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B通訊》110  2008.11

好騙pháiⁿ / Phek-iàn

勞動者teh ho͘-hoah / Mika

蔡英文beh救民進黨? / A-ka

Kám一定ài開路? / Tek-hôa

50冬前ê感情故事 / Gio̍k-hōng

1(3) / Noya

蘭嶼記情(5) / Bûn-ng

心靈地圖(7) / Bûn-chhái

 

 

 

好騙 pháiⁿ

Phek-iàn

最近 tiaⁿ-tiāⁿ 聽 tio̍h 1 句真 se̍k-sāi ê 台語: 台灣人好騙 pháiⁿ 教.

最近又常常聽到一句熟悉的台語:台灣人好騙歹教。

台灣人自頂頂世紀 ê 1895 年開始, hō͘ 日本 kap 中國人殖民到 taⁿ, lán 看 tio̍h toh 1 ê 台灣人針對殖民反抗史, 有提出反省 ê 論述? Góa kan-taⁿ 看 tio̍h 楊碧川 chit-ê 人, sui-bóng i ùi 世界民族(殖民)史寫到台灣民族對外來殖民 ê 反抗 kap 反省, m̄-koh 1 ê 人 ê 聲音 siuⁿ 細 mā siuⁿ 無受重視. 1 ê 人 ê 力量 beh án-chóaⁿ 教育 kap tńg-se̍h 1 ê 國家機器對台灣民族 ê 壓迫--leh?

台灣人自從上上世紀的1895年開始,遭受日本及中國人殖民至今日為止,我們看到哪一個台灣人針對殖民反抗史,提出反省的論述了?我只看到楊碧川這個人,雖然他由世界民族(殖民)史寫到台灣民族對外來殖民的反抗與反省,但一個人的聲音太小也太不受重視了。一個人的力量如何教育與扭轉一個國家機器對台灣民族的壓迫呢?

真 chē 人 lóng 知影歷史對未來 ê 重要性, m̄-koh 台灣人對 lán「真正 ê」反抗歷史, 到底知影 jōa chē--leh? 若講 ta̍k ê 人, góa 是講包括經過日本殖民時代, 228, 白色恐怖 hiah-ê 人, lóng ē-tàng kā ka-tī 反抗殖民無成功e5反省論述留--落-來, lán chiah-ê 後輩 kám m̄ 是 tō ē-sái 免 koh 行冤枉路, ē-tàng 有理論 ê 底來反抗殖民者? Siōng 無, lán m̄ 免 koh hō͘ hiah-ê 台奸政客騙 kah gōng-gōng-se̍h!

已經很多人知道歷史對未來的重要性,但是台灣人對於我們「真正的」反抗歷史,到底知道多少呢?如果每個人,我是說包括經歷日本殖民時代、228、白色恐怖的那些人,都可以留下自己反抗殖民未能成功的反省論述,後生的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避免重蹈覆轍,可以有理論的支撐來反抗殖民者?至少我們不會再讓台奸、政客騙得團團轉了呢?

Góa 看 tio̍h 太 chē 太 chē hō͘ 人賣去 koh teh 替人算 chîⁿ ê gōng 台灣人--a, che 有影 hō͘ góa 心內真艱苦!

我看到太多太多讓人賣了還在幫人家算錢的蠢台灣人了,這真是讓我很難過!

講 tio̍h 選舉, lí kám ē 贊成台灣人kap 13 億中國人 chò-hóe 選舉? 若 bē, 是 án-chóaⁿ lí ē-sái 認為, 被殖民 ê 台灣人 kap 殖民者 ê 中國人 chò-hóe 選舉是「寶貴 ê 民主」? 台灣人 ē-sái 口口聲聲 tòe 別人 o-ló 實際上 teh 壓迫 ka-tī ê「民主」, soah bē 感覺 tio̍h 有siáⁿ 矛盾, 台灣人 kám 正經 gōng 到 chit 款地步--a?

說到選舉,你會贊成台灣人跟13億中國人一起選舉嗎?如果不會,為什麼你可以認為,被殖民的台灣人跟殖民者的中國人一起選舉是「寶貴的民主」?台灣人可以口口聲聲跟著別人讚揚實際上壓迫著自己的「民主」,而沒感覺任何矛盾,台灣人真的蠢到這種地步嗎?

Góa 知影台灣人 chit-má 真 tio̍h 急, 真 bē tiāⁿ-tio̍h. M̄-koh, 若有時間, 先反省 ka-tī 了, chiah 來反省別人!

我知道台灣人現在很焦慮。但是,有時間的話先反省自己,然後再來反省別人吧!

 

 

勞動者 teh ho͘-hoah

Mika

看 tio̍h 行政院長劉兆玄 tī 電視替 ka-tī 辯護, 話講 kah 真好聽, 實在 hō͘ 人 chiâⁿ siūⁿ 氣. Mā 因為 án-ni góa koh-khah 確定, 中華民國 ê 大官正經是 chia̍h 米 m̄ 知影米價!

看到劉揆上電視說些為自己辯護的漂亮談話,實在令人生氣。也因此更加確認,中華民國的高官,果然完全不知民間疾苦到了什麼嚴重的地步! 

Góan ang 做裝潢 10 外年, 靠收入 thèⁿ kui 家伙 m̄-bat 有問題. M̄-koh ùi 新總統 chiūⁿ 任到 taⁿ, ta̍k 月日 ê khang-khòe 直直 chió--去. Ùi 7月份開始, 有 khang-khòe ê 日子 tō 比 éng-kòe 減 kúi-nā 日, 8 月份 kan-taⁿ 做 2 禮拜, chit-chūn góan tau 開始 ài kā 親 chiâⁿ 朋友借 chîⁿ, 9 月份 koh-khah 害, kan-taⁿ 有 thang 做 7 工, 月給 ùi 6 萬外 kho͘ lak kah chhun 萬 thóng kho͘. Góan ang sì-kè 去問同業看kám 有 khang-khòe thang 做, soah 聽 tio̍h koh-khah 慘 ê 消息: 有 chi̍t-kóa 做裝潢 ê 老師傅已經連續 40 外工無 thang 做--a ! Koh 有 30 外歲人有 nâ-âu 癌前兆 ê 白斑, soah 驚工作機會 ē 無--去, m̄ 敢 hioh-khùn 去病院檢查, 驚去治療無收入, kui 家 soah ē iau--死! 真 chē 人正經連基本 ê 生活費 to tio̍h sì-kè 去借, góan ê 狀況已經超越『近貧』--a.

