天清晨六點多就會有親戚鄰居來埕裡聊天。現在宜蘭水稻只有一獲,加上全部機械化操作,從育苗、插秧、收割、乾燥,全外包給別人,所以一年農忙時間加總只有短短幾週時間,農村閒閒剩餘勞動人口很多,所以時間很多,得靠聊天來打發。談話內容有一個大主題就是某某人生了什麼病,吃了誰報的藥好了,或看了哪家醫生好了,畢竟,他們都有一定歲數,而且在年輕時都是過度勞動的低階勞動人口,老了昔日勞動傷害就一一浮現,如何治療病痛成了閒話家常離不開的話題。在村子裡晃來晃去五十幾歲以上的人不少每天都靠聊天混日子。

 

短短無 kúi , --nih 土地一直有 teh 買賣. Tī góan --nih, 土地-- 2 種人, 1 種是 k大竹圍 內「厝地」建地 hō͘ 建商起販, chiah the̍h pun--tio̍h ê chîⁿ 另外 tī ka-tī 田地; 另外 1 種是 k過身 hō͘ ka-tī hō͘ 外地人 tńg . --nih 本底 hō͘ 大竹圍 tiâu--leh ê 舊厝 1 1 間無--, 田地 koh 1 1 棟外地 hó-gia̍h 『豪華農舍』, --nih ê 光景一直 teh 改變. Tī 台灣 iáu siáⁿ-mih 景緻是無改變--ê? Bē-su 講改變 chiah 代表有 teh 進步, teh 繁華, góa 成長 純樸庄頭 mā 無法度閃辟 chit 款運命!

 

短短幾年,村子裡土地買賣很頻繁。在我們村裡,賣地的有兩種人,一種是將大竹圍內「舊厝地」的建地賣給建商蓋集合住宅, 然後再將分到的錢另行在自家農地上蓋農舍;另一種是將過世的老農父親過戶給自己的農地賣給外地人轉現金。所以,村子裡原本坐落在田間一座座大竹圍環繞的老房子逐漸消失,還有農田加蓋了一棟棟有錢外地人來蓋的豪華農舍,整個村子地景地貌持續改變中。在台灣還有什麼景物是不改變的?好像改變才是進步才是繁榮的象徵,從小成長的純樸村落也逃不開這樣改變的宿命!

 

Góan 老父是鄰長, i chhiâng-chāi teh 怨嘆講庄--nih hit-kóa 外地都市人, chái-khí iah 暗頭 出去運動 tī -nih tú--tio̍h lóng teh sio 借問, chit-má i 若送村里通知單, tō 直接 kā seh 入去 phoe , mā 無想 beh kap in sio 借問. 都市人人 kap 人互動冷淡 氣氛, mā ta̍uh-ta̍uh-á tī 農村--nih thòaⁿ--, 過去庄--nih ê ta̍k-ê lóng 有來有去, ta̍k-ê mā lóng se̍k-sāi, chit-má chiah-ê chheⁿ-hūn 人搬---, 在地人看 tio̍h chiah-ê chheⁿ-hūn ê 外地人 soah 顛倒 gāi-gio̍h gāi-gio̍h, hōan-sè 外地人 mā 感覺 kap --nih choh-sit 人氣味真 bē-ha̍h!

 

因為我父親是鄰長,他就會抱怨說村子裡來的那些外地都市人,早上、傍晚運動時走在路上,碰到都不打招呼,現在他送一些村里通知單,他就直接塞進信箱也不想打照面了。城市人慣有的冷漠疏離空氣,也一起在農村裡散佈開來,重點是過去村子裡的人,大家都是互有往來,互相認識,現在搬進一些生面孔,讓在地人反而不自在看到這些疏遠的外地人,或許外地人也覺得與農村農人格格不入吧!

