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B通訊》109  2008.10

看《海角七號》 / Phek-iàn

830觀察 / A-ka

Kiáu / Pasuya

20冬來錯誤kap矛盾(5) / Tek-hôa

心靈地圖(6) / Bûn-chhái

蘭嶼記情(4) / Bûn-ngá

*編註: 版面 ê 關係,1工〉chit 期暫停.

 

 

 

看《海角七號》

Phek-iàn

 

60 外冬前 愛情故事, 表現--ê 1 ê 歷史事件: 純情 台灣 kap nńg-chiáⁿ敢承擔 日本無奈來分手. 日本 tī 戰後 是「pàng-sak台灣」, 是被迫「放棄台灣」(舊金山合約). 分手了後, hông「放棄」ê hit-pêng (台灣)來講, hit 7 hō͘ 人感動 phoe, 其實 lóng lò-lò koh lō͘-ēng ê 廢話. --- iáu 1 商業電影, phoe bē-tàng 欠缺 劇情.

 

60多年前的愛情故事,表現的是一個歷史事件:純情的台灣與懦弱不敢承擔的日本無奈地分手。日本在戰後並非「拋棄台灣」,而是被迫「放棄台灣」(舊金山合約)分手後,對被「放棄」的那一方(台灣)而言,那七封動人心弦的情書,其實都是無濟於事又落落長的屁話。終究這是一部商業電影,串場情書成了不可或缺的浪漫賣點。

 

O͘-tó͘-bái 工人水雞 kap 頭家娘中 ng ná 愛情, 實在 hō͘ tio̍h 德制約 人看 kah ē chheⁿ-chhoah. M̄-koh 水雞i kah chiâⁿ chán, siáng 1 ê --ê kan-taⁿ ē-sái 1 --ê ! 台灣祖先平埔族本底 tō 是母系社會, tio̍h thòaⁿ 優質 後代, 1 ê cha-bó͘ chē ê cha-po͘ siōng ha̍h ! Kan-taⁿ chit-ê 道理 soah hō͘ 1 ê cha-po͘ 人講 kah 理路直, khah iàn .

 

機車工人水蛙與老闆娘之間若有似無的戀愛感情,實在讓道德制約的凡人提心吊膽。但是水蛙他比喻說得好,誰說一個母的只能配一隻公的!台灣祖先平埔族原是母系社會,為了繁衍優質後代,一女多男最合乎自然!只是這道理卻是派給一個男人理直氣壯地說了出來,有些嘔氣。

 

phoe ê hit á 3 ê cha-bó͘ , 其實 tú-tú 代表台灣 ê 3 ê 世代: 承受日本背信 ê a , kui 世人 tī sàm ê kha --; 3 代為 tio̍h 愛情, kap 日本人生 1 ê gín-á 了後, 靠基層勞動過日, m̄-koh soah bē (m̄ 願磨掉? bē-giàn磨掉?) kiūⁿ ê khut ; 4 (未來台灣)有天份 koh 堅持自我價值, 對身軀邊 hām tāi-chì lóng bē chiūⁿ , 一直到 ka-tī 真心認同了後, 才願意 tòe 眾人 ê tempo . Ah 若消失 2 (228), chit 戲內底 m̄-bat --tio̍h, hit 1 代徹底 tī 影片--nih 消失, 代表台灣 ê 228 文化斷層.

 

情書對象家中的三個女人,其實代表著台灣的三個世代:承受日本背信的阿婆,一生在晦暗的鄉下老屋度過;第三代為了愛情,跟日本人生下私生子之後,從事基層勞動維生,卻磨不掉(不肯磨掉?不甘心磨掉?)傲然姿態;第四代(未來台灣)有天份且堅持自我價值,不屑理會週遭的人事物,直到自己真心認同之後,才願意跟上眾人節奏。至於消失的第二代(二二八),片中甚至沒有任何提及,那一代徹底在影片中消失,代表台灣的二二八文化斷層。

 

Chit 款疼到心肝底 thàng, 影片內底用 chiok 簡單 ê 1 句話來表示, 3 代講:「對 i ( 1 )做過真無好 ê tāi-chì.Góa 認為「真無好 ê tāi-chì」講--ê 是真 chē 人經驗---ê ── tī mā beh 講北京話,「真無好 ê tāi-chìtō 是台灣人 文化背叛. 因為文化無接---, 1 kap 3 代中 ng ê 價值衝突無法 tō͘͘͘͘͘͘͘͘͘͘ 避免! 3 代其實看第 1 代無目地, soah mā 繼承第 1 代愛 tio̍h 日本人 運命, 增差 tī 3 代比第 1 khah 堅強 teh 承擔後果, i 無選擇偷偷 流目屎, 顛倒 kā io gín-á ê 責任 taⁿ---.

 

這痛徹心扉的創傷,劇中以極其簡單的一句台詞表現,第三代說:「對她(第一代)做了很不好的事。」我認為那「很不好的事」,指的是很多人經驗過的──在家裡也要說北京話,「很不好的事」指的就是台灣人的文化背叛。因為文化的不連貫,第一代與第三代之間的價值衝突無法避免!第三代其實看不起第一代,卻也繼承了愛上日本人的命運,只是第三代比第一代堅強地承擔後果,她的選擇並非暗自落淚,而是獨自肩負養育責任。

 

鄉代表會主席是 siōng 政治性 角色, hō͘ chiok chē chiâⁿ kah . Chit-ê 角色 ná kap lán ê 生活經驗完全矛盾, mā tio̍h 朋友 teh , 現實生活根本無可能出現 chit 款代表會主席. Góa ê 看法是, 代表會主席 chit-ê 角色做 kah tú , 現實生活內底 mā 確實存在, m̄-koh m̄ 是中華民國體制內底 民意代表, teh poaⁿ 台灣民眾心目中 台派大老.

 

鄉代主席是最政治性的角色,受到很多視聽者的喜愛。乍看跟我們的生活經驗完全矛盾,也聽到朋友抱怨說,現實生活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民代主席。我的看法是鄉代主席其實很傳神,現實生活也的確存在,只是他(他們)並非中華民國體制下的民代,而是台灣民眾心中的台派大老。

 

台派大老 理想, tú-tú tō ùi 代表會主席 chhùi--nih --- hiah-ê :Góa beh kā kui 恆春鎮放火燒掉(革命), chiah koh kā 所有 少年人叫 tńg 來重建恆春.」「Beh ka-tī tńg 來做頭家, bòai 做人(中國人, 國民黨) ê .I 發現代表會主席 權力無夠大, hōan-sè 參選鎮長 chiah 有法 tō͘ 真正服務鄉民. 實際上, 台灣人 mā kāng bat án-ne--, m̄-koh 做中華民國總統了後, 到底服務 jōa chē 台灣人? Kám 有滿足台灣人獨立自主 ê ǹg ? 代表會主席 piàⁿ 老命爭取, chiah tio̍h hō͘ 在地少年人 ē-tàng tī 演唱會開場表演 機會; 台灣人 tī ka-tī ê 土地, tio̍h-ài 突破 1 koh 1 封鎖 kap 控制, chiah chi̍t-sut-sut-á 發聲 機會. Che kám 無夠符合現實?