我的先生從事裝潢10多年,收入支撐一家經濟不曾發生問題。但是自從新總統上任以來,每個月的工作天數直直落。自7月份開始,工作天數就比往常驟減數日,8月份只工作了兩週,此時我家開始向親友借貸,9月份更慘,只有7個工作日,月收入由6萬多元變成1萬多元。我先生到處詢問同業工作機會,得到的是更慘的消息:有些裝潢老師傅竟然已連續待業40多天!還有人30多歲有了喉癌前兆的白斑,卻怕失去僅有的工作機會,不敢休假就醫,只怕醫了一人,全家餓死!很多人真的連基本的生活費都需四處張羅,我們的狀況已經超越近貧了。

M̄-koh beh 請問, 政府到底 tī toh 位? 政府 kan-taⁿ 無 êng teh 替 hó-gia̍h 人設想! 已經降低證交稅, koh beh 降遺產稅 kap 贈與稅. 基層勞動者 ê 艱苦, 政府 soah 無 chùn-būn--tio̍h!

但是請問,政府在哪裡?政府在忙著討好富人!已經降低證交稅,還打算降低遺產稅、贈與稅。對於基層勞動者的困苦,政府視而不見!

Góa beh 問, chit-ê 政府到底 teh chhòng siáⁿ? In 執政 ê 目標, kám 講是 beh 叫勞動者 ê gín-á 休學, 去做社會 siōng kē 層 ê 勞動工作, thang thàn 所費來過日子? Tī chit-ê 工作機會欠缺 ê 時代, kám 講台灣人正經 ài 準備去東南亞國家做台勞--a?

我要問,這個政府到底在做什麼?他們的執政目標,難道是要勞動者的小孩休學,去從事社會最底層的勞動工作以糊口嗎?在這個缺少工作機會的時代,難道台灣人真的必須準備到東南亞國家當台勞了嗎?

 

 

 

蔡英文beh救民進黨?

A-ka

民進黨自縣市長, 立委, 總統 chit 3 大選舉失敗了後, 士氣險險 á 瓦解, 總統候選人同時 mā 是黨主席 ê 謝長廷 koh 宣佈退出政治界, chiah-ê lóng 造 chiâⁿ 本土陣營 ê 驚惶, tī 各方面勢力協調妥協了後, 辜寬敏, 蔡同榮 kap 蔡英文 3 ê 人分別宣佈競選民進黨黨主席. Lō͘ 尾民進黨黨內扁系, 蘇系 kap 新潮流整合聯盟, 蔡英文當選黨主席.

民進黨自從縣市長、立法委員、總統等三大選舉挫敗之後,士氣盪到谷底,加上總統候選人同時也是黨主席的謝長廷宣佈退出政壇,幾度引起本土陣營的恐慌,最後終於在各方勢力妥協之下,辜寬敏、蔡同榮、蔡英文三人分別宣佈競選民進黨黨主席。最後也終於在民進黨內扁、蘇、新系合流之下,由蔡英文出線。

蔡英文做民進黨黨主席了後, sui-bóng 各界真質疑 i ê 立場, m̄-koh 各人有各人 ê àn-sǹg, koh 互相 chún-chat chiah 無爆發衝突, 民進黨 mā 展現出前 m̄-bat 有 ê 團結氣氛, 蔡英文 bē-su pìⁿ 做民進黨 ê 救星, m̄-koh 內行人 iáu 是看 ē 出來 che 是刻意操作 ê 結果!

自從蔡英文入主民進黨後,雖然各界質疑其立場偏頗,但最後在各方各取所需的自我克制下未興波瀾,民進黨也顯現前所未有上下團結的氣氛,蔡英文也隱然以民進黨救星自居,但是內行人卻看出人為操作的痕跡可是斑斑可考啊!

因為新潮流全面掌握黨機器, 利用媒體優勢來營造蔡英文熱潮, 蔡英文 kám ē pìⁿ 做 2012 年 ê 總統候選人, mā chiâⁿ 做民進黨內 bē-sái 講出 chhùi ê 禁忌, koh 因為蔡英文是用救世主 ê 角色入來到民進黨, gōng 直 ê 台灣人真 kā 包容, 表面上看--來 che ná 像是 siōng 好 ê 安排.

因為新潮流全面掌控的黨機器,利用媒體優勢推出蔡英文熱潮,蔡英文是否成為2012年總統候選人,卻也成為民進黨內對外說法的禁忌,也因為蔡英文是以天降神人之姿來到民進黨,也在憨直的台灣人的包容之下相安無事。

M̄-koh蔡英文 kám 正經有 châi-tiāu 領導民進黨? Che chiah 是蔡英文真正 ê 考驗. Lán 無懷疑蔡英文 ê 操守, m̄-koh lán ài 替台灣 ê 前途考慮! 蔡英文是 ùi 中國國民黨系統 ê 官僚體系出--來-ê, tī 政黨輪替 ê 時繼續受民進黨重用, 陳哲男 ê 例 lán iáu ē 記--得, 實在無法度 bē 去聯想, 蔡英文 kap 陳哲男到底有 siáⁿ 無 kâng?

但是蔡英文真的有能力領導民進黨嗎?這才是蔡英文真正的考驗。我們絕不懷疑蔡英文的操守,但是我們絕對會為台灣的前途把關!蔡英文來自中國國民黨系統的官僚體系,在政黨輪替後繼續受到民進黨的重用,陳哲男的例子殷鑒不遠,真的讓人不得不予以聯想啊,蔡英文與陳哲男差別到底又是在哪堜O?