 

Chit-má góan 舊厝正對面隔 1 chōa 車路 ê 2 分地農地, 厝邊 50 ê hāu-seⁿ pun tio̍h 財產了後 sûi kā 轉手賣--, 1 20,500 kho͘, lóng-chóng thàn 千外萬, chit-ê tī 超級市場做 khang-khòe ê 厝邊, sûi pìⁿ 做「田 . --nih choh-sit 人罕得 ē kā ka-tī ê 田地賣掉, ē --ê lóng 是繼承老父田地 ê hāu-seⁿ (kan-taⁿ hāu-seⁿ thang pun tio̍h 土地, cha-bó͘-kiáⁿ pun tī  --nih 是無道德 ê kiàn-siàu-tāi, lóng ē 自動放棄), choh-sit 人種 choh 1 世人 tō ná ka-tī chhiâⁿ ê gín-á, m̄-koh 對後 1 ê choh-sit 人來講, 田地是 ē-sái 買賣 商品, péng 工具! tio̍h 厝邊 tâk 工閒閒 sì-kè khai-káng, góa m̄ 知影 i ta̍k 工經過 in 老父留 hō͘ i ê 田地, chit-má soah pìⁿ 做投資客轉手炒地皮 商品, 心內 kám bē gāi-gio̍h? Góan tau ê mā 煩惱後 1 ê 買主 ē tī góan 厝正對面起 siáⁿ-mih 農舍? M̄-koh góan 真知影, koh góa ùi góan tau 大門看---, --tio̍h-ê 已經 是自細 hàn kah kòan-sì ê kui-phiàn chheⁿ-lèng-lèng ê 田地--a.

 

現在老家正對面隔著一條馬路的兩分地農地,鄰居五十歲的兒子在分得田產後將它轉手賣掉,一坪20500,得款一千多萬,平日只在超級市場工作的鄰居,馬上變「田僑仔」。村子內老農基本上不會去變賣自己的農田,賣的都是繼承老農田地的兒子們(只有兒子可分地,女兒爭家產在村子內是不道德、丟臉的事,所以都會自動放棄),每一塊老農耕耘一輩子的農田就如自己養育的孩子,但對下一代的農夫,農地是可變賣的商品、快速翻身的工具!看到鄰居每天悠閒的串門子,我不知他每天經過父親給他的田地,現在變成投資客轉手再炒作的商品,他內心是否還覺得自在?而我們家也憂心下一位買主會在我家正對面蓋出什麼樣圍牆高築的農舍?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今後我在老家大門往外望時,看到的不會再是那從小到大習慣看到的那片充滿生機的農田。

 

據在農地 hông 買來賣去, 農村 pìⁿ kah sêng 農村, 田地若 是大量休耕, tō 是轉賣 hō͘ chîⁿ 有閒 人起別莊農舍, 農村已經 是生產農產 所在, pìⁿ 做投資客 chîⁿ ká chîⁿ ê 工具.

 

放任農地被買賣,農村徹底不像農村,農地大量休耕,或轉賣給有錢有閒的人蓋別墅農舍,農村不再是生產作物的地方,而是讓投資客待價而沽的獵物。

 

 

 

 

 

Siūⁿ-khì 權利

Phek-iàn

 

妹妹, l去學校 chiok thó-ch, kui-khì tńg khah . 是為 tio̍h 內申分數, l根本無t學校 thó-ch.

 

我親愛的妹妹,妳說上學很浪費時間,不如回家睡午覺補充睡眠。要不是為了內申分數,妳根本不願意待在學校虛耗光陰。

 

l同學上, 私底下 khai-káng, chhit-thô, 導師甚koh , sam gō͘ hō͘ lí ttiâu--leh 教室外口 thèng-hāu. 化學師無先準備 beh 上課 內容, ka-tī bē-hiáu--ê koh 白教, kap 習班 化學師上內容, hō͘ 習班 化學師對學校 師不止 á siūⁿ-khì.

 

聽妳說了同學上課時,私下聊天、胡鬧,而導師甚至遲到,三不五時讓妳在上鎖的教室外等候。化學老師不預習授課內容,自己不會的還亂教,跟補習班的化學老師教授的內容衝突,讓補習班的化學老師對學校的老師相當生氣。

 

Góa lí, kám lóng teh chhap tāi-chì? L, teh 無閒, chiok chió teh chhap ê tāi-chì.

 

我問妳,校長都不管事嗎?妳說,校長忙著別的事情,很少管學校的事。

 

妹妹, tio̍h 學校發生 chiah chē m̄-tio̍h ê tāi-chì, góa 有影 chiok siūⁿ-khì--ê, mā ē-tàng l chit-kóa siūⁿ-khì 心情. 另外 1 , góa mā chiâⁿ 歡喜 lí ē-hiáu siūⁿ-khì. Lí ài 知影, 所有 同學 lóng 格對 chit-kóa 負責 大人 siūⁿ-khì, m̄-koh l, kám ta̍k 同學 lóng ē-hiáu siūⁿ-khì? Kám 大多數 lóngkòan-schit? in kioh-sī án-ne hông 對待是「正常狀態」?