 

台派大老的理想,不就是民代主席分派到的台詞嗎:「我要把恆春鎮放火燒掉(革命),然後把所有年輕人叫回來重建恆春。」「要自己回來當老闆,不要當人家(中國人、國民黨)的伙計。」他發現民代主席權力不足,或許參選鎮長才有辦法真正服務鄉民。現實上,台灣人也曾經有相同思維,只是當台灣人當上了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又服務了多少台灣人?滿足了台灣人獨立自主的願望了嗎?民代主席拼了老命,才成就了讓在地青年於演唱會熱身表演的機會;台灣人在自己的土地,必須突破層層封鎖與制約,才有一時發聲的機會。這難道不夠呈現現實嗎?

 

導演對台灣有很深 了解, i beh kā ka-tī 知影 一切講 hō͘ 觀眾知.〈海角七號〉缺點 是特效失敗, 是導演大心肝想 beh 包山包海. 魏導演 hōan-sè 是煩惱無機會 thang phah 1 影片, chiah kā i 對台灣所有 深情 lóng that 入去 chit 2 點鐘 影片內底! Ika-tī 心內對台灣 負責態度, hō͘ góa koh 欣賞 koh 煩惱, 台灣 藝術資源 iáu la̍k tī China人手頭, i ê 未來 kám ē tio̍h hiah-ê 人壓制? M̄-koh i 若無法 tō͘ 繼續堅持, 魏德聖 tō m̄ 是魏德聖--a.

 

導演對台灣有很深刻的認識,他急於將知道的一切告訴觀眾。〈海角七號〉的缺點不是特效失敗,而是導演大心肝的包山包海。魏導或許擔心沒有下一部片子之餘,索性將他對台灣的所有深情塞入兩個小時的影片之中!他對自己心中對台灣的負責態度,讓我激賞卻也使我擔心,他的未來是否會遭受目前仍然緊緊掌控台灣藝術資源的中國一族迫害?但如果他無法繼續堅持,魏德聖就不是魏德聖了。

 

ǹg 望少年輩 因為對台灣文化 覺醒, 開展出 1 場文化革命 風潮!

 

很期望年輕一代因著台灣文化的覺醒,展開一場文化革命的風潮!

 

 

 

830 ê觀察

A-ka

 

830大遊行 熱情已經消退, chē iáu 沉迷 tī 30 萬人參與 場面, 民進黨 mā 因為 ka-tī 民調有提升 teh 偷笑, soah 無注意 tio̍h 實際 問題. M̄-koh 中國國民黨已經看----a, pái ê 大型抗議活動, tio̍h-ài koh-khah 嚴肅來規劃, 若無, 一定會 lak 入去國民黨設 陷阱.

 

830大遊行的激情已經落幕,但許多人仍然沉醉在30萬人參與的盛況中,民進黨更因為自製的民調上升而沾沾自喜,殊不知這是一個嚴重的警訊。而中國國民黨卻已經看出來了,所以往後的大型抗議活動,就必須要更加嚴謹地規劃,否則必會落入國民黨所設下的圈套而自知。

 

8/30 kap 過去大型抗議遊行活動 sio phēng, 表面看-- ná 像無 siáⁿ 差別. 實際上, 過去有抗爭經驗 社運工作者 tō , 8/30 chit 場大型抗議活動 訴求主題根本 tō m̄-tio̍h, 甚至 ē hō͘ 人感覺 kui 場散 phún-phún, chi̍t-sut-á 紀律 to .

 

8/30與過去大型的抗議遊行活動相比,表面上看起來並無什麼太大的差別。事實上,有過以往抗爭經驗的社運人士就指出,8/30這場大型抗議活動的訴求主題錯了,甚至給人感覺就像是一盤散沙般地毫無紀律可言。

 

過去 街頭運動總 有維護秩序 糾察隊. M̄-koh 8/30 soah , m̄-nā 主辦單位台灣社無安排糾察隊, tō 連靠社運 khiā 民進黨 soah mā 無安排, 難免 hō͘ 質疑內底 利益牽 bán, tō ná 像選舉, 票無一定 ài tǹg hō͘ 買票 候選人, 票若無 tǹg hō͘ 對手, iah tǹg 廢票, 甚至 mài tǹg , 買票錢 kāng 款入 lak á, che 是政治界公開 秘密, ta̍k-ê bòai 講破 niâ.

 

過去的街頭運動總會有維護秩序的糾察隊,但8/30卻付之如,不但主辦單位台灣社沒有安排糾察隊,就連以社運起家的民進黨竟然也沒有安排,因此不免令人質疑裡邊的利益牽扯,就好比選舉,票不一定要投給買票的候選人,只要不將票投給對手,或是投廢票,「甚至托詞不投票」,買票錢一樣到手,這已是政壇公開的秘密,只是我們不希望不幸而言中。

 

Tāi 先來看活動 主題「顧腹肚要陽光護主權」, 實在 hō͘ sa teh siáⁿ.顧腹肚」原則上是無 m̄-tio̍h, m̄-koh「要陽光」tō ke 真假, bóng 目前國民黨全面執政, 問題是 hiah-ê ài 接受全民檢驗 民進黨公職, 生活 kám khah pháiⁿ ? 薪水 kám kiu ? Lóng ! án-ne in -- beh chhòng siáⁿ? Kám beh 收割 8/30 ê 成果, thang hō͘ in 繼續 tī 國民黨體制內底, kap 國民黨有 hoah 空間, 繼續享受既有 利益!

 

首先來談活動主題「顧腹肚要陽光護主權」,實在令人有不知所云之。「顧腹肚」原則上是沒有錯,但是「要陽光」就顯得虛假許多,雖然目前國民黨全面執政,但必須接受全民檢驗的民進黨民意代表們,生活有比較難過嗎?薪水有縮水嗎?都沒有啊!那麼他們出來的用意在哪裡?無非是希望收割8/30的成果,好讓他們繼續在國民黨體制下,與國民黨有議價的空間,繼續享受既有的利益,如此而已!