事實上, lán mā 承認蔡英文口才真好, m̄-koh 正經 beh 做 tāi-chì m̄ 是 kan-taⁿ 靠 1 支 chhùi, 陳水扁 siōng gâu--ê tō 是 che, kám m̄ 是?

事實上,我們也承認蔡英文辯才無礙,但做大事不能靠一張嘴,因為陳水扁就是箇中翹楚,不是嗎?

坦白講, 蔡英文 ê 菁英立場 chiâⁿ 明顯, i 是做 tāi-chì 真講原則 ê 人( i 認為 tio̍h--ê chiah 有準算), án-ne kap 台灣人 ê 草莽性格百面 bē-ha̍h. 蔡英文真自我保護, 做 tāi-chì koh 無愛 chhiaⁿ-iāⁿ, tī 8/30 嗆馬大遊行 ê 表現, tō hō͘ 本土社團 chiâⁿ 不滿, 有本土社團 thuh 臭講:「驚東驚西, chi̍t-sut-á to 無領導本土社團 ê 氣勢」, koh 有影印證人講 i bē 堪得 taⁿ 大責任 ê 觀點!

坦白說蔡英文的菁英色彩非常的明顯,她是個做事情非常講究原則的人(她認為對的才是),因此與台灣人的草莽性格有很大的落差。蔡英文愛惜羽毛與行事低調的作風,在8/30嗆馬大遊行中就引起本土社團相當大的非議,就有本土社團凸槽說:「怕東怕西,一點都沒有領導本土社團的氣勢」,還真應驗了她難當大任的預言呢!

事實上蔡英文後 piah ê 勢力 mā 真有爭議, 陳水扁執政 ê 時, 是 toh 1 ê 勢力 pun-tio̍h siōng chē 利益? 陳水扁 lak 衰了後, koh 是 toh 1  ê 勢力 kàn-kiāu kah siōng piàⁿ 勢? 到底是 toh 1 ê 勢力 ê 成員, teh 做國代 ê 關鍵時 chūn, 去 hō͘ hit-chūn 中國國民黨國民大會副主席謝隆盛 so--去?

事實上蔡英文背後的勢力也是值得非議的,當陳水扁執政時,是哪個勢力享有最多的利益?當陳水扁落難後,又是哪個勢力「幹」得最兇?到底哪個勢力的要角在擔任國代的「關鍵」時刻,被當時中國國民黨國民大會副主席謝隆盛搓圓仔湯去?

1989 年中比鋼鐵 ê 勞資糾紛 ē-sái 講是民進黨 ê kiàn-siàu-tāi, 請問 hit tang-chūn 民進黨主席是 toh 1 ê 派系支持--ê? Hit ê 主席 koh 是 án-chóaⁿ ē 代表資方出庭, 來告 hit-chūn 勞資糾紛 ê 主角, 同時 mā 是民進黨員 ê 中比鋼鐵常務理事吳錦明? Sui-bóng 是真古早 ê 事件, m̄-koh 民進黨 kan-taⁿ hoah 講 beh 重新來做運動, 蔡英文 kám 是應該為 che kiàn-siàu-tāi hō͘ 工運界 1 ê 交代?

1989年中比鋼鐵的勞資糾紛可說是民進黨的大醜聞,試問當時的民進黨黨主席是哪個派系支持出來的?該黨主席又是為哪樁代表資方出,控告當時勞資糾紛的要角,同時也是民進黨員的中比鋼鐵常務理事吳錦明?雖然事已久遠,但民進黨既宣稱要重新擁抱運動,蔡英文是否該為這一醜聞給工運界一個說明呢?

總講 1 句, 蔡英文若無 ùi 根本來改革民進黨, 想 beh 領導民進黨 chit-ê 各方勢力 ê 組合, kám 有 hiah 簡單? M̄-chiah lán beh 問:「蔡英文, 救民進黨, lí kám 正經準備好--a?」

總之,蔡英文若不能正本清源,想要帶領龍蛇雜處的民進黨,談何容易啊!所以我們一定要問:「蔡英文,救民進黨,您真的準備好了嗎?」

 

 

 

Kám 一定 ài 開路?

Tek-hôa

淡水 piān-nā 上下班 iah 是hioh-khùn 日 lóng ē that 車, 台北縣政府 kap 淡水鎮公所 àn-sǹg beh tī 電車路 kap 淡水河中 ng ê 溪埔地, 起 1 chōa 淡水到 Kan-tāu  ê 4 線道, 講是 beh 改善交通, 竹圍 á ê 人自發組織「反淡北道路聯盟」teh 反對 chit-ê 工程計畫.

淡水每逢上下班或假日都會塞車,台北縣政府和淡水鎮公所打算在捷運和淡水河間的溪埔地,開一條淡水到關渡的四線道以改善交通狀況,竹圍地區的居民自發組織「反淡北道路聯盟」反對這個工程計畫。

Chit-ê 開路 ê 計畫, 是延續 10 外冬前淡水環河快速道路 ê 修改版, 其實主要是為 tio̍h beh 解決淡海新市鎮開發 10 外冬 iáu 無法度發展 ê 困境. 10 外冬前 hit-chūn, 淡水 ê 社區文史工作者 kap 社運團體, 結合淡水街 á ê khiā 家, kā chit-ê 開路工程擋--落-來. 差不多 kāng 時間, 淡水河對岸 ê 八里, mā 為 tio̍h 開發台北港, beh 開 1 chōa 環河快速道路, kāng 款 hō͘ 在地阻擋--落-來. 若無, chit-má 淡水河過 Kan-tāu 到出海口 chit-chat, 溪岸 2 pêng tú-tú 2 chōa 環河快速道路, kā 人 kap 溪水隔--開.