 

親愛的妹妹,聽到學校發生這麼多錯誤的事情,我實在很生氣,當然我也能夠理解妳對這些現象生氣的心情。但是另一方面,我對妳的氣憤感到欣慰。妳要知道,所有的同學都有資格對這些不負責的大人生氣,但是請妳觀察,每個同學都懂得生氣嗎?是不是大多數的人都「習慣了」這樣的環境?甚至他們誤認這樣的被對待屬於「正常狀態」?

 

無的確 l深入察了後 ē koh-khah siūⁿ-khì. M̄-koh, m̄-thang lí 同學 知影 ài siūⁿ-khì iah 是自棄來in. Lí 學無 lí hiah 好運, , lóng 做好 in ê tāi-chì. L1 hō͘ l1 校是 án-chóaⁿ 學生, lí mā tī hia o̍h tio̍h , 同學. l, lí chit-má 同學 kám ǹg ka-tī mā ē-sái 有機會 t環境中學習?

 

或許深入觀察會使妳更生氣。但是,請不要因為妳的同學不知道生氣,或者自暴自棄而輕忽他們。妳的同學不似妳一般幸運,校長、老師都沒有做好他們該做的事情。妳的上一個學校讓妳知道了一個正常的學校是如何教育學生,妳在那裡學到了尊敬老師、尊重同學。請妳思考,妳現在的同學難道不希望自己也能夠有機會在良好環境中學習嗎?

 

Ta̍k-ê lóng 知影, 3 chit ē chiok 艱苦. Che除雜, 專心準備升學考試. Tng l, tteh k同學: tī kāng 1 學校, kāng 1 , kāng , ka-tī 有想 beh 認真讀冊, iáu 是做 --ê, kám m̄ --leh?

 

大家都知道,中三生的這一年會很辛苦。這是排除雜念,一心準備升學考試的關鍵時刻。當妳認真讀書的時候,就是告訴同學:在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級,面對同樣的老師,只要自己想認真唸書,還是可以做到的,不是嗎?

 

Ùi lí 開始去讀冊一直到國 2 chiah時間--nih, góa kan-taⁿ ǹg lí ē-tàng kah 意學校. Góa kah 意學校是真重要 ê tāi-chì, 有快樂 校生活 chiah thang 有快樂 . Góa khahê lí chiok 快樂--ê, mā 影目前 kap lí éng-kòe ê 驗無 kâng. Góa ǹg lí 像未來 中快樂 , kā i 做讀冊 . Koh-khah án-chóaⁿ , 國校 á kap 國中 góa  ē-sái lí , m̄-koh 高中 擇權 soah 完全掌握 tī lí ka-tī . 加油!

 

從妳開始上學直到國二期間,我只希望妳能喜歡學校。我認為喜歡學校是很重要的事情,快樂的學校生活才可能有快樂的學習。我知道以前的妳的確很快樂,也知道目前的學校跟妳以往的經驗不同。我希望妳想像未來的高中快樂生活,然後將它做為讀書的動力。畢竟小學、中學我可以幫妳選擇,而高中的選擇權則完全掌握在妳的手中。加油!

 

 

 

 

 

讀冊筆記──《受壓迫者教育學》

Tōa-thâu-liân

 

一個嚴格的與壓迫的社會結構必然會影響到其結構內兒童養育與教育的制度。這些制度以結構的形式來形塑了他們的行動,並且傳遞侵略者的迷思。

--保羅弗雷勒《受壓迫者教育學(Paulo Freire,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

 

gín-了後, góa chiah 了解 lán án-chóaⁿ pìⁿ 迫者--ê. 父母疼 kiáⁿ 是天地生成 ê tāi-chì, m因為 án-ne, tiāⁿ-tiāⁿ 無意延續細漢接受 統治 化教, mā kā gín-á chhiâⁿ 做無獨立思 未來 統治. 可比 gín-á 名交 hō͘ 算命仙; gín- háu, t boah , 淨符水, , 拜床母, 拜祖先, péng chhēng; iah hông hoan-hù 7 月半 eng m̄-thang chhōa gín-, 頭落 ài 收收---.『受到壓迫者的誘發, 民眾會訴諸一種巫術的解釋或是對於神的錯誤觀念, 將他們的受壓迫狀態的責任宿命地轉移到神的身上.Lán 接受 1 教示 ê chhiâⁿ kiáⁿ 方法, 無意中 m接受統治 形態, 1 1 代傳---, 迫體 t án-ne固維持 tiâu--leh.『日常生活中的關係與普通習性束縛了被宰制者與宰制者, 使得他們也受制於將他們綁在一起的體系.』『傳統的教育過程之目標就是在使我們配合現況, 以致於讓我們去維護原有權力關係.