 

Koh-khah hàm--ê 是「護主權」, 8/30 ê 30 萬群眾到底 teh siáng ê 主權? 可能是因為 30 萬群眾 熱情 hō͘ ta̍k-ê bē --, chit-má ê 台灣到底是 siáng ê ? Siáng ê ? 統治者到底是 siáng? 想清楚了後, 對國民黨政府 內政部, ē 發函要求主辦單位台灣社說明 kám 有違法舉辦抗議活動, koh---生敢無 hiuh 民意, ngē kā 30 人講做是 5 萬人 原因, mā tō m̄ 免講 siuⁿ --a, 因為 lóng ka-tī mah !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護主權」,8/3030萬群眾到底在護誰的主權?可能是因為30萬群眾的激情讓大家都忘記了,現今的台灣到底是誰的天?誰的地?統治者又是誰?想清楚了之後,對國民黨政府的內政部,會發函要求主辦單位的台灣社說明是否違法舉辦抗議活動,馬先生之所以膽敢忤逆民意,硬是將30人說成5人的原因,也就不言可喻了,因為都是自己人啊!

 

Ta̍k-ê iáu ē --, tī 國民黨 iáu-bōe hō͘ 民進黨政黨輪替 chìn , kiàn-pái 大型抗議活動, tī 隊伍頭前, 20~30 ê 台灣基督教城鄉宣教協會(URM)訓練--- 糾察隊員(學員), m̄ ē hō͘ 鎮暴警察 kòng, m̄ ē hō͘ 鎮暴車 chōaⁿ 危險, chhōa 領抗爭群眾 ǹg 前行, 隊伍 2 pêng mā 有其他糾察隊員維持秩序, 預防有人介入, kā 民眾非理性 情緒 lā---, chiâⁿ 隊伍亂--, 付出重大 社會成本. 1989 9 月初 8 台北街頭 公投大遊行, 台灣抗爭史第 1 粒汽油彈, ùi 國民黨 chit-má ê 中央黨部樓頂 khian---, m̄-koh URM 學員 kā 場面維持 tiâu--leh, chiah 無發生 tāi-chì; 台建組織 戰車 beh lòng 警察 , mā URM 學員 piàⁿ 性命 kā 戰車 ngē ---, URM 展現--- 紀律 kap 勇氣 chiah 是國民黨驚--ê, 因為有 URM tī--leh, 根本 tō khang-phāng hō͘ 國民黨利用.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在國民黨被民進黨政黨輪替前,各種大型的抗議活動,隊伍的前頭,總會有20~30位由台灣基督教城鄉宣教協會(URM)訓練出來的糾察隊員(學員),冒著被警棍毆打與被鎮暴車噴水的危險,帶領著抗爭群眾前進,隊伍兩旁並有其他糾察隊員維持秩序,防範有心人介入撩起民眾非理性的情緒,而導致隊伍失控,付出重大之社會成本。198998台北街頭的公投大遊行,台灣抗爭史上第一顆汽油彈,從國民黨目前的中央黨部樓上丟下來,但在URM學員秩序維持下,沒有發生事端;當台建組織的戰車衝向警方時,也是URM的學員冒死將戰車硬是擋了下來,URM所顯現出來的紀律與勇氣才是國民黨所忌諱的,因為有URM在,根本就沒有縫可以讓國民黨插針

 

講到 chia, soah hō͘ 人感嘆主辦單位 chiâⁿ 無負責任, 主辦單位既然 kā 群眾動員---, tō 有責任 ài kā 群眾平安送倒 tńg--, m̄-koh hit lán 無看 tio̍h 任何安全維護 機制, 事實上 che tú 好看出民進黨事後妥協處理, chiah koh 來收割成果 習性. Ta̍k-ê ē-sái 回想--1-ē, 過去抗爭 時是 siáng 叫群眾 ǹg 頭前--ê? tāi-chì 了後 sûi 協調, 最後 koh 無堅守群眾 權益來 kap 國民黨達成協議, 致使群眾受傷害--ê 到底 koh siáng? URM tō 是為 tio̍h 防止 chit 款狀況 chiah 組成--ê !

 

說到這裡,不禁令人感嘆主辦單位的不負責任,因為主辦單位既然將群眾動員出來,就有責任將群眾平安送回家,但是我們見到當天並無任何維安機制,事實上這卻也正好應驗了民進黨事後妥協處理,再收割成果的習性。大家也不妨再回憶一下,過去抗爭時是誰喊著要群眾往前?出事之後,再來協調,最後,並在沒有堅守群眾權益下達成協議,而讓受害群眾很受傷的到底又是誰?URM的誕生也就是為此應運而起的!

 

M̄-koh URM chit-má tī toh? bóng 有熱心 ê URM 學員 tng teh sì-kè 聯絡過去 chiah-ê 同志, 成果 soah 真有限, che 到底是 siáⁿ-mih 原因, ta̍k-ê 免講 mā , kám? 8/30 hit 遊行隊伍「台灣民族主義獨立行動聯盟」無受 tio̍h 重視, kap che mā 加減有關係, kám? 因為 hiah-ê 頭人根本 tō 無想 beh 起造真正 台灣國, 因為建國了後 權力重分配, 絕對 koh-khah 優秀人 bùn---, án-ne 顛倒 影響 tio̍h in chiah-ê 頭人 利益!

 

URM如今安在?雖然目前有熱心的URM學員正在串聯失聯的同志,但成果卻極為有限,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嗎?而8/30當天遊行隊伍「台灣民族主義獨立行動聯盟」未受到重視,與此似乎也有著關聯性?因為那些頭人們根本就想要建立真正的台灣國,因為建國之後的權力重分配,絕對會有更優秀的人冒出來,而影響到他們的利益!

 

 

 

Kiáu

Pasuya

 

1 tīn 地人, 侵門踏來到 chit-, hia he in á pàng hō͘ in--ê, 本底 tòa tī chia 眾人, ài in chit-phāng 匪兄弟.

 

有一群外地人,侵門踏戶來到這個庄頭,強佔那裡的土地,說是他們祖先留下來的,住裡的人,得納地租養他們這群土匪兄弟。

 

--, --nih j jú tū-lān 不滿, lán piàⁿ choh-sit, khang soah in teh báu? Chiah-外地人 choaⁿ- 1 kiáu , hō͘ --nih 人入 kiáu po̍ah, koh chhiàng , châi-tiāu, po̍ah tō lín ê.

 

時間久了,裡的人愈來愈賭爛、不滿,我們拚命工作,好處卻都他們在享受?這群外地人就開了一間賭場,給裡的人進去賭博,還嗆說,有本事,賭贏就你們的。

 

Tong-kóng in teh, --nih siān po̍ah to kiáu. --nih 有人實在看 bē 得過, chhùi kā tong-kóng 苦勸講, bái lín mā chia chiah --a, ài kā chia 看做 ka-tī ê 所在, m̄-thang kā thún kah chiah 過頭; ê kā in ko͘-chiâⁿ , 平平 tiàm tī chit 庄頭, 利頭 m̄-tō ta̍k-ê pun, án-ne m̄-chiah 有理; 一直吵講, kiàn po̍ah to , 百面是 tong-kóng 有暗步, 規則無公平. tong-kóng--ê 免講 mā teh kā in táu.