這個開路計畫,是延續10多年前淡水環河快速道路的修改版,其實主要是為了解決淡海新市鎮開發10多年仍難以發展的難題。10多年前,當時淡水的社區文史工作者和社運團體,結合了淡水街區的居民,把這個開路工程擋了下來。差不多同時間,淡水河對岸的八里,也為了開發台北港,準備開一條環河快速道路,也同樣地被在地居民阻擋下來。當年若沒阻擋開新路的工程,現在淡水河過關渡到出海口這段,河道兩邊將會是兩條高架的快速道路,將人和溪水隔開。

竹圍 á ê khiā 家 7~8--月組織「反淡北道路聯盟」堅持反對到 taⁿ, chit-ê 工程案 taⁿ chiah ta̍uh-ta̍uh-á 受 tio̍h 社會 kap 媒體 teh 關心 kap 注意.

竹圍居民7~8月間組成「反淡北道路聯盟」堅持反對,這個工程案現在才慢慢地受到社會與媒體的關心和注意。

Chit kúi 月日來, 8--月淡水鎮公所辦工程說明會, 現場動員真 chē chhit-thô-á, 去到 hia beh 表達反對立場 ê 人, 心內 soah 加添be7-chió 驚惶;「反淡北道路聯盟」成員 pun 反對 ê 傳單, soah hō͘ 警察開罰單; 淡水 sì-kè 看 ē tio̍h 鎮公所「支持開路」ê 紅布條, tī 私人地掛反對 ê 布條 á, 有 ê 隔 tńg 工 tō 無--去, koh 有 ê soah hō͘ 公所警告 beh 開環保罰單; 竹圍 á ê 反對者, mā 不時有地方勢力去 kā in「關心」.

這幾個月來,8月淡水鎮公所舉辦工程說明會,現場動員許多黑衣人,去到那裡要表達反對立場的人,心裡都增添了不少驚惶;「反淡北道路聯盟」成員散發反對的傳單,卻被警察開罰單;淡水到處會看到鎮公所「支持興建」的紅布條,可是在私人地掛反對的布條,有的隔天就不見,有的甚至被公所警告要開環保罰單;竹圍在地的反對者,也不時有地方勢力去「關心」。

Beh 開 chit-chōa 新路是公共議題, 面對反對 ê 主張, 國民黨 ̂ 台北縣長 chhím 起頭 ê 時, soah 真強 ngē 表明講, 準違法 mā 一定beh tī 年底 chìn 前發包. 行政院宣佈國際 kiáu 場優先考慮 hē tiàm 離島了後, chit-ê 天才縣長 sûi 講 beh ò͘ 1 條水路 kā 淡海隔開 pìⁿ 做離島, thang 爭取 tiàm chia 設 kiáu 場. Koh 來, 10 月中, 主張開路--ê 發動遊行, ùi 淡水 Koaⁿ-chin-nâ 行去到竹圍 á kā 反對者 chhiàng 聲, koh làu kui 大 tīn chhit-thô-á; 淡水鎮長 mā 公開講有「少數人」teh 反對, 致使工程無法度順利開工. Taⁿ 環保署宣佈開路計畫 ài 先做環境影響評估, 縣政府 kap 鎮公所 soah 走去環保署抗議.

計畫開這條新路是公共議題,面對反對的聲音,國民黨的台北縣長起初就很強硬地表明,就算違法也一定要在年底前發包。行政院宣佈博奕特區優先考慮設於離島後,這位天才縣長立刻說要挖一條水路將淡海隔開成為離島,以爭取博奕特區的設置。後來,10月中,支持開路者發動遊行,從淡水竿蓁林一路走到竹圍,向反對者嗆聲,隊伍裡還參雜了幾群不良仔;淡水鎮長更公開表示有「少數人」反對,致使淡北道路無法順利開工。現在環保署宣佈這個開路計畫須做環境影響評估,縣政府和鎮公所竟跑去環保署施壓。

10 外冬前 ê 淡海新市鎮計畫, 用「經濟開發」kap「在地發展」ê 理由, 無顧地方討海人反對, ngē kā hit-phiàn 地 thūn pēⁿ; 八里 hit 頭 ê 台北港, pò͘ 岸起 kah thóng 出海岸 kúi-nā khí-loh, lō͘ 尾 lóng 證明是無妥當 ê 政策. Taⁿ beh 起淡北道路, koh 來 tō 是淡江大橋, 淡海 ê 國際 kiáu 場 kap 娛樂中心, koh 續--落, kám 是繼續 ǹg 北淡水 ǹg 三芝一直開發--落-去? Chiah-ê 開發案到底是為 tio̍h siáⁿ-mih 人 ê 利益? Kám 正經是為 tio̍h 在地 ê 發展?

10幾年前,用「經濟開發」和「在地發展」的理由,不顧在地漁民等的反對,將新市鎮預定地強行整平;八里的台北港,堤防突出海岸好幾公里,後來都證明了是不當的政策。現在要開淡北道路,接著是淡江大橋、淡海的博奕特區和購物娛樂中心,再接下去,是不是會繼續向北淡水、三芝一路開發過去?這些開發案到底是為了誰的利益?真的在為在地發展考量嗎?

Koh 來, 無論公共工程 iah 是社區營造, chit 款經濟發展 ê 開發計畫, 造 chiâⁿ ê 結果是 án-chóaⁿ? 經濟發展 ê 訴求包裝 kah súi-tang-tang, 實際上 soah 一直破壞在地本底 ê 社會關係; ngē 體一直「建設」, 人 kap 人, 人 kap 環境, kap 土地 ê 關係顛倒 jú 疏遠; 大thàn-chîⁿ ê 商業化思考, mā hō͘ 在地 ê 人文氣味直直消無--去. Taⁿ 為 beh 解決新市鎮發展 ê 交通問題, 官方開出 300 億 ê 預算. M̄-koh lán 若顛到頭來檢討, 一直開路, kám 正經 tō ē 改善交通問題? 淡水 ê 發展 kám 是已經 siuⁿ 過頭--a? 10 外冬前 ê 淡海新市鎮, kám 是自頭 tō 無應該開發?