 

有小孩後,我才了解我們是如何成為被壓迫者的。父母疼小孩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也因為這樣,常常會無意識延續自小接受的統治者的無腦化教育,也把小孩養育成無獨立思考的未來的被統治者。例如將小孩的命名權交給算命仙;小孩如果哭鬧,就洗茉草水、淨符水、收驚、拜床母、拜祖先、衣服反過來穿;或者是被囑咐七月半晚上不能帶小孩出門、太陽下山後衣服要收起來。「受到壓迫者的誘發,民眾會訴諸一種巫術的解釋或是對於神的錯誤觀念,將他們的受壓迫狀態的責任宿命地轉移到神的身上。」我們接受老一輩教導的養兒方法,無意中也接受了統治者的意識形態,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壓迫體制就是這樣穩固維持住的。「日常生活中的關係與普通習性束縛了被宰制者與宰制者,使得他們也受制於將他們綁在一起的體系。」「傳統的教育過程之目標就是在使我們配合現況,以致於讓我們去維護原有權力關係。」

 

有對 ka-tī , koh 《受壓迫者學》chit , góa chiah hiông-hiông t--tio̍h, lán teh 迫者/ 程中, 欠缺. 有反省, , chiah 有批判意, chiah 有實, mā chiah 有影信仰反抗 哲學. , lán t一直有 2 套標準, 1 teh hoah , 1 soah koh hō͘ 迫者 形態牽 bán tiâu--leh.『受壓迫者內心的最深處根植著一種雙重人格性. 他們雖然發現到, 若沒有自由的話, 就不能真實地存在; 但他們雖然渴求真實的存在, 卻又懼怕真實的存在. 他們一方面是他們自己, 另方面又同時將壓迫者的意識予以內化.

 

有對自己的觀察,還有《受壓迫者教育學》這本書的點破,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們在追求被壓迫者/自我的解放過程中,欠缺自我革命。有反省,有行動,才會有批判意識,才會有實踐,也才會真正信仰反抗的哲學。否則,我們將一直存有雙重標準,一方面喊著革命解放,一方面卻又受制於壓迫者的意識形態。「受壓迫者內心的最深處根植著一種雙重人格性。他們雖然發現到,若沒有自由的話,就不能真實地存在;但他們雖然渴求真實的存在,卻又懼怕真實的存在。他們一方面是他們自己,另方面又同時將壓迫者的意識予以內化。」

 

「教1種政治.Lán hàn 接受國民 hàn, 過長 (2, 3) 文化權控制, lán 行路, 講話, chhēng-chhah, 生活 kòan-sì, 模式, lóng 有壓迫者 , gín-á koh 模仿 s大人 為大 hàn--ê, 是無 1 套相對壓迫者價值 制度, t 權力--nih, gín-á ùi hàn t始服從權威, 去學校冊了後, 父權式 權威結構 koh-khah tio̍h 強化, gín-á mā ta̍uh-ta̍uh-á pìⁿ bē-hiáu 思考 .

 

「教育是一種政治行動。」我們從小接受國民黨教育長大,經過長期(23)的文化霸權控制,我們走路、講話、穿著、生活習慣、思考模式,都存在壓迫者的影子,加上小孩是模仿父母行為舉止長大的,如果沒有一套相對於壓迫者價值觀的教育制度,在舊有的權力關係中,小孩從小便開始服從權威,上學後,父權式的權威結構更是受到強化,小孩將逐漸成為不會思考的被馴化者。

 

「少年若無 1 pái khong, 路邊 nah 有有應公」,gín-á 人有 hīⁿ chhùi, sī 大人總是教示 gín-á ài 聽話, m̄-thang 作怪, m̄-koh lán jú o̍h ē-hiáu 適應社會走 chông ê 規則, 壓迫者 tō jú 簡單控制 lán. Ah khah 搞怪--ê, 適應不良--ê, tō hông phah 做是『社會邊緣人』, ài 接受救濟--ê, 被壓迫狀態 hông 當做是個案, hō͘ 知影 ài 去批判社會 結構性問題. Lán hông kah kòan-sì kan-taⁿ 看表面, bē 去追究現象後 piah原因 kap 真相.『當受壓迫者愈學習到去適應環境時, 壓迫者就愈容易去宰制他們.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 壓迫者使用了教育的囤積概念, 再配合父權式的社會行動機制, 讓受壓迫者接受一種自我陶醉式的「福利接受者」名稱.