 

莊家他們在做,裡人怎麼賭怎麼輸。有人實在看不下去,好心勸莊家說,好歹你們也在這裡住那麼久了,應該把這裡看做自己的地方,不要欺負人過頭;有的懇求說,同住在這個庄頭,利頭應該大家平分才合理;有的一直抗議,怎麼賭怎麼輸,一定是莊家有暗步,規則不公平。莊家甩都不甩他們。

 

眾人無 in ê , lō͘ , --nih ta̍k-ê 參詳了, 想講道理講 bē , án-ne lán tio̍h-ài kāng , ta̍k-ê chîⁿ khêng-khêng chò-hóe, hō͘ lán ê 頭人 kap in piàⁿ tù--ê, piàⁿ , kā in ê chîⁿ lóng --, tō lán ka-tī 人做 tong-kóng, lán tō koh hō͘ chit-tīn 外地土匪 chau-that--lo͘h.

 

眾人拿他們沒,後來,裡大家商量後,既然道理講不通,那我們就得同心,大家把錢湊一湊,交給我們的頭人去跟他們大賭注,一旦把他們的錢都贏過來,就換我們自己人做莊家,我們就不必再忍受這群外地土匪的鳥氣了

 

隔壁--ê kah 心內起愛笑, 想講, chit --ê kám 是頭殼 pha-tái--, nah bòai kui-khì kā hit kiáu khà hō͘ tó, kā hit-tīn 土匪 á hò͘ hō͘ ?

 

隔壁的看了心裡笑了笑,想說,這的人頭殼是不是壞掉了,怎麼不乾脆把這間賭場拆掉,把這群土匪趕走呢?

 

 

 

20冬來錯誤kap矛盾 (5)

Tek-hôa

 

反體制運動

 

Kui-ê 台灣反體制運動 發展過程, piān-nā tú-tio̍h 困境, 政治界, 學術界, 運動界 kap 媒體界 hiah-ê 台派頭人, --是趕緊 kā 核心 原則問題閃--, m̄ 是用是非來決定立場, soah 顛倒頭先選擇立場, chiah 來訂是非 標準, chiah koh sa khang-lòng-lòng ê「團結」口號, kā 群眾引 chhōa in 設定 方向.

 

整個台灣反體制運動的發展過程,每次遇到挫敗時,政治界、學術界、運動界和媒體界那些台派頭人,總是趕緊迴避掉核心的原則問題,不是以是非來決定立場,而是先選定立場再來訂是非的標準,然後以空泛的「團結」口號,來把群眾引導到他們設定的方向。

 

80 年代尾期到 90 年代初期, 台灣社會反國民黨運動 力量, hō͘ 民進黨 thang tī 體制內 jú jú 拓展. ---, 先是李登輝情結 影響, koh 來是 kā 民進黨 ta̍k pái ê 選舉看做ián-tó 國民黨 決戰, 反體制運動 choaⁿ-á hông 牽龜入, lak 入去體制運作 思考.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台灣社會反國民黨運動的力量,使得民進黨體制內不斷拓展。接著,先是李登輝情結的發酵,以及將民進黨每次選舉都視為與國民黨的決戰,反體制運動因而被牽龜入甕,深陷入體制運作的思考

 

Tī 許信良 kap 施明德做民進黨主席 時期, 訴求「轉型」kap「執政」, 直直 ǹg 現實 中華民國體制妥協, 運動界開始對民進黨不滿, m̄-koh koh 1 步借 chit-ê 機會總結運動路線, 檢討整體運動走向 kap 民進黨 關係. Tī 陳水扁 tak 贏許信良, tio̍h 2000 年總統參選權了後, 因為台派頭人 背書, 人民運動 力量, tō koh hō͘ 民進黨收束--tńg-.

 

許信良、施明德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期,訴求「轉型」和「執政」,一再地向現實的中華民國體制妥協,運動界開始對民進黨不滿,但未進一步藉此來總結運動路線,檢討整體運動走向與民進黨的關係。當陳水扁鬥贏許信良,取得2000年總統參選權後,因為台派頭人的背書,人民運動的力量,再度被民進黨吸納回去

 

Koh, 運動頭人正式用「體制內」「體制外」分頭合作 口號, 來解說 in kap 民進黨 關係. 反體制 台獨運動本底是 beh 反抗國民黨統治 不公不義, beh 瓦解中華民國體制殖民 kap 資本主義性質 壓迫, soah 變做是 beh 換中華民國 chit-tè khanpang niâ. 制憲, 正名, 國家正常化, 到保衛本土政權, 台灣主體, 轉型正義, chiah-ê 訴求 前提, lóng 是承認中華民國體制存在 現狀, beh kā chit-ê 體制「轉型」做台灣 niâ !

 

再接下來,運動頭人正式以「體制內」「體制外」分進合擊的口號,來解釋他們和民進黨的關係。反體制的台獨運動原本是要反抗國民黨統治的不公不義,要瓦解中華民國體制殖民和資本主義性質的壓迫,卻變成只是要更換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制憲、正名、國家正常化,到保衛本土政權、台灣主體、轉型正義,這些訴求的脈絡,都是承認中華民國體制存在的現狀,要將這個體制「轉型」為台灣而已!

 

若照所謂體制內 kap 體制外 講法, 主體是體制內 iah 是體制外? 領導權 tī 體制內 iah 是體制外? 是體制內 kōaⁿ 資源來壯大體制外, iah 是體制外一直死體制內? beh 反壓迫, beh 出頭天, iahteh 維護體制內 勢力? beh 突顯體制 矛盾 kap 不義, iah kui 心肝想 beh 贏選舉? Koh 再講, 所謂體制外運動 目標, teh 期待體制內 中華民國總統宣佈台灣獨立. Án-ne 來看, nah siáⁿ-mih 體制外路線? Nah siáⁿ-mih 分頭合作? 所謂 體制外終其iáu teh 替體制內服務--ê !

 

若依照所謂體制內和體制外的提法,主體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領導權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是體制內取資源來壯大體制外,還是體制外一直死體制內?是要反壓迫,要出頭天,還是在維護體制內的勢力?是要突顯體制的矛盾與不義,或是全心要贏得選舉?況且,所謂體制外運動目標,是期待體制內的中華民國總統宣佈台灣獨立。這樣看來,哪有什麼體制外路線?是什麼分進合擊?所謂體制外終究是為體制內服務的!