其次,不論公共工程或是社區營造,這種經濟發展的開發計畫造成什麼結果?經濟發展的訴求包裝得很完美,實際上卻一直破壞在地原本的社會關係;硬體一直「建設」,人與人、人與環境、與土地的連結反而愈疏遠;賺錢的商業化思考,也讓在地的人文氣味一直消散。如今為了解決新市鎮發展的交通問題,官方開出300億的改善方案。但是我們若逆向地來檢討,不斷開路,真的能改善交通問題嗎?淡水難道不是已經開發過度了嗎?10幾年前的淡海新市鎮,難道不是自始就不應開發的嗎?

第 3, 對政府 ê 公共工程政策, 民間 kan-taⁿ ē-sái 接受, iah 是有權表達反對 ê 觀點? 面對在地反對 ê 力量, 官方掌握行政權力 kap 資源 ê 優勢, nah tio̍h koh 一直用暗步 teh 阻擋反對者表達立場? 台灣社會 kám 有正經 ê 民主--a? 若有, 對 ka-tī khiā 起 ê 所在 beh pìⁿ 做 siáⁿ 款, 在地 kám 有權參與? Kám 有權決定?

第三,對政府的公共工程政策,民間只能接受,或是有權表達反對的觀點?面對在地反對的聲音,官方掌握行政權力和資源的優勢,為何又一再地阻撓反對者表達立場的管道?台灣真的民主了嗎?假如是,對自己生活的地方要變成什麼樣子,在地人有權參與嗎?有權決定嗎?

 

 

 

50冬前感情故事

Gio̍k-hōng

看《海角七號》了後, hō͘ góa tio̍h 久年前聽--tio̍h ê 故事.

看了《海角七號》後,讓我想起多年前聽到的故事。

1995 , góa tī 台北到宜蘭 自強號火車頂頭, tú-tio̍h 宜蘭員山 á ê a-má, tī 點外鐘久 路途中, a-má kā góa 1 ê 50 冬前 感情故事:

1995年,我在台北往宜蘭的自強號火車上,遇到了宜蘭員山的阿嬤,在一個多小時的旅程中,阿嬤告訴我一個50年前的感情故事:

1944 年終戰 chìn , 因為美軍轟炸, 宜蘭機場 日本飛行員 lóng sóa tòa tī oá 山邊 民家, hit-chūn a-má iáu teh 讀高女, 因為 ài bih po̍k-kek, 學校停課留 tiàm --nih, chiah 有機會 kap chiah-ê 日本 少年飛行員接觸, in tō 是執行死亡任務 ê kamikaze 飛行員. Hit-chūn ê 宜蘭機場 tō siōng lō͘ in 駛飛 le6ng 機起飛 所在, tī in 少年性命結束 chìn , 人生 siōng ê hō-jiah, tō tī a-má in 庄頭 kap --nih.

1944年終戰前,因為美軍轟炸,宜蘭機場的日本飛行員隱密借住靠山邊的民家,那時阿嬤還在唸高女,因為要躲警報,學校停課留在家裡,因而有機會與這些日本的年輕飛行員有了近距離的接觸,而他們就是執行死亡任務的神風特攻隊的飛行員。當時宜蘭機場便是他們最後起飛的地方,而阿嬤的村裡和家堙A也是他們年輕生命消逝前最後的落腳處。

A-má , hit-chūn lóng 2 ê 1 組去執行 in ê 死亡任務, chiu 金金看 in 少年 性命 tō án-ne 消失--, ta̍k-ê lóng ē-tàng 感受 tio̍h hit 款悲壯 氣氛. Hoān-sè 是年歲 khah sio-oá, mā kiám-chhái 是對 in ê 同情, chiah-ê 飛行員 hō͘ in 當做親人來對待. Kúi-nā 月日 chò-hóe 生活 日子, a-má se̍k-sāi tio̍h Y 飛行員, m̄-koh in sio 意愛 感情, 隨時 因為 Y ê 死亡任務來結束, 互相 mā 特別珍惜 chhun jōa 時間.

阿嬤說,當時都是二個人一組去執行他們的死亡任務,看著他們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大家都能感受那種悲壯的氣氛。或許因為年紀相近,又或許是一種同情,這些飛行員被視為家人般的對待。經過幾個月的相處,期間阿嬤認識了Y飛行員,然而他們相互愛慕的情愫,隨時會因為Y的死亡任務而結束,彼此也特別珍惜所剩不多的相處時間。

Chiâⁿ 好運, 過無 jōa 久戰爭 tō 結束--a, Y是尾手 chió 數活---飛行員內底 1 ê. M̄-koh in ê 關係無因為戰爭結束有任何結果, chiâⁿ 做戰敗國 國民, Y koh-khah 無法度對 a-má 有任何承諾, in ê 戀情 chiah chhím beh 開始, tō sûi ài 無奈結束.

幸運的是,戰爭不久便告結束,而Y便是最後倖存下來的幾位飛行員之一。然而戰爭結束,並沒有為他們的關係帶來任何結果,身為戰敗國的子民,Y先生更無法對阿嬤有任何的承諾,而他們的戀情才要開始,接著就要無奈地結束。

50 tō án-ne --, 1994 , Y soah tī 70 幾歲 時出現 tī 宜蘭 員山 á, i頭尾 3 pái 去員山 beh chhōe a-má, 50 冬來, 一切 lóng kâng--a, 連當初時 宜蘭機場 mā pìⁿ 1 khu 1 khu ê 水田. Y tō lia̍h 宜蘭公學校做起點, 開始真 mî-chiⁿ sì-kè kā 人問. I ē 記得 a-má 少年時 生張, mā iáu 記得 i ê 日本名.