 

「少年若無一擺空,路邊那有有應公」,「囡仔人有耳無嘴」,長輩總是教訓小孩要聽話,不要作怪,然而我們若愈學會適應社會的遊戲規則,壓迫者就愈容易控制我們。至於會搞怪的、適應不良的,就被歸類為社會邊緣人,是需要接受救濟者,被壓迫狀態被當成個案,使人不去批判社會的結構性問題。我們被教導成習慣只看表面,不去追究現象背後的原因與真相。「當受壓迫者愈學習到去適應環境時,壓迫者就愈容易去宰制他們。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壓迫者使用了教育的囤積概念,再配合父權式的社會行動機制,讓受壓迫者接受一種自我陶醉式的福利接受者名稱。」

 

Chiâⁿ chē 道理講---來簡單, m̄-koh 實際 tú--tio̍h, chiah 知影 ka-tī 是有影 tī 日常生活中實踐理念. Góa ê gín-á hō͘ góa 有機會看 thàng ka-tī, 了解 ka-tī ê 不足, chit-chūn,反省」,「批判」,「實踐」, chiah 開始真正對 góa 產生意義.

 

很多道理說來簡單,然而實際遇到,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理念。我的小孩讓我有機會看清自己,了解自己的不足,此時,「反省」、「批判」、「實踐」等字詞才真正開始對我產生意義。

 

 

 

 

 

烏龍小傳(8)

A-gôan

 

看戲 3 工後 tō ta̍uh-ta̍uh-á --, 戲烏白亂 poaⁿ, mā chhun hit kúi ê 重複 hit kúi , 村民 lóng khang-khòe ài , 無人 beh 看戲--a. 無人--a, hòan-á 當然 mā seng-lí thang, chi̍t-kóa tō óa chò-hóe ōe-hó͘-lān , ta̍k-tio̍h seng-lí beh 所在, m̄-koh to la̍p hiah chē--a . 有人 choaⁿ-á 派代chhōe --nih退清潔, 消息 chi̍t-ē thòaⁿ--, ta̍k-ê to 來推 sak 代表, 派出 3 ê beh kap --nih.

 

廟前看戲的人潮三天後就慢慢散去了,歌仔戲亂演一通,歌舞團也只有固定那幾個人重複唱那幾首歌,村民都有工作要做,沒人要到廟前看戲了。人潮沒了,攤販當然也沒生意做,有些人就聚在一起 畫虎爛打發時間,大家聊起沒生意可做想換地方,只是清潔費已經那麼多不甘心。有人提議派代表去找廟方退清潔費,消息傳開,大家紛紛推舉代表,最後推派三人去和廟方談。

 

3 ê tńg e-po͘ 入去廟--nih tú tio̍h A, sûi kā A國講因為無人來廟, seng-lí pháiⁿ , ta̍k-ê beh sóa 去別位做 seng-lí, in 3 ê 做代, ǹg kā chìn 清潔扣掉 chit kúi ài --ê 了後, chhun--ê ē-tàng 退還 hō͘ ta̍k-ê. A國聽, chiu se̍h--leh se̍h--leh:Góa chiah --nih tàu-saⁿ-kāng kúi , m̄ 知影有收清潔chit tāi-chì, góa lín māi, bîn-á-chài chiah kā lín 消息.3 tō kā A國說謝, 出廟外 kā 其他人 bîn-á-chài chiah 消息.