 

延續 chit 款主張落--, tō 是所謂 「法理台獨」: 台灣事實已經獨立, ài 正式宣佈獨立, thang 完成法理上 獨立. 台灣 kám 有事實獨立? 中華民國體制 kám 是無存在--ê? án-ne, chit-má 統治台灣社會--ê siáⁿ? án-ne, án-chóaⁿ lán 繼續 teh 反抗中華民國體制 壓迫? án-chóaⁿ lán 繼續 teh 對抗中華民國體制 既得利益者? Che teh 承認中華民國體制 合法性, teh 爭取中華民國體制 在地化, m̄ thiah , 顛倒是 teh 保留中華民國體制 統治結構 kap 社會關係!

 

延續這種主張下來,就是所謂的「法理台獨」:台灣事實已經獨立,須正式宣佈獨立,以完成法理上的獨立。台灣何時事實獨立了?中華民國體制難道不存在嗎?那麼,目前統治台灣社會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們繼續在反抗中華民國體制的壓迫?為什麼我們繼續在對抗中華民國體制的既得利益者?這是在承認中華民國體制的合法性,是在爭取中華民國體制的在地化,不是要拆除,反倒是在保留中華民國體制的統治結構及社會關係

 

台灣社會生存 困境, m̄ 是無得 tio̍h 國際承認, mā m̄ 是有中國 威脅; 運動是 beh 反抗台灣社會實際面對 體制性壓迫, beh 瓦解中華民國體制 統治結構, 瓦解 hit-ê 政治, 經濟, 文化 統治體系, 起造相對公平合理 新體制 kap 新社會!

 

台灣社會生存的困境,不在沒有國際承認,也不在中國的虎視眈眈;運動是要反抗台灣社會實際面對的體制性壓迫,是要瓦解中華民國體制的統治結構,瓦解那個政治、經濟文化上的統治體系,起造相對公平合理的新體制和新社會

 

Kohbeh án-chóaⁿ?

來怎麼辦?

 

814暗頭 á, 落任總統 陳水扁召開記者會, 承認 tī 海外有秘密口座. 民進黨無法 tō͘ 回應, chìn 前一直替陳水扁背書 台派頭人 kiàn-siàu tńg siūⁿ , 開始 phìⁿ-siùⁿ 陳水扁, 過去靠勢陳總統 teh hiau-pai ê 政客 sûi kap 陳水扁切割, 支持者 chi̍t 時間 soah gāng--, m̄ beh án-chóaⁿ 面對 chit-ê 事實.

 

814傍晚,卸任總統的陳水扁召開記者會,承認在海外有秘密帳戶。民進黨無法回應,以前一再替陳水扁背書的台派頭人見笑轉受氣,紛紛表態不屑陳水扁,過去依仗陳總統得權得勢的政客立即與陳水扁切割,支持者卻一時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事實

 

Chiah ut-chut tū-lān 2 niâ, 電視政論節目 hiah-ê thi̍h-sian, sûi 替眾人 chhōe-tio̍h「出路」, kā 台派陣營 言論 kui-ê se̍h--: 法律 iáu-bōe 證明陳水扁有罪; lán ài 等司法調查 結果 chiah 來評斷; che 是國民黨 teh 追殺陳--; m̄-thang tio̍h 國民黨 , chit-chūn 罵陳水扁 tō hō͘ 國民黨騙--; 海外口座 ê chîⁿ 是建國基金...... Chhōe chiah-ê 各種理由, 坦白講, m̄ teh am 護陳水扁, teh am-khàm ka-tī ê 不安 kap kiàn-siàu, 承認陳水扁 m̄-tio̍h, 承認民進黨 m̄-tio̍h, tō teh 承認 ka-tī m̄-tio̍h.

 

鬱卒兼賭爛了兩天,電視政論節目的名嘴們,隨即替眾人找到「出路」,翻轉了台派陣營的言論方向:法律還未證明陳水扁有罪;須待司法調查的結果再來論斷;這是國民黨追殺陳家;不要順了國民黨的意,痛罵陳水扁就是中了國民黨的計;海外密帳是建國基金 找了各種理由,坦白說,不是在維護陳水扁,而是在掩蓋自己的不安和見笑,承認陳水扁不對,承認民進黨不對,就是承認自己不對。

 

陳水扁 chit-pái 事件, m̄ 是法律問題, 是政治問題; m̄ 是道德問題, 是原則問題; m̄ 是個人操守 問題, 是路線 問題; m̄ 是國民黨鬥爭陳--問題, 是體制 問題.

 

陳水扁這次事件,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原則問題;不是個人操守問題,而是路線問題;不是國民黨鬥爭陳家的問題,是體制的問題

 

Chiâⁿ chē 人心肝底 lóng teh : lán koh beh án-chóaⁿ?

 

許多人心裡現在都有相同的疑問:我們再來要怎麼辦?

 

1960 年代反抗獨裁政權 Česko 作家 bat án-ne :「悲劇 是有人相信 kap 接受 pe̍h-chha̍t, --因為 , --是正經相信 án-ne 做是 tio̍h--ê. 悲劇是....... lán bat 認真說服 lán 讀者, in ài 相信 pe̍h-chha̍t tio̍h--ê, lán bat kui 代人行 m̄-tio̍h , 自我混亂...... chit 代人, lán tio̍h-ài hō͘ in 自信, 信任 kap 真理; m̄-koh siōng tāi , lán tio̍h-ài tī ka-t心肝底 chhōe-tio̍h chiah-ê mi̍h-kiāⁿ.

 

1960年代反抗獨裁政權的捷克作家曾說:「悲劇不是有人相信和接受了謊言,有的是出於害怕,有的人則是誠實地相信這樣做是在為正確的事業服務。悲劇在於我們曾努力說服我們的讀者,要他們相信謊言是正確的,我們曾使整個一代人誤入歧途、產生混亂對這一代,我們必須還給他們自信、信任和真理;但首先我們必須在自己的心中找到這些東西。」

 

ke 煩惱 lán ē kui 路敗--, ē hō͘ 國民黨聯合 China kā lán thiah-chia̍h 落腹; m̄ 免先考慮 beh án-chóaⁿ 運用 kap 結合民進黨; m̄ 免了 khùi 力驚台 bē 團結. Mài lia̍h 現實 困難 iah 是技術層次 借口, 否定本底 目標, 閃避思想辯證 kap 自我批判. Kha無先踏 hō͘ chāi, ē-tàng tùi toh 位去?

 

不必煩惱我們將一路敗退,將被國民黨聯合中國吞食掉;不必急著憂慮如何運用、結合民進黨;不必浪費心神擔憂台派不團結。不必以現實的困難或技術層次的借口,來否定原本的目標,逃避思想辯證與自我批判。腳步沒有站穩,能夠走去哪裡?

 

Tū-lān 不滿國民黨 hian-nī o͘-ló͘-bo̍k-chê kám khah-cho̍ah? Tio̍h kā 問題看 hō͘ : 若無 hō͘ 國民黨 tī 台灣消失, 台灣社會 beh án-chóaⁿ 有根本性 改變? 繼續 siáu 選舉, 繼續相信體制內 權威, 繼續照體制 規則行, 繼續 khut tī 體制 文化霸權--nih, koh siàu beh hō͘ 國民黨 tī 台灣消失, he teh ka-tī ka-tī !