50年的悠悠歲月就這樣過去,然而Y先生卻在70幾歲時,1994年又出現在宜蘭的員山,他前後三次到員山要尋找阿嬤的下落,50年改變了所有的人事物,就連當年的宜蘭機場都變成一畝一畝的稻田了。Y先生只好以宜蘭公學校為起點,開始地毯式地詢問。他記得阿嬤年輕的長相,記得她的日本名字。

3 pái, Y 總算 tú-tio̍h a-má 高女 同學, chhōe-tio̍h kap a-má 聯絡 方式. A-má in hàn hāu-seⁿ tī á teh 開米店, kā Y chhōa hia, 真無 tú a-má 人走去台北細hàn kiáⁿ hia, choaⁿ-á 用電話聯絡, a-má tio̍h Y ê 電話, koh 意外 koh 歡喜, 堅持 beh sûi tńg 宜蘭 kap Y saⁿ . M̄-koh Y 真客氣無愛 hō͘ a-má chiah hùi-khì, ka-tī ài koh 趕飛 lêng tńg 日本, i 後回 koh 來台灣 ē koh 聯絡. A-má i án-ne , chiah 應講, 後回一定 tio̍h chhōe 機會見面.

終於在第三次,Y先生遇到了阿嬤高女的同學,找到了連絡阿嬤的訊息。Y先生被帶到阿嬤在街上開米店的大兒子家裡,不巧的是阿嬤剛好去台北小兒子那裡,所以只好以電話聯絡,阿嬤又驚又喜地接到Y先生的電話,執意要馬上回宜蘭跟Y見上一面。然而Y卻客氣地不願阿嬤如此麻煩,又說得趕飛機回日本,待他下回來台灣會再連絡。阿嬤聽他這麼說,只好說下回一定要找機會見面。

Koh 1 月日了後, a-má tio̍h Y -- ê phoe, i 戰後 tńg 到日本了後, tī 軍隊 tòa jōa tō 退伍, 開始做 seng-lí, chit-má 退休--a. Phoe--nih tio̍h i án-chóaⁿ 好運 chhōe-tio̍h a-má, koh 2 張相片, 1 張是 i 少年時穿白色軍裝 ian-tâu ê 形影, 1 張是 chit-má -- 相片. Kāng hit , a-má tī 宜蘭 koh tio̍h Y ùi 台北 khà-- 電話, i chit-chōa 來台灣拜訪朋友, chit-má tī 台北. A-má sûi beh 緊坐火車去台北 kap i 見面, Y soah koh 推辭講無愛 hō͘ a-má 麻煩, 後回 iáu 有機會.

過一個月後,阿嬤接到Y寫來的一封信,說他戰後回日本後,在軍隊待不久後就開始從商,如今已退休。信中提及他如何幸運地能再找到阿嬤的下落,信媮椌上他年輕時穿著雪白軍服的英姿和一張年老的照片。同一年,阿嬤在宜蘭又接到人在台北Y的電話,說他來台訪友,現在人在台北。阿嬤急忙說要馬上搭火車到台北與他見面,不料Y又推辭說不要阿嬤麻煩,下回還有機會。

M̄-koh hit 通電話了後, a-má tō koh tio̍h Y 任何 消息--a. A-má 真感慨講 hōan-sè Y 已經無 tī 世間--a.

然而自從那通電話後,阿嬤就沒有再接到任何Y的訊息了。阿嬤感慨地說可能已經不在了吧。

火車 beh 到宜蘭車頭 , a-má ùi i ê phāiⁿ-á sa Y ê 相片 kap phoe 信出來 hō͘ góa . Góa teh , a-má 一定對 Y iáu siàu-liām, chiah ē kā i ê 相片 kap phoe lóng chah tī 身軀邊. Góa 看無日文, m̄ phoe--nih kám 有寫 tio̍h Y a-má ê siàu-liām?

就在火車快要到宜蘭車站時,阿嬤從她的手提包堮野XY的照片和信給我看。我想阿嬤必定還思念著Y,所以隨身都帶著他的照片和信。我看不懂日文,不知信堿O否有寫著Y對阿嬤的思念呢?

Góa ē-sái 體會 a-má thang koh tio̍h Y hit 款遺憾, mā 一直 teh 想是 án-chóaⁿ Y -- tī kiōng-beh koh saⁿ kiu 退? 人生 ná jú bē tio̍h--ê jú 珍貴, mā siōng hō͘ 人懷念, 特別是愛情.

我可以感受到阿嬤沒能再見到Y的遺憾,我也一直在猜Y為何總在最後一刻又退縮了?人生中似乎得不到的最珍貴,也最讓人回憶,特別是愛情。

 

 

 

1 (3)

Noya 

來到大伯 in tau, tú 好看 tio̍h A-tin teh ak .

A-tin!A-hi kā hoah.

A-hi! A-chím, oah... A-kok mā --a, 緊入--, 飯煮好teh--lín-a.

Ta̍k-ê 坐好了後, A-kok 細聲 A-hi:Ma-ma, hit 3 ê nah ē khiā tī --á, bòai kap lán chò-hóe ?

A-hi iáu bē 赴應, tī A-kok 另外 hit-pêng ê A-tin 先開 chhùi :In 3 ê 是『菲傭』, 是負責煮飯 piàⁿ 厝內--ê, nah ē-sái kap lán tàu-tīn chia̍h !

A-kok 目頭結結講:In 煮飯 hō͘ lán chia̍h, nah bē-sái kap lán tàu-tīn chia̍h ?I oa̍t 頭問 A-hi:Ma-ma, góa ē-sái lám--in ?

「當然 mā ē-sái!

A-kok 走去 in 3 人身軀邊, kā in lám-tiâu--leh koh sûi kā in chim.

A-tin chi̍t-ē ---.A-kok ! Lí teh chhòng siáⁿ?Sûi kā hit 3 ê『菲傭』hiàm 去灶 kha.

A-kok hō͘ A-tin ê hoah chhoah chi̍t-ē, àu 面臭坐 tńg A-hi --á, chhāi tī bòai chia̍h .

Ta̍k-ê pān ná phiàn ná lāng, 無簡單 1 tǹg chiah chia̍h soah.

A, A-tin, góa chhōa A-kok tńg--, lín chiah khoaⁿ-khoaⁿ-á .」講 soah, A-hi kā A-kok --leh tō c in .

Ma-ma, góa kah a án-ne.

Góa , A-kok kā in lám ma-ma chiok 歡喜--ê.A-hi kā A-kok ê 手牽--leh, 心肝內 teh , kám che tō 是「高級」台灣人?