 

三人隔天下午進到廟裡遇到阿國,向阿國表示因為人潮不再、生意難做,大家想轉移陣地到別的地方,推派他們三人當代表,希望把之前交的清潔費扣除這幾天該交的後能退還給大家。阿國聽完後,眼睛轉了轉說:「我剛到廟裡幫忙沒幾天,不知道有收清潔費這件事,我幫你們問,明天再回你們消息。」三人聽完只好謝謝阿國,走到廟外告訴其他人說明天才有消息。

 

Ain 3 了後, sûi kā A中講, A tú teh kā 烏龍師 lia̍h-lêng, A國講 soah sûi 問烏龍師:「師父, chittāi-chì beh án-chóaⁿ 處裡?烏龍師講:Chîⁿ 收了 tō 無可能退.A:M̄-koh in bîn-á-chài koh來問 neh」烏龍:A, lí kám 有親身 kā hòan-á chîⁿ?A:「無.」烏龍 koh A:Lí--leh?A:「無, lóng A去收--ê.」烏龍:Án-ne tō tio̍h--a mah, lín lóng 無收 chîⁿ, nah tio̍h 驚人 chhōe lín 退 chîⁿ?」烏龍 koh 續落講:「叫 A kap A民來.A國聽--tio̍h sûi kā in 2 ê --. 烏龍看 tio̍h in 2 ê :Lín 2 ê sûi Ain tau, i 無接 tio̍h 通知 chìn bē-sái 出門, koh , kā 烏龍媽祖廟 大印 phòa , tàn 落灶--nih 燒掉.

 

阿國看三人走後,馬上跑去告訴阿中這件事,阿中剛好在幫烏龍師搥背,聽完阿國報告後馬上問烏龍師:「師父,這件 事要怎麼處裡?」烏龍師說:「錢收了就不可能退。」阿國:「可是他們明天還會來問呢」烏龍:「阿國,你有親自向攤販收錢嗎?」阿國:「沒有。」烏龍又問阿中:「你呢?」阿中:「沒有,都是阿去收的。」烏龍:「那就對了嘛,你們都沒收錢,幹嘛怕人家找你退錢?」烏龍又接著說:「叫阿華和阿民來。」阿國聽到馬上把兩人找來。烏龍看到兩人說:「你們兩個馬上去阿家,告訴他沒有接到通知之前不准出門,還有,把烏龍媽祖廟的大印剖斷丟到灶裡燒掉。」

 

A kap A民聽了 sûi chhōe A, kā i hòan-á beh 退 chîⁿ ê tāi-chì, koh kā 烏龍師 hoan-hù ê 話講 hō͘ i , A聽了:Án-ne góa tō mài 出門等 lín ê 通知好--a.Koh sûi kā 烏龍媽祖廟 大印 the̍h phòa , tàn 落去灶--nih 燒掉, A kap A2 人看灶--nih火燒 hoa, chiah tńg --nih kā 烏龍報告. 烏龍續-- koh 交帶 4 ê 徒弟 á chit kúi ài án-chóaⁿ 應付 chiah-ê hòan-á, 交帶了:「好--a, lín góa --ê án-ne , tō 無問題--a. Lín ē-sái ---a, góa beh khùn-tàu--a.

 

阿華和阿民聽完馬上去找阿,跟他說攤販要退錢的事,並把烏龍師的話告訴他,阿聽完:「那我就不出門等你們的通知好了。」並立刻把烏龍媽祖廟的大印拿出來剖斷丟到灶裡燒掉,阿華和阿民兩人看著灶裡的火燒盡,才回到廟裡跟烏龍報告。烏龍接著交代四個徒弟這幾天要怎麼應付這些攤販,交代完後:「好了,只要你們照我說的做這件事,就可順利處理了。你們出去吧,我要睡午覺了。」

 

tńg , hòan-á 代表 3 koh 來到廟--nih, A國看 tio̍h in 3 ê sûi óa 去講:Góa cha-hng 有替 lín --a, lín --chi̍t-ē, góa 去叫師兄 kap lín .」講 soah tùi 廟後去, 3 ê 乖乖 khiā tiàm thiāu-á 邊等, chi̍t-ē tō 2 點鐘. 2 點鐘後 Akap A chò-hóe 出現, A chi̍t-ē 見面 tō :Góa cha-hng 聽師弟講 lín ê tāi-chì 了後, sûi lín 處理, m̄-koh 大大細細 lóng ---a, tō 無人知影有收清潔費 ê tāi-chì. Góa , kám lín 誤會--a?」其中 1 ê 代表講:Siáⁿ-mih 誤會? Ta̍k ê tàⁿ-á lóng 有交 7,500 kho͘.A中講:Siáng kā lín --ê? Kám 有收據?Hòan-á 代表:「收 人講 i 是廟--nihā, hō͘ góan 收據, kan-taⁿ 1 tǹg 廟印 白紙.A中問:Siáⁿ-mih 白紙?