 

賭爛、不滿國民黨惡質又如何?得先把問題看透:若沒有讓國民黨在台灣消失,台灣社會能有什麼根本性的改變?繼續瘋選舉,繼續相信體制內的權威,繼續遵循體制的規則,卻又期盼國民黨在台灣消失,那是自欺欺人!

 

有人講, tī chit-má chit-ê 勢面, 台派 ài 緊團結 khiā tàu-tīn, m̄-thang koh 互相批判, 消磨 lán ê 力量; mā 有人認為, mài koh lā 藍綠 iah 是統獨鬥爭, ài tī 社會面發揮具體 作用. án-ne, beh tī siáⁿ 款基礎來開始 lán ê khang-khòe?

 

有人說,依當前的局勢,台派應趕緊團結起來,不要互相批判,抵銷我們的力量;也有人認為,不要再虛耗於藍綠或統獨惡鬥,趕快在社會面發揮具體的作用。照這樣的話,要立足於什麼樣的基礎來開展我們的工作?

 

Beh 重頭來--, siōng 要緊 mā bē-tàng 逃閃--ê , 20 冬來, lán 到底 teh 追求 siáⁿ? Lán 到底面對 siáⁿ-mih 困境? 到底 teh 對抗 siáⁿ? Lán 到底 beh 改變 siáⁿ? 到底 beh 起造 siáⁿ 款新國家, 新社會, 新體制? Lán 到底是 beh 結合被壓迫階級來反抗體制性壓迫, iahtio̍h 團結來做權力者 kap 優勢階層 ê bá-kuh? 到底是中華民國「台灣化」, iah 是台灣 teh「中華民國化」?

 

要重頭來過,最要緊也最無法閃躲的是,20來,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我們到底面對什麼困境?到底在對抗什麼?我們到底想改變什麼?到底要起造什麼樣的新國家新社會、新體制?我們到底該結合被壓迫階級來反抗體制性壓迫,或是由上而下來改變權力者和優勢階層?到底是中華民國「台灣化」,還是台灣在「中華民國化」

 

若無 kā 自發性 ê tū-lān 不滿, 提升做自覺性 反省 kap 批判, tō 跳脫 bē 出政黨輪替 hām 改革體制(改良主義, 機會主義路線) ê 思考, mā 跳脫 bē 出統治霸權 控制.

 

若沒有將自發性的賭爛、不滿,提升到自覺性地反省與批判,就跳不出政黨輪替及改革體制(改良主義、機會主義路線)的思考,也跳不出統治霸權的掌控。

 

Ài 先總結過去 20 失敗經驗, 面對過去 20 自我矛盾 kap 錯誤, 透過運動 對話 kap 批判, 透過思想 kap 路線 辯證, kā 思想武裝---, 重頭來組織新 社會力 kap 政治力. 若無 án-ne, beh nah châi-tiāu 對抗體制整體性 壓迫, beh nah 有可能 ián ē tó chit-má ê 統治體制 kap 社會結構, beh nah 有機會起造公平合理 新體制 kap 新社會?

 

先總結過去20年的失敗經驗,面對過去20年的自我矛盾和錯誤,透過運動的對話批判,透過思想和路線的辯證,將思想武裝起來,重頭來組織新的社會力和政治力。不這樣做,如何能對抗體制整體性的壓迫,如此能瓦解當前的統治體制和社會結構,如何能起造公平合理的新體制及新社會

 

Siōng 基本 1 tō : lán ê 是非, lán ê 立場到底是 siáⁿ? 壓迫者 是非, 優勢者頭人 立場? Iah 是被壓迫者 立場, 反抗者 是非? 願面對 chit-ê 選擇, tō 緊放棄反抗, 選擇投降!

 

基本的第一步就是:我們的是非、我們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壓迫者的是非、優勢者頭人的立場?或是被壓迫者的立場、反抗者的是非若不願面對這個選擇,就趕快放棄反抗,選擇投降!

(後1期繼續)

 

 

 

地圖 (6)

Bûn-chhái

 

籬笆外

 

Tī 愛情網 , 出去個體籬笆外, ná 大水 真愛衝向心所愛 , m̄-nā 寂寞 hiông-hiông 消無--, 無法 tō͘ 形容--ê, 歡喜 kah ē lia̍h . Ah ! 心愛--ê, góa bē koh 寂寞--a !

 

另外 1 面講, tī á--nih, 1 種退化, hām 心愛--ê tàu-tīn, ná tńg 去童年 tì, 一切 ma-ma hō͘ l, 煩惱, 自由自在 日子. 愛人 á tī 身軀邊, ta̍k 項困難 lóng thèng 好克服, 力量征服一切, 前途一片光明. Chiah-ê 感覺 kap 現實脫節 程度, hām 2 歲大 ê gín-á 自認統治全世界 kāng .

 

早慢, 現實 ē phah 碎愛人夢; 早慢, 日常生活 難題 koh 再出現. Chit-ê beh, 另外 hit-ê m̄:

Beh kā chîⁿ tī 銀行, m̄ , 洗衫機 khah 實用.

Beh 看電影, 無愛, beh tòa --nih khah .

Góa ê khang-khòe..., 失禮, góa ê 事業問題......

 

最後, 雙方真痛苦發現, ka-tī 並無真正愛對方, 2 是一體, 互相繼續擁有全然無 kâng ê 欲望, 感覺, 偏見, 甚至時間 掌握, 永遠 án-ne. 各人 koh tńg ka-tī ê 籬笆內, 2 ê kāng 獨立個體. Chit, 若無 beh 分手, tio̍h-ài 開始學習現實中真正 相愛.

 

「真正」, góa 認為墜入情網 hit 種相愛 感覺, 只不過是幻覺, 愛人 á ài 等到脫離情網, chiah ē-tàng 真正相愛, 真愛 基礎 是戀愛 感覺. 真愛發生 時有可能完全無戀愛 感覺, 行為 ia̍h 無需要戀愛 感覺做靠山.

 

迷戀? 真愛?

 

墜入情網算是暫時 迷戀, m̄ 是真愛.

 

無論 jōa-nī-á 熱情期待, 愛情無一定臨到, mā 時常 tī tiuⁿ-tî ê hō͘ 人無法 tō͘ 拒絕. Che m̄ 是意願 iah 是有意識 抉擇. Lán 真有可能愛 tio̍h 1 ê 完全無 sù --ê, 甚至根本 tō kah --ê, hō͘ 熱情拖 leh gōng-gōng-se̍h, 所有無可能--ê, ná chiâⁿ 做真--ê. 相對--ê, lán m真可能無論如何 tō 是無法 tō͘ hām 1 ê 方面 lóng 真值得 lán --ê, 進入戀愛網.