(Soah)

 

 

 

蘭嶼記情 (5)

Bn-ng

 

7.

自從搬到水泥屋後,我在蘭嶼有了自己的家。朋友和鄰居的眼裡,我不再是來渡假的觀光客,而是一個居住在島嶼的外地人LELE

朋友們來到我的小屋作客,鄰居把曬乾的LIBANBAN和田裡採收的SHESHELI放在我的門口。而孩子們喜歡聚在我的窗前召喚。

清晨隨著第一道闖進屋內的曙光醒來,夜裡聽著海洋與島嶼合奏的搖籃曲入睡。我知道自己的內在有一股成為島嶼子民的渴望,即使血緣上永遠不可能是雅美族人。

每天早上起床後,就是島嶼生活的開始。

我在小屋角落裡的廚灶料理自己的三餐,到衛生所陪伴清子工作聽她講述族人的風俗民情,或者繼續讀書計劃的進度。

黃昏時刻,下了班的朋友們一字排開,面對大海坐在衛生所門口的水泥護堤上。護堤前有幾棵大葉欖仁樹。人們就在樹下天南地北地聊著,等待夕陽沒入海平面。有時,大家心血來潮也會騎車沿順時鐘方向到位於椰油部落的開元港去看落日。開元港是蘭嶼島的碼頭,往返台灣的船隻必須從這裡出航。碼頭有長長的堤岸與寬闊的視野,最五彩繽紛的晚霞落日盡收眼底。

有一天,勇士跑來告訴我,他原本要載出海的釣客臨時取消了預定的行程,所以船空閒下來了,可以帶大夥兒去兜風。他讓清子準備一些用具隨後就來接我。我是會暈船的,但是想到能夠親近大海也只好毫不猶豫地參加了。

這艘小型的馬達船屬於一家台灣的船公司。勇士擔任船駕駛負責載釣客出海到不遠處的小蘭嶼去釣魚。這個工作是島嶼上的男子能找到的少數就業機會之一。

船從開元港出海後行進速度很慢,我可以撥弄到清涼的海水。勇士和他的朋友,一位穿著傳統GEVGI丁字褲的雅美族青年把準備好的下雜魚剁碎,裝在釣鉤上當餌,然後把釣線纏住手指。哦!他們的手臂就是釣竿。

兩位雅美族男子在我一臉的目瞪口呆下將手臂伸向大海,不一會兒的功夫收線,活跳跳的魚就真的到手了。他們忙著把魚開腸剖腹,用海水清洗乾淨。清子拿出準備好的醬油分給大家,於是我們吃起最新鮮的生魚片。

清子把魚分成男人魚和女人魚兩種,我才知道雅美族人對生活與大自然的虔敬。雅美族人透過數量、味道、肉質等特性,將魚類加以歸類區分成女人魚、小孩魚、男人魚、老人魚。這種由小至大的食物圈,為的是不致對單一物種過度捕捉,以求得生物資源的多元利用。這是海洋民族特有的智慧,也是人類文明消失已久的謙卑。

勇士告訴我們,在蘭嶼不只魚有因男女而分類,連日常工作也依照生計而分工。雅美的產業活動以農耕漁撈為主。主要的作物有水芋、山芋、薯蕷、甘薯、小米等。農耕為女性的主要工作(特別是水芋的種植),相對地,海上的漁撈則為男性主要的活動。除此之外,男性主要的工作包括整地、開墾、種植薯蕷、小米、看顧山羊、製陶、建屋、築船、編籃、以及金屬器的製作等,女性的主要工作有種植、採收塊根作用、煮食、織布、照顧豬隻等。所以通常殺魚是男人的工作,女人則負責烹調。他還告訴我趕緊把曬乾的LIBANBAN吃完,因為過了7月飛魚季結束,所有剩下的全部都要丟棄。

終於,我們的海釣在驚呼與歡笑聲中圓滿完成。船在海風吹拂下迎著夕陽回航。靠岸後我們搭乘路邊攔到的小發財貨車回漁人部落。沿途的住屋都點亮了燈火。

回到家時發現自己有了意外的訪客。一群山羊不請自來闖進了我的小屋,正在啃食著我堆在灶腳的甘藷。喂!羊先生,羊小姐,這裡可是我的家啊!LALIKOYA!這是我的家!

(1期繼續)

 

 

 

心靈地圖 (7)

Bn-chhi 翻譯

 

延長自我界限

墜入情網 sui-bóng 是 1 種幻覺 niâ, m̄-koh ē-tàng 騙過大多數人, 是因為 kap 真愛非常類似.

真愛是各種自我 ê 經驗, hām 個體界限有真密切 ê 關係. Lán kā 愛無限伸向 hit-ê 對象, 滋養--i, 助 i 壯大. Tī che chìn 前, lán2 ài 先吸引 lán 以外 ê 1 ê 對象. Mā ài chit-ê 對象有熱烈 ê 意願, 甘願投入來 lán ê 生活 kho͘-á 內. 心理學家 kā「強烈意願 hām 投入」號做「注神」, chit 時 lán「全神關注」tī 愛 ê 身上.

Tng lán 關注 tī chit-ê 自身以外 ê 對象 ê 時, 心理上已經 kā 對象包容 tī lán 內底. 可比講, 1 ê 愛園藝 ê 人, ùi chit 項趣味--nih 得tio̍h 真大 ê 滿足kap 快樂, i「愛」園藝, 花園對 i ê 意義重大, i ê 精神關注 tī 花園--nih. 為 tio̍h 照顧花園, 禮拜透早起床, tī 園--nih 鬆 thô͘, 無愛出外 chhit-thô, 甚至 kā bó͘ khǹg 1 邊. I 全心關注 tī 園藝 ê 過程, o̍h ē-hiáu chē-chē —了解土壤, 肥料, 生根, 接枝. 花園內每 1 枝花 kap 草 á ê 特性, 花園 ê 地形, 優點, 缺點…… ta̍k 項 lóng 清清楚楚., 對花園 ê 了解, m̄-nā 融合, chiâ 做 i ê 人格, 經驗kap 智慧 ê 1 部份, 愛 hām 關注 koh-khah 進 1 步擴充 i ê 個體界限.