 

隔天,攤販代表三人又進廟裡,阿國一看到人馬上走近說:「我昨天有幫你們問了,你們等一下,我去叫師兄跟你們談。」說完往廟後走去,三人乖乖站在柱子旁等,這一等就是兩小時。兩小時後阿國和阿中一起出現,阿中一見面就說:「我昨天聽師弟說你們的事後,馬上幫你們處理,但是問遍上下都沒有人知道有收清潔費的事。我想,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代表之一說:「什麼誤會?每攤位都交了7500元。」阿中說:「誰跟你們收的?有收據嗎?」攤販代表:「收的人說他是廟裡的人啊,沒給收據,只給一張有蓋廟印的白紙。」阿中問:「什麼白紙?」

 

代表 sûi 去外口 kā Ahō͘ in ê tàⁿ-á pass the̍h 入來 hō͘ A中看, A中看了笑笑講:Chegóan --nihá ā, siáng chiah 夭壽刻 che á tǹg tī --nih kā lín chîⁿ--ê?」代表聽了:Kám m̄ 是廟--nih 派人來收--ê? He siáng?A:Góa mā beh 問是 siáng 用廟 名義 kā lín chîⁿ? Góa 一定 beh 好好 ---. Lín 3 ê kā ta̍k-ê , chîⁿ--ê m̄ 是廟--nih, 可能是 pián-sian-á, ta̍k-ê 提供線索 hō͘ góan. 烏龍師有特別交帶, 絕對 bē-sái hō͘ hit ê 利用廟 名義騙 chîⁿ ê 人走--, bîn-á chái-khí 開始, 請對收 chîⁿ ê iáu 有印象--ê 來廟--nih 1 chōa, góan beh 做畫像公佈, ta̍k-ê tàu chhōe .

 

代表馬上到外面把阿給他們的擺攤許可拿進來給阿中看,阿中看了笑笑說:「這不是我們廟裡的印章啊,是誰這麼夭壽刻了印章蓋在紙上向你們收錢的?」代表聽完:「不是廟裡派人來收的?那是誰?」阿中:「我也要問是誰用廟方的名義向你們詐騙?我一定要好好查出來。你們三人去告訴大家,收錢的不是廟方的人,可能是詐騙,叫大家提供線索給我們。烏龍師有特別交代,絕不能讓利用廟方詐騙的人跑掉,明天早上開始,請對收錢的人長相還有印象的人到廟裡來,我們要製作畫像公佈,請大家幫忙找人。」

 

代表 kā A 話轉達 hō͘ 其他 hòan-á, ta̍k-ê kiāu kah 無力. tńg 工透早 tō 有人來廟--nih beh tàu 做畫像, Agia̍h 1 支毛筆, 1 張紙, 照第 1 ê hòan-á --ê 1 張人像, 其實 i mā siáⁿ ē 記得收 chîⁿ ê 人生做 siáⁿ , Amā siáⁿ ē-hiáu , 畫好看--- bē-su bàng-kah 人物. 前前後後有人入來提供意見, 有人講目眉 ài khah --leh, 有人講 phīⁿ-á sió-khóa , 橫直 1 人修改 chi̍t-sut-á, e-po͘, 綜合所有提供資料 人講--ê, 畫像海報總算完成--a.

 

代表把阿中的話轉達給其他攤販,大家幹聲連連。隔天一早有人就進廟裡要幫忙製作畫像,阿國拿了一支毛筆、一張紙,照第一個攤販的描述畫了一張人像,其實他也不太記得收錢的人五官細節,加上阿國也不會畫,畫完後看起來像卡通人物。陸續有人進來提供細節,有人說眉毛要再粗一點,有人說鼻子有點歪,反正一人修改一點,到了下午,綜合所有提供資料的人所說的特徵,畫像海報終於完成了。

 

Athe̍h chit 張海報出廟門 kā ta̍k-ê 講像畫好--a, 希望村民 tàu chhōe chit ê pián-sian-á, lia̍h--tio̍h --nihchiah-ê hòan-á kā chîⁿ --tńg-, soah kā 畫像貼 tiàm 圍牆 á, 海報 畫像看--- bē-su --leh, kap A是天差地, chi̍t-kóa hòan-á 看了講:「照 chit 張畫像 beh lia̍h sioh?」講 soah hàiⁿ-hàiⁿ--leh, 知影 chit 筆錢百面討無--a, ka-tī , kā tàⁿ-á 整理好勢, 準備 beh sóa 去別位做 seng-lí.