 

M̄-koh, che 並無代表完全 bē-tàng 用紀律約束迷戀 經驗. 心理醫生時常 kap 病人 lak---, 病人無 tì --tio̍h, tō kā 感情寄託 hō͘ 醫生. 醫生 ài bat ka-tī ê 身分 kap 對病人 責任, 努力掌握 ka-tī ê 籬笆維護完整. 病人絕對 是浪漫愛情 對象. Án-ne ê 紀律 ài 經過極大 爭戰 kap 痛苦, 紀律 hām 意志力控制經驗, soah bē-tàng 控制經驗. Tng 激情發生, 醫生 ài 選擇回應方式, 無可能有經驗教--in.

 

擴充自我是 ài 出力 kā 範圍 ká , hō͘ 包容度 koh-khah 闊面. 戀愛 kan-taⁿ ē hō͘ 個體部份 界限暫時除開--, 無出 khùi , 個體界限 bē-tàng 向外擴充, 激情一旦過--, 幻覺結束, --籬笆 koh --tńg-, 個體範圍無擴大. 真愛 自我極限擴充以後, 通常 bē koh 縮小, 是久長--ê, 迷戀 , kan-taⁿ 怨嘆 1 場夢, 1 .

 

迷戀唯一目的是消除寂寞, 結婚 ē-tàng hō͘ 延續 koh-khah 久長--kóa, m̄-koh 絕對 hām 心靈成長無關係. 事實上, tī 熱戀 過程--nih, lán ê 心態一直 lia̍h tī kôan-kôan ê 位置, 無感覺缺欠, 對現狀真滿足. 心境平靜, 互相看對方完美 cha̍p-chn̂g, 有欠點, ah, he 無重要--lah. 甚至, he tō 是吸引力--a. 全然無認為心靈需要成長 必要性.

 

迷戀 發生, hām「性」有特殊 牽連, góa ioh, 可能是 kap DNA 支配 生物性有關. 是因為內在需求(生理面) ia̍h 是外在性刺激 反應. 作用是增加生 thòaⁿ ê 機會, 促進物種生存. 有可能是 DNA hām lán ê 理智 kún-sńg-chhiò, hō͘ lán 歡喜 lak 入去婚姻 陷阱--nih. 若欠缺 chit 種激情, ē hō͘ 已經結婚 ê ang-á-bó͘, 不管是生活了好 iah bái, 現實面 殘酷, tō hō͘ in nah --leh.

 

愛情pe̍h-chha̍t

 

戀愛 經驗 ē-tàng 有效維持婚姻關係, 是幻覺 守護神. Chit 種幻覺來自浪漫愛情 gín-á 故事, 終其尾, 公主王子結婚, 永遠快樂幸福過日子. Koh ē kā lán , 1 ê 少年 ian-tâu-á-sàng lóng ē 1 ê súi 姑娘 kap i 匹配, in ê 出世, 是為 tio̍h 1 相逢, 一見鍾情.

 

既然 lán 是天注定--ê, tō ē 糖甘蜜 tiⁿ, 美滿無 tè . 萬不幸 án-ne, 摩擦產生, 激情消退, 一定是嚴重 錯誤, 違背天意. --a! 去了了--a, tàu-tio̍h--a! 一切 lóng bán bē tńg--, 痛苦 1 世人. Kám beh 來離緣?

 

神話 siōng 偉大--ê, 往往是符合宇宙真理, m̄-koh 愛情神話, soah 是可怕 ê pe̍h-chha̍t.

 

A太太因為罪惡感, ta̍k to ang ê , i án-ne ,「結婚 hit , 假講愛--i, 感覺害 tio̍h i, 無權利怨嘆, 一切是 góa --i-ê.

 

B先生講,「真後悔當初無 kap C小姐結婚, gún 應該 真完美 chiah tio̍h. Hit góa i 無夠深, 想講 i m̄ góa beh chhōe ê .

 

結婚 2 ê D太太莫名其妙變 kah 真消, i chhōe góa ê 時講,góa知有 siáⁿ 問題? Góa siáⁿ-mih to 無欠, koh 1 ê 美滿 婚姻.Kúi 個月後, 承認 in ê 激情已經無---a, m̄ i ê m̄-tio̍h.

 

E先生結婚滿 2 年後, ta̍k 日暗頭 á tō ē 嚴重頭殼疼, m̄ 相信是心理問題引起--ê, góa ê 家庭生活 1 á to 無問題, gún ná 像新婚 neh! 一切 lóng 符合 góa ê 理想.1 年後, 承認「i gâu kā góa , kan-taⁿ beh chîⁿ, ná chîⁿ --leh, chîⁿ-chîⁿ , 不管 góa thàn jōa chē.」一旦 i 有勇氣反抗 in bó͘ khai-chîⁿ ê 習慣, 頭疼免藥 á tō --a.

 

F ang-á-bó͘ 互相坦白誠懇, in 已經行過意亂情迷, 一直向外尋求「真愛」. 背叛, kan-taⁿ ē kā 雙方 生活 lā kah chhau-chhau, 有失無長. 原來脫離情網, chiah 是行入真正婚姻生活 開始, 真愛 血淚 tī chia kek m̂ (花苞). 宣佈蜜月期結束, koh 有浪漫情懷 ê ang-á-bó͘, iû-gôan 一心一意追求愛情神話, ngē beh kā 現實牽入愛情 模式, 希望靠意志力喚回無-- 浪漫, 是無 chhái , ke 了神 niâ.

 

Chiah-ê 冤仇 ang-á-bó͘ lóng 堅持統一陣線. In 參加婚姻團體治療 , 真愛坐 tàu-tīn, 互相替對方發言, 辯護. Inkāng 口氣 kap 態度面對團體--nih 其他 成員, in 想講 án-ne ē-tàng 證明 in ê 婚姻 khah 健全, khah 有希望改善.

 

通常 gún 不得不量早 kā 大部份參加治療 ê ang-á-bó͘ , in 互相 tio̍h-ài 建立 chi̍t-sut-á 心理距離, m̄ 好行 siuⁿ , siuⁿ óa, chiah ē-tàng 積極為 in ê 問題 chhōe 出路. 有時 á, 甚至 ài kā in --, 禁止 in 治療 過程中坐 chò-hóe; in 互相代言, póe-hōe ê 習慣 ài 阻止. Chiah-ê ang-á-bó͘ 若接受 án-ne ê 安排, 繼續治療, in 最後 lóng o̍h ē-hiáu 真正 kā 對方當做獨立 個人; 接納 chit-ê 事實, tī 健全 基礎邁向成熟 婚姻.