年久月深 ê 愛全神灌入, 擴大 lán ê 界限, 是 1 種 kap 外界結合 ê 漸進過程. 自我 ê 籬笆 ta̍uh-ta̍uh-á sóa--出-去, 界限變 khah 無明顯, lán 成長--a. 擴充 jú 大jú 久, 愛 jú 深, 自我 kap 外界 ê 區別 jú 薄 , lán jú 認同世界. 衝破「墜入情網」ê 網 á 帶--來 ê 喜樂, jú chē 機會出現. Che 是真真正正, 永永遠遠 kap 外界融合. 來自內心siōng 深沉「神秘結合」, 比激情 khah 溫和, 無戲劇 ê 刺激, m7-koh 穩定 hām 久長釘根 tī 心肝底, 引 chhōa--出-來 ê 滿足, 展現 tī 溫柔, 疼 thàng ê 關懷, 贏過激情 chē-chē.

一般人知, 性 hām 愛可能同時發生, 有時 á soah koh 完全無關係. 性愛(自慰在內)是自我界限 ê 籬笆, hiông-hiông tī hit-ê 真 té ê 時間點倒--去, chiah ē 有人 hām 妓女發生關係 ê hit 時 chūn, hiông 狂 hoah 出「góa 愛--lí」, 過--去了後, 籬笆 sûi 圍--tńg-來, 真有可能 chi̍t-sut-á ê 感情 to 無, 連 kah 意 mā 離 kah hn̄g-hn̄g-hn̄g. 高潮 ê 狂喜無一定 ài 有伴, he 是 tī 自我 ê 籬笆內, 暫時 kā ka-tī bē 記--得, 迷失 tī 空氣中, 神魂出體. Tī kúi 秒鐘內, kap 宇宙合一.

Góa kā 產生真愛 hit 種長時間 kap 宇宙合一 ê 感覺號做「神秘結合」, 神秘主義相信宇宙是全然一體, lán 觀念--nih ê 外太空, 太空, 月娘, 地球, 厝, 樹 á, 鳥 á, lán ka-tī......, 看 ē tio̍h, 夢 ē tio̍h--ê, lóng 是錯覺 iah 是幻影. 印度教 kap 佛教講是「幻化(maya)」, in lóng 有 kāng 款 ê 認知, 只有放棄自我界限, chiah ē-tàng 體認真正 ê 真實. 婚姻 ê 真實 koh 是 siaⁿ? 是婚姻存在 ê̂ 狀態, chia 是 siáng人 ê 花園, 用心了解, 誠懇展現行動, 透過時間 ê 考驗, 互相心靈得 tio̍h 交流 hām 營養, chiah 有力擴大自我籬笆 ê 界限, 創造出宇宙獨一無二 ê lí kap góa. Che 是真愛 ê 力量, 行過迷戀 ê 幻覺, 行向婚姻 ê 真實. Góa kā chit-ê 過程 ê 感覺號做「神秘 ê 結合」. 若講 1 ê 人感覺 ka-tī 是宇宙中獨立 ê 個體, tō 無可能了解宇宙 ê 和諧. In 認為自我界限iáu-bōe 發展 ê 嬰 á 比成年人 koh-khah bat 真實. Koh 有人講, 退化 tńg 去嬰 á, chiah ē-tàng 理解真實 ê 統一感. Chit 種講法, 對 iáu-bōe 準備 tńg 大人 ê 青少年, 有真大 ê 吸引力. In 可能 ē án-ne 想: góa m̄ 免應付chē-chē 要求, m̄ 免大 hàn, 橫直 tō ē-tàng 超越, 進入聖人境界. Chit 種想法, m̄-nā bē-tàng hō͘͘ in chiâⁿ 做聖哲, 顛倒 ē 造成精神分裂.

Ka-chài 大多數神秘主義者了解, lán2 ài 先擁有 iah 是完成, chiah 有資格放棄. Iáu-bōo 培養自我界限 ê 嬰 á, 可能比 in 父母 koh-khah oá 近真實, m̄-koh 若無父母 ê 照顧 tō bē-tàng 生存--落-去, iā bē-hiáu 表達智慧. 一定 ài 經過成年階段, chiah 有可能 chiâⁿ 做聖人. Sui-bóng 借高潮 iah 是迷藥 mā ē-tàng hō͘ lán tam-tio̍h 出神 ê 境界, 絕對 m̄ 是出神本身. Góa beh 強調--ê 是, 出神, 啟發, 心靈成長......, 只有經過堅忍 ê 真愛, chiah ē 得 tio̍h 成就.

墜入情網 hām 性愛 m̄-nā 有可能替真愛起 1 ê 頭, iā hō͘ lán 刺探 tio̍h 神魂真愛 ê 滋味, 是有力 ê 誘因. In ê 本身 m̄ 是愛, soah 是愛 ê 神秘真重要 ê 骨架之一.

依賴情結

第 2 種對愛 ê 誤解, 是 kā 依賴當做愛. 心理醫生差不多 ta̍k 日 lóng ē tú--tio̍h ê 問題. 企圖自殺, 用自殺威脅, 感情失意, 情緒真消沉 ê 人, chit 種誤解 siōng 明顯. In án-ne講:「Góa 無愛活--a, góa 無 ang (bó͘, cha-po͘ / cha-bó͘ 朋友), koh 活--落-去kám 有 siáⁿ 意義? Góa 實在太愛--in leh.」Góa 不得不 kā in 講, lí tú-á 講--ê m̄ 是愛, 是寄生. Lí 若 ài 靠人生存, lí tō 是寄生tī hit-ê 人 ê 身上. Lín ê 感情無自由, lín ê tàu-tīn 是需要, m̄ 是愛. 愛是自由 ê 選擇. 相愛--ê, 無一定 ài chò-hóe 生活, 只不過 in 選擇 chò-hóe.

(後1期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