 

阿中拿著海報到廟門外告訴大家畫像完成了,希望村民幫忙找尋詐騙的人,抓到後廟方會幫這些攤販追討被詐騙的錢,說完把畫像貼在圍牆上,海報上的畫像看起來像個鬼,跟阿差了十萬八千里,部份攤販看完說:「照這張畫像要抓鬼嗎?」說完搖搖頭,知道這筆錢要不到了,只能自認倒楣,整理攤子準備轉往別地做生意去了。

 

(後1期繼續)

 

 

 

 

 

捍衛台灣是我們唯一的任務

楊碧川

 

從未統治過台灣一分鐘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竟然無賴地自行訂定〈反分裂法〉要消滅台灣獨立,他們憑什麼?因為當前台灣是打著「中華民國」的國號,用中華民國的憲法、體制和教育,而中華民國蔣介石政權老早在1949101就被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推翻,早就亡國了。

 

蔣父子逃亡台灣,在美、蘇兩霸的冷戰局勢下,由美國支持,讓「中華民國」借屍還魂,支那人殖民統治台灣至今天。所以中國誓言要消滅中華民國、血洗台灣。隨著美、中和解,蘇聯解體和冷戰結束,中共從50年代起用文攻武嚇對國民黨招降,完全不把台灣人放在眼裡。

 

蔣父子在台灣厲行38年的戒嚴體制,只有一個目的──消滅台灣人的反抗和獨立意志。火燒島成為台灣的古拉格群島,台灣人自發的零星反抗動輒被扣上叛亂、匪、共匪的爪牙等罪名,走進監獄、走向刑場。蔣父子在完全掌握台灣之餘,不忘開放一些政治、經濟權利給少數台灣人,容忍黨外人士參政。

 

選舉成為蔣政權掩飾暴政的遮羞布,也使絕大多數台灣人幻想在爭取高度地方自治的同時,可以分享權力。這完全是殖民統治的伎倆,14萬政治犯(包括支那人反抗者在內)犧牲的代價,換來少數分享權力的政客、買辦、台奸的得意忘形。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台灣人嚇壞了,自我精神閹割,或者流亡海外,任憑蔣政權(在美國支持下)踐踏我們台灣人。

 

只顧賺錢和升官發財成為台灣人最高的價值指標,寧可當一頭快樂的豬,也不敢想像人性的尊嚴和基本自由。蔣政權容許台灣人吃喝嫖賭,但不准台灣人起來反抗。

 

沒有志氣、滿口仁義道德的中產階級淪為外來政權洗腦教育的「台灣豬」,反過來恐嚇百姓可心存反抗的妄念,這才有拖了半個世紀還繼續演出的假民主選舉爛戲。蔣經國死前解除戒嚴(1987.7.15),卻同時立刻祭出「四個不」。他恩准台灣中產階級成立「反對黨」,但必須是反共的、不得破壞中華民國憲法、不得倡導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台獨)。這才有中華民國大律師(他媽的美麗島受難者的辯護律師)主導的、迎合假台獨詐騙集團政客、學者、「流亡人士」、中產階級代表的承認外來政權合法化、大搞兩黨「輪流執政」、不准台灣被壓迫階級獨立自主的醜陋大戲。

 

所謂「新台灣人」即跪在阿山腳下,既鄙視又利用堅持「台灣要獨立」的「舊台灣人」的一群詐騙集團。他們無恥地宣稱代表全體台灣人民,比阿山更加冷血地壓制台獨運動,八年血淋淋的教訓還不夠印證這般冷血卑劣的反革命行徑,如今更有人假借中共恐嚇台灣人,斷言2012年只能繼續讓國民黨執政,否則台灣必亂──由竹聯幫的「白狼」指揮暴動嗎?由國民黨向北京要求出兵嗎?

 

整個騙局就是民進黨律師們搞出來的「台灣大浩劫」,台灣人只能被外來政權統治,否則他們沒戲唱!

 

擁有13億人口、300萬雄兵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何害怕區區一小撮「台灣獨立運動人士」?因為台灣獨立才是真正實踐馬克思(他們口頭上的老祖宗)「人的解放」的第一步。

 

同志們,我們革命先鋒黨要領導被壓迫台灣大眾建立一個真正主權獨立和有人性尊嚴的福爾摩沙國家。這是我們當前階段唯一的歷史任務!

 

*本文摘自楊碧川編著《台灣人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