(後1期繼續)

 

 

 

蘭嶼記情 (4)

Bûn-ngá

 

5.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大中午了。我不記得自己昨天夜裡怎麼回到別館的房間。朦朧中感覺是春菊送我回來的,因為似乎聽到清子說要回家照顧孩子了。盥洗過後我挽了一只接花拼布的手提袋走向別館前方的八代灣。

 

八代灣的面積不大,是個弧度很漂亮的海灘。鐵灰色的沙灘兩頭散佈著覆蓋了藻類的古老珊瑚礁岩。我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塊印著水草和熱帶魚的花布鋪在滾燙的沙灘上,然後坐在花布上慢慢啃著義美煎餅,看著一群年約78歲的孩子戲水。

 

雅美族的孩子天生屬於海洋。座標在東經121.30,北緯22.00的小島嶼漂浮在太平洋上,孩子們每天張開眼睛看到的世界就是沒有盡頭的海洋。雅美族的孩子從誕生後開始諦聽著人類母親的心跳與海洋母親的脈動而成長。此刻他們的人類母親正在水芋田裡忙著,孩子可以盡情在海洋母親的懷裡嬉鬧。他們脫下衣物丟在岸上,從礁岩上縱身躍入海裡,沒有蛙鏡或泳衣。小男孩和小女孩們裸著古銅色的身體徜徉在溫暖的海水當中,有如胎兒浸在母親的子宮的羊水裡,像極了一尾美麗的小海豚。

 

LIYAWAWALIYAWAWA!一個有著圓臉和酒窩的小女孩怯生生地靠近我,對我喊著。她一邊指著同伴們,一邊過來拉著我的手。我終於明白她邀我一起游泳。於是,我們手牽手加入了這場與海洋的遊戲。孩子圍了過來,喊GAINMAN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們喊這個陌生的台灣來的女子為阿姨。童稚甜美的呼喚把我物質文明世界的武裝瓦解了。我脫掉了涼鞋,捲起牛仔褲的褲管,走進了海。

 

6.

在蘭嶼,時間是以日出與日落為單位計算的。日曆和鐘錶在雅美族人的生活裡一點意義也沒有。而我在蘭嶼的生活隨著日出與日落繼續著。

 

大約在我住進蘭嶼別館的半個月後,清子宣佈我必須搬家。她向親戚借了一間空著的水泥屋讓我住。我不得不佩服清子的細心與感謝她的體貼。我正煩惱著旅館住房費可能會迫使我的蘭嶼之行提早結束呢!

 

水泥屋位置在漁人部落,離清子的家很近。1967年中國國民黨政府撤除山地管制,蘭嶼正式對外開放後,在漁人部落興建了16國民住宅,當時宣稱每一戶造價16,150元。這是一批粗製濫造,不合乎雅美族生活需求的窄小牢籠。

 

當我們把行李箱拖進屋內時,驚喜地發現屋子已經被打掃過,架高的木板床上也放了枕頭和一條薄被,地上還擺著一具噴水式的涼風扇。清子告訴我這都是她的丈夫給我的見面禮。這位雅美族勇士早上駕船載釣客出海了,晚上回來會與我見面慶祝搬家的事。這時,春菊騎著摩托車來到。她把一束豔麗的火紅莿桐花插進了一個裝了水的保瓶裡,同時告知晚上的慶祝決定在東清灣舉行。而我們將要到她家去準備晚宴所需要的食物。

 

太陽剛剛落下海平面,天空像一張柿子色的畫布,被某個狂野的畫家塗上了一抹深紫墨藍

 

我、清子和春菊到達東清灣時已經有人等在那裡了。他們是清子的同事。一位從台東知本來的排灣族青年,他是衛生所的辦事員;一位是台東東河來的阿美族人,他的職位是衛生所技士;還有一位家住台東長濱的年輕女孩是護士,她的母親是布農族人,而父親是賽夏族人。他們都是我在衛生所已經認識的朋友。

 

清子在沙灘上鋪了一張塑膠布。大夥兒幫忙把食物放在塑膠布上。今晚的菜色豐富極了,除了蘭嶼不可或缺的SHESHELILIBANBAN外,還有帶殼的生干貝、煮熟的螺、炒野山蘇、鮮魚湯。另外,三位朋友也都帶了一些像是蝦味鮮、鹽酥花生和飲料。

 

就在眾人要開始慶祝我的喬遷之喜的時候,清子的雅美勇士出現了。他扛來了一箱啤酒和可果美蕃茄汁。我請勇士介紹自己,清子很幽默地搶著說就叫他勇士吧!是啊!勇士是最適合他的名字,適合他矯健壯碩的體型。勇士笑起來有幾分靦腆。他和大多數的雅美族男性一樣羞怯。勇士分配給每個人一份塑膠餐具,邀請大家盡情享用今晚的盛宴。

 

這是我第一次吃生干貝。春菊用一把3吋長的尖刀撬開了灰白的干貝硬殼,取出柔軟的貝肉放置在盤子裡頭。各人可以隨喜好蘸上綠色的哇米,或者不加任何佐料品嚐原味。吃第一顆干貝時我蘸了些米,第二顆就學朋友們,閉上眼睛讓雪白的貝肉慢慢地在嘴裡溶化,分解出一股令人回味無窮、屬於海洋特有的鮮美。那是一種滿足了味蕾、視覺與情感的極致幸福。接著有人遞給我一杯混合了啤酒和蕃茄汁的飲料。這又是我從未嘗試過的秘密。啤酒的香味躲藏在蕃茄汁的鹹味裡面,喝的時候要用舌尖緩緩搜尋,那種感覺像是夏天的冰涼裡透著冬天的溫暖。

 

台東東河來的阿美族朋友拿出吉他開始彈奏起流行歌曲。大夥兒跟著吉他的旋律唱著綠島小夜曲。原住民天生擁有好歌喉。他們把這首有著美故事的歌,唱地多麼婉轉動人啊!

 

∼這綠島像一隻船在月夜裡搖呀搖,姑娘呀妳也在我的心海裡飄呀飄∼

∼這綠島的夜已經這樣沉靜,姑娘喲妳為什麼還是默默無語∼

 

一枚亮色的上弦月被剪貼在黑絲絨般的天空,周圍綴滿了喧鬧的星粒。我的思緒隨著夏夜的風越過千萬里飄向太平洋的彼岸。兩行淚水掙扎著從我的眼框爬下

 

其他人逐漸停歇了,只聽到清子用低沉的嗓音伴著吉他唱今宵多珍重。她美麗的歌聲如浪濤似地一波波捲近而後遠去。WAWA是海洋的意思。浪濤是WAWA的脈搏,清子的歌聲是WAWA的呼吸。

 

我躺在海洋母親的身畔,伸手撫觸著母親規律的脈搏,耳朵聆聽著母親溫柔的呼吸。蘭嶼的夜晚有著無盡的孤寂。

(1期繼續)